— 废萌 —

【鸣佐】猫耳效应

CP:NS

字数:1w+

Tag:玩猫,猜不透的结局,合志文,有生之年混更

跟风放出1月合志文,港真,其实我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写了个什么辣鸡(捂脸),但是能混更蹭一下节日我还是很开心的hhhhhhhh(别告诉我73已经过了,占着时差的便宜我这里还没有!

那么…… 73快乐~ NS FOREVER~

以下正文:

 

漩涡鸣人与佐助的初遇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

他还记得那是自己吃完早餐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刚打开门,冷冽的风就像是一把利器刮疼脸颊,他拢了拢新买的围巾,迎着风雪艰难地出了门。没走两步,他就在自家门前那已经被一片素白所覆盖的花圃里发现了那抹显眼的黑——一只蜷缩成团的猫咪。

鸣人一直都是很有爱心的,尽管他上班快要迟到了,但他还是立即从雪堆中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只小可怜,匆匆回屋。

怀里可怜的小家伙身体已经开始僵硬,鸣人无法确定它是否还活着,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救助小动物的常识,于是他只能抱着小家伙来到温度最高的壁炉旁,一手固定住它的身体,另一只手在它的腹部轻轻揉搓,希望这样能让它的身体尽快回暖。

如果这只黑猫轻易地死了,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

大约半小时后它的前爪动了动,肚皮因呼吸而起伏的幅度也大了许多,又过去五分钟左右,在鸣人期待的目光下——“喵……”伴随着微弱的叫声,它睁开了双眼。

鸣人无法准确地形容他第一次见到那双眼睛时的感觉,那是一对比世界上最顶级红宝石还漂亮的双眸,它们圆溜溜的,没有一丝杂质,纯粹的鲜红令人很容易联想到夏日里晶莹剔透的樱桃。

“喵。”黑猫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唤醒呆愣的金发男人。

“哇,你醒啦,小家伙,感觉好点了吗我说?”鸣人笑起来,自顾自地对着怀里放松了身体的猫咪说起话来,湛蓝的眼眸里噙满了温暖的笑意。

黑猫理所应当地没有回应,它只是睁着一双红艳艳的大眼睛,安静地望着这个救了自己的人,任由那宽厚的大手动作温柔地抚摸自己的肚子。

“你好安静,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果然还是得带你去一趟……”

“嗡嗡——嗡嗡——”

手机振动的声音打断了鸣人的自言自语,他蹙起眉头,这才意识到自己既没去上班,也忘了请假。于是他急急忙忙地搂着猫咪去公文包里找手机,这时变故发生了。

黑猫突然扭身挣脱鸣人的怀抱,动作迅速地来到门边,迎着鸣人惊讶的目光一跃而起拉下门锁打开了门,墨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里。

“喂?鸣人?你怎么没来上班?”

“出什么事了吗?”

“喂?你说话呀?”

……

没有理会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望着门前那留有一个个似梅花般脚印的雪地,不知道为什么,鸣人的心里有些失落和恐慌。

漩涡鸣人与佐助的第二次相遇还是在一个无数雪花从天而降的早晨。

那一天,和无数个周末一样,鸣人换上运动服准备出门锻炼,这一次,刚打开门他就发现了倒在门边、身上已经被一层薄薄的雪白所覆盖的猫咪。

还是上一次那只黑猫,鸣人的直觉告诉自己。

他飞快地托起那有些僵硬的身体回到屋内,重复了跟上次一样的救助手法,口中念念有词:“你怎么又倒在我家门口啦?大雪天就不该出门啊我说……”

半小时过去了,猫咪没有如鸣人所想的那样醒过来,这让他的眉间多了几层褶皱,沉下心,他加快了揉搓肚皮的速度。

又过了十分钟,在鸣人越来越急的时候,“喵……”微不可闻的叫声犹如天籁,让他那提到嗓子眼的心脏落回原位,身体中仿佛开始逆流的血液也重新恢复流动秩序。

“喵……”黑猫边睁开眼边轻轻地叫着,那双纯粹干净的红眼睛对上鸣人的视线,它那小巧的鼻尖微动,脸上长长的胡须也跟着颤了一下。

看到这个景象,刚放松下来的鸣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心蓦地柔软下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爱养宠物了,因为真的没有人能够免疫这么可爱的生物啊。低下头,鸣人凑近小家伙的脸,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你终于醒啦,真的很让人担心啊。”

如果这只黑猫是人的话,他一定露出了微笑,这是鸣人看到猫咪微微扬起头时莫名想到的。他继续揉着那温热的肚皮,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忽然,猫咪扭了一下身体,想要跳出鸣人的怀抱,就像它曾经做过的那样。可这一次,它没能如愿,因为鸣人动作更快地按住了它的背,收紧手臂,不让它离开。

“别走啊!”沙哑的声音中仿佛蕴藏着极大的痛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鸣人自己都愣住了,但很快地,他压下心中莫名的慌张和悲伤,摸了摸猫咪背上光滑的毛,抱着它来到落地窗前,望着那双漂亮的眼眸,压下唇角,“你看外面这么冷,下次你没有倒在我家门前怎么办?万一我不在家怎么办?你会死的。听我说,就算你想去外面过自由的生活,但就这个冬天,只是这个冬天,在我家安全地度过怎么样?等到天气不那么冷了,你再走好吗?”

猫咪静静地歪了歪头,这让鸣人反应过来对方根本就听不懂人话,而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大堆。无奈地轻叹一口气,他有些犹豫地蹲下来,先是放松了一下手臂,紧接着又收紧,最后挣扎着松开了手上的力量把黑猫放到地上。

望着那灵活地站起来的身体,鸣人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眼底有隐隐的红色,可就当他准备再次接受小家伙离开的事实时,对方出乎意料地转过了身,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自己面前坐下。

纯黑色的尾巴在地上轻轻摇摆,黑猫抬起一条前腿,收起锋利的爪子,就像是安慰人般把最柔软的肉垫放到了鸣人的膝盖上,仿佛在说:“我答应你。”

老实说,鸣人的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理性上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合理,世界上正常的猫咪是不会这么有灵性的;可感性上来讲,他很满意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且感到十分满足。

最终,鸣人脑中的感情战胜了理智,他把黑猫留了下来,而且还给对方取了一个名字——佐助。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鸣人只能说是因为直觉,他刚有给猫咪取名的念头时,这个名字就从脑海中冒了出来,于是他没有丝毫犹豫地使用了这个名字。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小家伙对“佐助”这个名字也非常满意,鸣人第一次这么叫它的时候,它高兴得第一次主动跳到了金发男人的怀中,而且还颠覆往日沉默高冷的形象“喵”了几声,就像是回应一样。

一人一猫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清晨,他们会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一起出门散步,佐助走在前面,鸣人不紧不慢地跟着它,所以他常常能看到温暖的阳光透过云层为那柔软的黑毛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佐助被包裹在其中,与周围皑皑白雪形成鲜明对比,漂亮得不像话。

白天鸣人去上班,佐助就待在充满暖气的家中,不是玩玩球就是看看电视。对于后者,其实鸣人自己也不能肯定佐助是否真的在看电视,或者说,它是否真的能看懂电视,可每当他看到那可爱的小爪子放在遥控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换台,而那对美丽的红眸专注地盯着屏幕时,他相信小家伙是能看懂电视节目的。

晚上鸣人下班回来后会做好说不上美味但是吃起来味道还算不错的饭菜,然后一人一猫就在同一张桌子上享用晚餐。接下来就是洗澡时间了,哪怕鸣人从没养过猫咪,他也知道——佐助和普通的猫咪是不一样的,因为它很喜欢和自己一起泡在浴缸里,甚至会因为舒服的水温而趴在自己胸前发出可爱又迷人的“呼噜”声,每当这个时候,鸣人就像是吃下一口软软的棉花糖,甜到了心里。

至于睡觉的问题,鸣人从没考虑过给佐助买一个猫窝,反而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它应该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佐助呢,它表现得完全不像是一只野猫——在鸣人换掉床单、铺好床的第一个晚上,它自然而然地缩进了被窝,而且还满意地“喵”了一声。等金发男人也躺进来后,它又扭了扭灵活的身体,钻进那温暖的怀抱,转瞬就闭上眼睛,嘴边的胡子抖了两下后,呼吸声渐渐变得绵长。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冬天就快要结束了,天空中不再有大片大片的雪花缓缓飘落,空气中的冷意也消去不少,万物的沉睡时间仿佛即将走到尽头,而这些,也都意味着——佐助要离开了。

望着安在室外的温度计上面的红线一天天升高,鸣人的心情越发压抑与烦躁,他脑中全是各种各样把佐助留下来的方法,可他却没有实施过任何一种。究其原因,他也无法说清楚,他不想放任佐助离开,可看着那坐在窗边望着窗外风景、柔软的尾巴悠闲地甩来甩去的身影,他又没法真的狠下心剥夺对方的自由。

就在鸣人每晚都盯着那埋进自己胸膛的黑色团子纠结不已、直到很晚才能入睡的时候,或许是上天听到了他心里虔诚的祈祷,一场变故让事情发生了转机。

走链接>3<

 

“没想到吊车尾的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清冷的声音染上了鼻音,佐助眨了眨眼睛,黑曜石般的眼眸干净、纯粹。

“是啊,我永远都是你的吊车尾。”永远昂头骄傲、不服输的男人在这一刻低下了头,鸣人吻去佐助眼角的泪滴,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两个人一起回到十六岁时的终结谷,“其实那时我就想这么做了,可是我爬不起来,也想不清楚为什么有这样的冲动。”

宇智波从不轻易显露内心的脆弱,但此时,面对自己的爱人,佐助微笑着奉上最柔软的内心:“那时你躺在我身边就够了。”

“现在呢?”鸣人翻身把高傲的宇智波压在身下,亲吻着那樱色的薄唇,趁机重新拿起猫耳戴在爱人头上。

这一次,佐助搂住鸣人的肩膀,加深了这个吻,没有再拒绝。

FIN

[1]猫薄荷:一种会引起幻觉的植物,有些猫食用后会引起暂时性(5-15分钟)的行为变化,例如打喷嚏、咀嚼、摩擦、翻滚、喵喵叫、发谵语等。有些猫吃了猫薄荷之后会追逐幻想中的老鼠、有些则呆坐着空茫地瞪着眼,这些行为并不会造成任何危害,猫薄荷也不具成瘾性。 总之,猫薄荷对猫的健康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和危害。

评论(12)
热度(463)

2017-07-04

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