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Kreutzer[7]

现代,黑帮,两个直男,HE

对其中一些职务和设定有微调

前文:[0]  [1]  [2]  [3]  [4]  [5]  [6]

铛铛铛~

感谢食用,我会继续努力哒~

————————————————————————


领口上的唇印、搂着他的腰的手、脱衣女郎的邀请……

看看,这几天我都做了些什么?就像他口中真正的变态那样,还是一个跟踪狂,躲在黑暗中注视着他。说不定以后发展下去,这份眼里只有他的执着还会演变成无可救药的偏执,哈哈,多有意思,一个中了名为“内轮佐助”病毒的偏执狂。

得了吧,说不定我再年轻10岁可能会这样发展,或者说另一个宇宙里的漩涡鸣人是这样的,但那绝不是我的风格。是的,现在的我想要什么,我一定会立马行动的。

可我们不是早已默契地放过对方了吗?他不是我的那盘菜,我也不是他的另一半灵魂……

还记得曾经那个人说过什么吗?漩涡鸣人,当你无法做出决定的时候,你最喜欢做什么?

好吧,我保证,抛弃前面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最后一次确认——他是否真的让我觉得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选自漩涡鸣人《the Kreutzer Sonata》第三卷



不动声色地错开与那双时刻散发出阴冷光芒的眼眸对上的视线,佐助面无表情地假装所有注意力都在电脑屏幕上,白皙修长的手指就像在键盘上舞蹈。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把电脑中的交易资料拷贝出来,可现实是暂时做不到,因为飞段一直盯着他,就像一条毒蛇看着自己的猎物。

“嘿,你都看了三分钟了,以前鸣人和你交易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仔细啊?”低沉的男声激起佐助背后一片细小颗粒,飞段走了过来,脑袋凑近电脑,和佐助一起看着屏幕上的数据表,语气中的情绪难以分辨,“我做事你就这么不放心?”

撤离了一点身体,让两个人的脸不至于靠的那么近,佐助这才冷淡地回答:“这批货很重要。”

“好吧,我接受这个解释,毕竟这可是一批最新型的步|枪。”飞段伸出左手,绕过佐助的身体放在了桌子上,从远处看去,就好像是他揽住了佐助的腰一样,姿势暧昧。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视线没有离开屏幕,佐助只是平静地陈述了一个事实,或者说,一个警告。

“可我不止看见过鸣人搭上你的肩膀,我还看见过他把你扣在怀里,”飞段忍不住皱着眉抱怨,“东方美……不,佐助先生,虽然我知道拥有金发、蓝眼睛的鸣人魅力十足,可你这样双重标准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你这是歧视吧?歧视一个帅气的俄罗斯小伙。”

佐助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没有回应飞段的不满,而是又重申了一遍,“我对于一直试图打破我的规则的人一点都不友好,我肯定,你不会想尝试的。”

“好吧好吧,其实凑这么近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飞段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他保持着这样容易让人误会的姿势,就像是真的想跟佐助聊天那样开口了,“我听说你连续好几天都去了‘10’,还和井野打得火热?”

心蓦然沉下来,垂下眼帘,黑眸中的情绪看不真切,佐助不紧不慢地说:“她唱歌非常棒,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完全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耸了耸肩,飞段笑起来,突然,话音一转,扔出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对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交易结束吗?后来你被鸣人带走了,我听他说你们一起去跳伞了,那这样看来,你见过阿斯玛了?”

佐助无法确定飞段这句话到底是为了试探自己还是为了获取什么消息,他只能一如既往平淡地回答,“嗯,见过一面。”

“鸣人和阿斯玛关系很好?Oh,忘了告诉你,阿斯玛是一个被派来这卧底的警|察。”飞段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就好像他刚才没有把一件应该算是‘晓’的内部秘密的事情说出来。

转过头,对上那双充满探究的眼睛,佐助连多余的表情都吝啬给出,“他是什么身份我并不关心,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黑曜石般的眼睛平静无波,樱色的薄唇在一张一合间打消了飞段所有的企图,“漩涡鸣人和他怎么样我也不关心,我来到这就是为了这笔交易,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无关交易的问题。”

靠近那张俊美的脸,锐利的目光像是要穿透他的眼睛到达他内心最深处,飞段敛去所有不正经的神色,与佐助在沉默中对峙着,他们注视着彼此,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对方身上,所以谁也没有发现,一辆黑色的汽车在远处停留了一会后又缓缓开走了,车窗倒映出来的画面有一抹一闪而过的金黄。

“我很抱歉,我只是随便问问,真诚的,”飞段打破了沉寂的气氛,让它重新活跃起来,“没别的意思,我就想从鸣人那里学习一下怎么让你对我特别一点,毕竟,你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有兴趣加入邪神教吗?我保证,我会给你带来至高无上的快乐。”说完这句话后还附赠了一个兴味十足的笑容。

“老实说,我对单纯地虐待你没有兴趣,更别说你想让我边和你上床边虐待你了。”飞段没有料到,刚讲出这句话的佐助会立即钳制住自己的手,然后膝盖用力一定让自己直接跪倒在雪地上。

“咔擦——”此起披伏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但被十几只枪对准的佐助一点也不紧张,他又用力扭了一下飞段的胳膊,满意地听到一声闷哼后沉声道:“我说过了,我脾气一点也不好,我给过你警告,我相信‘晓’的人会尊重它的交易伙伴的不是吗?”

身体的疼痛带来的是令人愉悦的快|感,飞段在心里默念几遍伟大的邪神之后笑声桀桀,“天呐,我为我的行为说一声对不起,‘晓’是会非常尊重交易伙伴的,我以邪神的名义发誓。”接下来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话,飞段大声命令所有人放尊重点,收回手中那操|蛋的枪。

在所有人放下枪的时候佐助也放开了飞段,冷眼看着他从地上站起来,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嘲讽,“‘晓’的成员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制服。”

“得了吧,兄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能打,”飞段拍了拍身上的积雪,不无得意地说:“虽然理念不同,但也许是因为我和长门对疼痛有着同样的执着,所以我才加入了‘晓’,没有入教的人永远不懂邪神的伟大,教义带来的是灵魂的颤抖,身体和心灵都能得到洗涤。”

看来危机已经解除,那个狂热的宗教徒把视线转移了,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佐助冒险做完这一切才发现后背已经冒出许多冷汗,没有再搭理飞段,重新看向电脑。

看着那个黑发男人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脑上,飞段感觉非常无趣,挠了挠头,他向还在装箱、搬运的人们走去,随口跟佐助道了个别,“你继续检查那些无聊的数据吧,我过去看看。”

唇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飞段刚离开,佐助就顺利地把U盘插入了电脑……


被荷尔蒙冲昏了头脑的男男女女围绕着舞台,冲上面跳着性感的脱衣舞的姑娘们大喊大叫,舞池中的人们也随着动感的节奏跳起热辣的舞蹈,今天的‘10’就像是在空气中喷洒了世界上最厉害的催|情剂,大部分人都疯狂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无所不在的欢呼和尖叫声让佐助头疼地蹙起了眉,轻啄一口杯中口味极淡的啤酒,佐助想,要是早知道今天是‘10’一周一次的脱衣女郎狂欢派对,他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的。

幸好,井野没让他等太久。深V领的红色连衣裙让金发女郎光彩照人,她动作随意地坐上佐助身边的吧椅,无视了所有停留在身上的火热视线,像猫咪一样碧绿的眼睛专注地盯着佐助,红唇轻启,“哇哦,你今天有福了,一会脱衣女郎们会每个人随机在酒吧里挑选一个人让他免费享受一晚,说不定你就是那个幸运儿。”

“我宁愿早点回去睡觉。”佐助说的是实话,他对这些艳遇一向没什么兴趣。

“哈哈,虽然你看起来就是无欲无求的,但是真听你说出这些话又觉得很有意思,”甜甜的笑绽放在女人姣好的面容上,褪去妖艳魅惑的面具,佐助猜,也许这才是他的搭档的真实性格,可下一刻,女人调侃的话让他想马上收回前面的猜测,“你知道吗?上回你走后鸣人居然问我为什么要在你的衣领上留下唇印,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护着小鸡的老母鸡。在我解释说那是为了让我们俩看起来就像只是调了一会情的男女后,那家伙的表情居然变成了尴尬,他终于反应过来他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了吧!我很好奇诶,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他有时候会犯蠢,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我很少见到他笨成这样。”

佐助不想去纠结现在心情好起来的原因,他飞快地按下在脑中浮现的面容,又喝了一口杯中的啤酒,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划下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一些,“就你知道的那样,以前是暂时的合作关系,现在没有关系。”

“好吧,”井野挑了挑眉,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昨天顺利吗?”

“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佐助放在吧台上的右手向前挪到井野身边,“全在里面。”

转身趴在吧台上,顺手从那骨节分明的手中拿走小巧的U盘,井野轻声问,“你只剩下一次交易了吧,结束以后就回日本?”

“嗯,”清冷的声音在音乐声中有些模糊,佐助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严肃地叮嘱,“飞段不知道在调查什么,这次交易过程中问了一些关于你、阿斯玛和……鸣人的问题,做事再小心一点。”

成功捕捉到说出那个金发男人名字时的一丝迟疑,井野在心里暗笑,从她察觉到鸣人的不对劲开始,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井野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佐助后说:“飞段在‘晓’的主要作用之一就是查内鬼,长门很信任他,当然了,他也帮长门查出过不少人,我猜鸣人应该也做好了被查的准备了,不用太担心。”

我没有特别关注他,佐助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抑制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反驳,好吧,他想,待在这个闹哄哄的酒吧让他的大脑不太理智。

站起身,佐助放下酒钱和小费,跟井野说了一声再见后就打算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灯光打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就是周围响起的尖叫声和欢呼声。

什么情况!?佐助蹙起眉头,强烈的白炽灯光让他不自觉眯起了眼睛。

“我说的,你真的很幸运,”井野大声的笑让佐助眉间的褶皱更深,以至于他没有听清她接下来的那句话,“也不知道现在打电话给那家伙的话,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美丽的三号女郎选择了这位英俊潇洒的幸运儿,来吧,先生,让我们的服务员带你去二楼的包间,相信我,你们会拥有一个愉快的夜晚。”主持人的说话声让人群更加沸腾,他们祝福着佐助,大声催促着他赶紧行动。

本来打算马上拒绝的佐助在看到人们已经迷失在这狂热的气氛之中后沉默了,转身面无表情地跟着服务生向二楼走去,他决定直接跟那个三号女郎说清楚后就离开。

“咔哒——”服务生恭敬地关上了房门,并贴心地上了锁,房间内充斥着甜腻的香水味,佐助半阖眼眸,没有让视线触及床上只穿着情趣内衣,近乎赤|裸的女人,清冷的声音划破刻意制造的旖旎氛围,“非常感谢您的选择,但非常抱歉,我现在还有事,所以我得走了。”

“等一下!”清甜的嗓音可以媲美唱歌的百灵鸟,女人的说话声中夹杂着一丝委屈,“从你来这的第一个晚上我就注意到你了,可你只会找井野,今天我换上了最好看的衣服,你不想试试吗?”

转过身背对着性感的女郎,佐助不为所动,“我很抱歉。”说完后就朝门走去,沉稳的步伐昭示着主人的坚定。

“砰——”佐助的手刚搭上门把手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敲门声,皱着眉打开门,印入眼帘的就是一脸阴沉的漩涡鸣人。

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环视一周后,金发男人才开口,气息有些不稳,“我能想到最坏的就是前|戏已经开始了,好吧,现在看来,这个结果我很满意。”

接着还没等佐助开口鸣人就握住了他的手,五指紧扣,随着一句“跟我来”就把人带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女郎和房间里逐渐消散的甜蜜香味。


握住自己的手力道大得惊人,佐助在挣扎几次无果后也就放任了,他到想看看这个突然冲出来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可等真正来到已经被清场,只剩他们两个人的射击场的时候佐助还是疑惑地扬起了眉,“你什么毛病?”

鸣人没有马上回答,骨节分明的手再一次在佐助面前上演了一场“组装枪|支”的华尔兹,然后他把黑色的手|枪递到他面前,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我不想说一句‘很高兴又见面了’,直接来一场?”

默不作声地接过枪,上面还有那人手上的余温,但佐助只是拿着它垂下了手臂,墨色的眼睛平静的望着面前的男人,轻嘲:“我以为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我做到了,你呢?”

你应该知道我们该走的路,现在我们就不应该再见面,鸣人知道这是佐助的潜台词,可比起曾经互相默认的决定,他更在意现在自己的内心。

“现在暂时忘掉以前的所有好吗?我只是想跟你比一场。”鸣人上前一步,相近的身高让他们轻易地在对方眼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佐助知道鸣人没有说出真正的目的,他想直接开口拒绝,然后离开,但也许是因为那股淡淡的柠檬香和夹杂在其中的独特清香扰乱了他的思维,又或是因为回忆中漩涡鸣人在一片雪白中拆弹装枪的画面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点下了头。

“嗡——”按下按钮,启动机器,鸣人看着远处移动起来的靶子扬起了一个挑衅的笑容,“10发子弹,来,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做天才。”

“可别哭了。”嗤笑一声,佐助侧过身,与鸣人形成面对面之势,抬起手,率先开了一枪。

“砰——”

“砰——”

“砰——”

……

枪声有节奏地响起,在空旷的室内汇成一段美妙的旋律,仿佛是约定好的,两人轮流开火,中间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他们互相追逐着、较量着、享受着。

终于,子弹用尽,几乎是同时放下了枪,静静地等待着电子统计。

“1号场地,93环。”首先出来的是鸣人的成绩。

“3号场地,91环。”机械的电子音再次响起,尘埃落定。

佐助没有遗憾,他完全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可还是有一点不甘,尽管知道那人实战用枪的机会肯定是比自己多的,但是输掉的那两环确实让人在意。

“谢谢,”突如其来的感谢让佐助稍稍睁大了眼睛,里面泄露了困惑,鸣人没有看他,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远处的靶子,语气中的怀念意味一览无余,“我很久没有这样痛快地比一场了,这样的感觉,我很开心。”

轻呼一口气,佐助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一个浅浅的笑容绽放在精致的脸上,他承认,抛开所有负面情绪,就像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在地下拳击台上交手、第一次跳伞、第一个吻那样,每一次,漩涡鸣人都让自己热血沸腾,他从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灵魂碰撞、灵魂产生共鸣的感觉。

可也只能是这样,佐助很快想起了自己早已决定好的事情。笑意逐渐消散,浓密狭长的睫毛如蝴蝶飞舞那样缓慢地扇动两下后,佐助开口道:“比赛结束了,我也该走了。”靠近鸣人,把枪交还到他手中,手指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丝留恋。

手中的枪染上了黑发男人的气息,鸣人握紧它,蔚蓝色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正在远去的修长背影,“感谢你帮我做出决定,Babe。”意味不明的话语不知是在夸手中的枪还是在夸离开的人,或许,都是。

TBC

找彩蛋啦,一章一个,然后点梗地址走这里~

还有4章结束~再一章以后就是鸣人视角了>3<

评论(24)
热度(137)
  1. Destiny like ns💒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8-12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