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子佐】You're my cup of tea

CP:漩涡鸣子/宇智波佐助

分级:PG

字数:5k+

TAG:女攻男受,女追男,学姐X学弟

以前就想过鸣子佐这个设定,但一直没写,前两天看到一个太太画的鸣子佐瞬间激动了,于是就把这篇文撸出来了

这也是和基友们玩的一个出题游戏,七夕节目,限定bg

命题:重叠在杯口的唇印

单方面性转,但是攻受不变(我认定是什么攻受就怎么打的),如果雷请×,我不接受谈人生,谢谢

欢迎吃安利!

以下正文: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甜蜜的 很轻易

亲爱的 别任性 你的眼睛

在说 我愿意

亲爱的 爱上你 恋爱日记

飘香水 的回忆

一整瓶 的梦境 全都有你

搅拌 在一起

                                                                            ——《告白气球》

 

 

提到宇智波佐助,木叶大学的女生们会说:法律系的高材生,一张俊脸可以舔一年,声音光是听到就想上了他,清冷的气质就是这个浮躁的大学里的一股清流。而木叶大学的男生们会说:明明是法律系刚来的新生,就算是学习好了一点,家世好了一点,那拽得跟个熊似的的样子还是让人看着就来气,长得好看吗?明明其他男生也不差好吧!真不知道那些女生喜欢他什么。

提到漩涡鸣子,木叶大学的男生们会说:文学系的太阳花,明艳动人人设万年不崩,一颦一笑都是万种风情,就算现在要毕业了,想要和她约会的男生还是可以围着木叶大学绕十圈。而木叶大学的女生们会说:整个木叶大学的女生有几个不想嫁鸣子学姐的?有颜有胸有钱,关键是男友力爆表,虽然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平时大大咧咧的、学习成绩还差的要死,但就凭她从小练武术,一双手打得四、五个小混混哭着求原谅,顺利救下两个妹子的行为,那些都不是事儿,她是一个被无数人称为“男神”的真女神。

那对于最近在木叶大学闹得沸沸扬扬的“漩涡鸣子追求宇智波佐助”事件呢?众人的说法就更不统一了,有人哭喊着让鸣子放过佐助,说他只是个单纯不做作的美男子啊,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在学校论坛上怂恿鸣子直接把自己送到宇智波佐助的床上,也有人对此漠不关心,只知道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当然了,这些都是不知情的,而知情的呢,都等着看好戏。

这件事情开始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鸣子快毕业了,而毕业呢,必然伴随着无数以散伙饭为名的拼酒席。那一晚,鸣子在放倒系里为数不多的9个男生之后心情大好地跑到一乐拉面准备再吃上一碗,填补那饿得只剩酒的肚子。

叉烧、鱼板、浓汤,美味的拉面让鸣子开心得脸上浅粉色的胎记都全部弯起来,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可这样的情绪只维持到她即将离开,因为她发现她的小青蛙钱包放在好友小樱那了,而小樱和井野因为要减肥没有陪自己来吃,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鸣子身无分文,说不定就要吃上一顿霸王餐或是拉下脸来去赊账了。

而最终,鸣子的做法就是,手往桌上一拍,脸上神采奕奕,声音活力十足,“大叔,我没带钱!”

在深夜,店里本来就没几个客人,这一下,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然后还没等手打大叔回应,鸣子就听到了一声轻哼。

鸣子肯定,那里面包含着嘲笑,皱起眉头转头看去,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打扮随意,长相好看的男生,蔚蓝色的眼睛对上了乌黑的眼眸,里面一片清明。

鸣子有一刹那的晃神,可很快地,她扭头也学那人轻哼了一声,她认识他,一个小樱和井野天天挂在嘴边的人,木叶大学法律系的新生,被女生们捧在手心里的宇智波佐助。

“鸣子呀,没事,下次来的时候带上就行了。”手打大叔笑眯眯地朝鸣子说。

“谢啦,大叔。”摆了摆手,鸣子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转身就向外走去,可莫名地,走到宇智波佐助身边的时候她又想到刚刚的那一声轻嘲,脑中一个想法划过。

不紧不慢地伸出左手按到桌上,她的手离那只同样放在桌上的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不过两三厘米,微微弯腰,睥睨的眼神俯视俊美的黑发青年,“学弟要学会尊重学姐哦。”故意放缓的声音就像是藤蔓,被它缠上的人全身酥麻。

“我不认为忘带钱包只能赊账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行为。”清冷的声音就像它的主人,佐助连头都没有抬,无视了面前的美人。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湛蓝的眼眸里有一簇小小的火苗升起,鸣子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毕竟如果真动起手来,这个学弟一定会被自己打进医院的,努力维持着微笑,鸣子继续说:“学弟你认识我吗?”听过我的名号吗?少年你不知道你在玩火?其实后面两个问题才是鸣子真正想问的。

好了,一直冷漠的脸终于有了表情,佐助随意地瞥了一眼面前金发碧眼的人,虽然他承认这副混血儿的样貌很漂亮,但是鉴于她的性格和行为,轻蹙眉头,他想也没想就直截了当地说:“我想我应该认识的是有成就、有知识、有智商的前辈。”意思就是你这样的我不认识也不奇怪,因为你既没知识,也没智商。

鸣子是怀揣着滔天怒火离开的,她最后还是没有对佐助大打出手,因为她想到了更惨无人道的折磨宇智波佐助的办法,前几天听小樱说的,要让一个男人最痛苦,莫过于让他爱上你然后又甩了他,这才是终极奥义。

 

宇智波佐助永远不会想到,这段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小插曲后来就演变成了他的噩梦。

以前他上课,尽管身边会围绕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但只要他偶尔递过去一个闭嘴的眼神,那群女生还是会乖乖地安静下来,而现在,他总是因为身边这个不知道羞耻心是什么的女人的惊天发言而收到全场的注目礼!

“诶诶,佐助,你看这个颜色的口红好看还是这个?好难选哦,如果你亲我的话,你会比较想吃哪一个?”

“佐助你看我今天买的手链,我也给你买了一个哦,情侣款的,你就带上吧!”

“佐助,你看我今天有好好学习哦!你的书上我也给你做了笔记。”

“佐助……”

“佐助……”

“佐助……”

就连民事诉讼法的教授在课上也调侃道:“咳咳,宇智波同学,女朋友挺可爱的,如果以后有纠纷记得让着她点。”

以前他偶尔还是会为了和同学交流而一个星期住两晚寝室,而现在,他坚决不回寝室,一下课马上用媲美火箭发射的速度冲向家里为自己安置在学校周围的房子。只为一个原因,那就是只要他和舍友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总会半路杀出一个漩涡鸣子,不仅动作非常娴熟地挽上他的胳膊,而且还一副二十四孝好女友的模样问他的舍友他在宿舍的各项情况,直到把他送到宿舍门口,她就开始表现出一副我很想一起上去,你快邀请我呀的样子,佐助才不会理她好吗!他冷着脸就想直接走开,而他的舍友,日向宁次却每次都违背同室情谊地邀请她上去坐会,这一坐,就得坐到佐助黑着一张俊脸,亲自把她送回她和好友合租的房子里。

可即使佐助现在改变策略,直接回自己的房子,也还是在仅仅三天后就被攻破了,漩涡鸣子就好像在他的身上装了雷达,只要他下课往家里走,不管他走哪一道门都会遇到早已等在那里的金发美人,然后她会用她一流的“不听你在说什么,我只告诉你我想说的,我只做我想做的”的功夫跟着佐助回家。宇智波的家风让佐助无法冷漠地把一个女孩子关在门外,可是漩涡鸣子也太过分了!

她不仅不做饭、不帮忙,还一进来就往沙发上一躺开始看电视,等着佐助做饭喂饱她。同时,佐助不仅要给她做饭,还要给她讲题,天知道他是一个法律系的大一新生!他居然要给她补习文学知识,然后帮助她找到工作!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不会把家里弄得一团糟了,偶尔还会打扫一下,这对佐助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不奢求更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鸣子依旧追着佐助跑,佐助也依旧经常躲着她,但他们也变得时常待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看剧(这是漩涡鸣子要求的,如果佐助不陪她看,她就威胁说要在他面前脱衣服,所以佐助不得不陪她看那些无聊的剧集)。

宇智波佐助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漩涡鸣子闯入了自己的世界,同时也毫不自知地开始沦陷,想要走进名为“鸣子”的漩涡。而鸣子呢,她一开始就是抱着不达目的不死心的决心和勇气来的,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她逐渐了解了佐助这个人,于是她很清醒、很理智地放任自己喜欢上了他,现在,她改变了初衷,她打算占有这个黑发的宇智波。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十分突然,这天刚下课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可不过一个下楼的功夫,大雨就倾盆而下,而且一点要停的迹象都没有。鸣子站在东门边的一个屋檐下,紧紧贴着墙壁,可尽管这样,随风而来的雨水还是沾湿了她精致的连衣裙。薄荷绿的吊带裙本应是彰显出一股夏日的清凉,但此刻它紧紧贴在鸣子身上,勾勒出姣好的身材,令人血脉喷张,无数路过的男生都一望在望,恨不得自己化身为那抹绿色,粘在鸣子身上。

一只手遮挡在胸前,另一只手扯住裙子的下摆防止它随风扬起,鸣子又一次礼貌地拒绝了一个男生送她回家的邀请后终于看到了那个顶着大风打伞而来的青年。眼神穿过密密麻麻的雨滴,她看清了他极力想要掩饰的焦急。就算他表面上来看依然是平静的,甚至连表情都一如既往的淡漠,但是加快的步伐和捏在伞柄上用力到泛白的手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漂亮的蓝眼睛里满是狡黠,暗地里偷偷一笑后,若无其事地钻进那个大伞,紧了紧披到身上的外套,伸出湿漉漉的双手挂在有力的手臂上,仰起头,淡粉色的胎记一动一动的,“佐助,我们再待一会吧?”

“你不想我送你回去?一会感冒了怎么……”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急切,佐助蹙起眉头,清了清嗓后才又问:“为什么待一会?”

“我听人说的,‘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鸣子拖着佐助的手臂往刚才她站的屋檐下走去,清亮的声音里是理所当然,“我们还没体验过呢,你要陪我。”

无奈地被力气大的可怕的女人拖到屋檐下,佐助没有收伞,过了两分钟,忍了又忍的他终是黑着脸说:“刚才有多少个男生陪你在这个屋檐下躲雨了?光是我看到的、逗留在这里的就有三个。”

“诶!?”鸣子笑出了声,漂亮的食指点了点那高挺的鼻梁,兴奋地说:“佐助你吃醋啦?好吧,为了奖励你开窍,那我们就回去吧,哈哈。”

“我没……”佐助还没说完就被拽进了雨中,于是他只能赶紧把伞撑到那个笨蛋头上,陪她回家。

 

没有换上佐助给她准备好的家居服,而是擦干身体后套上佐助放在浴室里、一会准备自己换上的白T恤,鸣子照了照镜子,发现长度刚好盖过屁股,两条小麦色修长的大腿明晃晃的裸露在外,浅浅一笑,镜子里的人既妖艳却又透着一股无法掩盖的清纯,她把这两种完全矛盾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咚咚——”敲门声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个不自觉柔和下来的磁性嗓音,“穿好了就出来吃药吹头发。”

挑了挑眉,鸣子随意地应了一声以后把视线重新投到镜子上,苦恼地蹙起眉,唔,总觉得差点什么,现在看起来魅力还不够。纯净如大海的眼睛转了转,鸣子把主意打到了忘在佐助家洗漱台上的口红上。

鲜艳的红是她很少尝试的颜色,因为它太过于浓烈、招摇,可涂完以后鸣子不得不承认,它让自己的女人味至少提升了十个level,满意地笑起来,鸣子拉了拉T恤的下摆和衣领,确保自己的锁骨和大腿足够显眼,这才打开门走出去,她要开始收网了。

佐助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他只是拿着药端着水杯走进卧室而已,可谁能想到他会看见这么刺激的画面!自己的衣服包裹着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匀称修长的双腿,精致的锁骨,湿漉漉的金发垂在胸前,眼看衣服就要被打湿显露出里面的精彩,佐助立马转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声音是自己都不忍听的暗哑,“你做什么!?穿回你自己的衣服!”

闷笑一声,鸣子光着脚走近那个已经僵硬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他精壮的腰,额头蹭了蹭他的背,含糊不清地说:“我就想穿这件嘛。”

佐助沉着脸,努力忽略狂跳的心脏,把药和水杯放到了床边的小桌上,伸手强硬地拉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转身,目光直接越过金色的头顶到达窗外的天空,像极了她的眼睛,保持声线平稳,“别闹了,去换。”

回应他的是猛扑过来的香喷喷身体,他们一起侧着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翻身骑在佐助身上,看着他愣愣的样子露出一个恶劣的笑,没有给他任何多余的反应时间,俯下身,吻住那时常紧绷的薄唇。

先是贴住慢慢磨蹭,而后才伸出舌尖试探性地舔了一下那片柔软,伸出双手拉住佐助的脸,往两边一扯,强迫他张开嘴,她听到了一声暗咒,然后就是张开的唇和温热的舌头。

这个吻是青涩的,两个同样什么都不懂的人只是遵循本能地索取对方的气息和味道,牙齿常常嗑在一起,舌根也被吮吸得发疼,可整个人都是兴奋的、满足的、幸福的。

抵着有力的胸膛直起身,两人都不断喘着气,望着那张明明是个男生,却完全不输自己的漂亮脸蛋,勾起嘴角,湛蓝的眼睛流光溢彩,拿过桌上的水杯,鸣子轻声说:“喝点水喘口气。”

撑着床坐起来,佐助沉默着接过杯子,轻抿了一口,环绕在周围全是漩涡鸣子的气息,它让自己心乱如麻,心里回想的全是认识她以来的点点滴滴,完全无法忽视坐在自己腿上的温度。

“呵,”鸣子拿回佐助手中的杯子,看到杯沿上面的红色唇印后轻笑出声,“佐助,你真的吃到我的口红了哦,告诉我,好吃吗?”

“鸣子,我……”

“嘘——”

食指抵上薄唇,鸣子故意放轻了声音,眼神充满期待,“喂我吃药。”

拿过桌上的两颗药,捏着它们轻触佐助的唇,蔚蓝色和眼睛与深邃的黑眸对视着,周围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呼……”轻叹一声,垂下眼帘,张嘴把那两颗具有答案意味的药含在口中,淡淡的苦味在口中蔓延,但佐助的心里却是释然且满足的。

鸣子知道那双沉静的黑眸在注视着自己,抬起水杯,眨了眨好看的眼睛,狭长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翩翩起舞,红艳艳的唇印上了杯口的唇印,加深红痕的印记,喝了一口水后重新吻了上去,这一次,有一双手揽住她的后背,力道不大却不容拒绝。 

FIN

啊,躺平,我满足了……大家也一起来萌他们吧!

评论(3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