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再长大一点点,我就跟你走

CP: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分级:R18

字数:10k

TAG:现架,叔鸣X16助那样的年龄差,青少年全垒打


前两天说了要玩 @想治愈的番茄 的助,但是那个太小了,于是私心要了那个助后改成了16岁(当然了,这里只是性格设定,不是真的拿那文中的助,不然就NTR那个鸣人了_(:зゝ∠)_),感谢番茄把小佐助交出来(虽然我觉得我OOC了,但是我都不知道我是OOC了那个助还是OOC了佐助,算了,随缘吧),么么哒>3<

这是 @透明海gn 的点梗,原梗是:佐助喝醉了,太子在旁边一开始只想亲亲摸摸但最后XXOO故事。

我对不起gn,等我写完了我才发现虽然梗包含了,但是主体完全歪楼了,希望不要嫌弃QWQ

好了,又还了一个债,希望大家吃得开心w

以下正文:



7月23日,宇智波家为小儿子宇智波佐助举办生日宴会的日子,这个晚上,无数闪耀的星布满夜空,天气一扫往日夏夜的闷热,微风拂过每个人的脸颊,带来一阵凉爽。

坐落在郊区的独栋别墅内充满了欢声笑语,人来人往间全是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他们或三两人聚在一起轻声交谈,或像身处花丛中的蝴蝶在舞池翩翩起舞,可这场宴会的主角却显然没把心思放在眼前的觥筹交错中。

纯黑色款式独特的西服把主人衬得庄重严肃的同时却也不失一丝少年独有的俏皮,白衬衫的领口被一个酒红色的蝴蝶结绑住,在维持礼仪的基础上又透出青春时尚感,乌黑的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黑曜石般的眼眸灿若星辰,樱色薄唇不自知的微微紧绷,精致的眉眼间隐隐有一股挥散不去的郁气。

少年在临近门口处站得笔直,偶尔与上前攀谈的人们寒暄几句,一举一动都彰显出良好的家教,不时瞥向门口的眼神里有着不易察觉的焦急和恼怒。

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的表情沉静下来,一杯接一杯无意识饮下的果酒让红晕悄悄爬上那象牙白的脸颊,佐助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但心中的郁闷促使他继续端着高脚杯与周围那些他根本就不感兴趣的少年少女们举杯庆祝,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忽然,一抹耀眼的金黄出现在门口,少年眉间的郁气瞬间消散,纯粹的黑眸熠熠生辉,可下一秒,还没来得及扬起的唇角就迅速恢复平静,只因为有一个打扮温婉的黑发女人率先走到了那个金发男人身边,两人很快攀谈起来。

抿了抿唇,佐助沉默了一会,接着忽然把手中已经空了的高脚杯放到侍者托盘上,同时顺手拿走另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后朝那看起来非常登对的男女走去。

“日向阿姨,好久不见。”礼貌而疏离的问候声响起,少年略显纤细的身体强势插入两人之间,佐助脸上扬起一个淡到难以察觉的微笑。

面上依旧是温暖的笑容,可心底却是无奈混合着甜蜜,自家的小醋包又亮出锋利的爪子了,漩涡鸣人如此想到,又瞥了一眼少年故意无视自己,只与黑发女人闲聊的神情,他默默吞下了本想提醒的那句“其实照年龄来说,你应该叫雏田姐姐的”。

鸣人完全没有听面前两个人无聊的对话,从佐助出现开始,那双蔚蓝色的眼眸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专注的目光犹如实质性地抚摸过全身。

静静地看了少年半晌后,鸣人不得不感叹,小佐助又偷偷长大了不少,这回自己出差了将近5个月的时间,还差点赶不上他的生日,怪不得他会这么生气。

佐助不是没有感受到那炙热的视线,虽然这让他胸中的怒火消散了一大半,可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原谅这个恶劣的男人,他可是差点错过了自己的生日!他明明答应过自己会早点来的!他难道就不想我吗?一进门不先找我,反而跟别的女人聊起天来!

佐助越想越气,明明已经小了不少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可面上他依旧是宇智波家那个彬彬有礼的小少爷,他甚至还能继续和日向家的女人聊自己的学习情况。

轻呼一口气,鸣人朝少年靠近一步,左手无比自然地揽上那紧致的腰,在少年想要挣脱的时候低头凑近他的耳朵,以一句“乖,等我解释”成功阻止少年,而后对雏田笑着说:“抱歉,我可能要打断一下你们的谈话了,我有一些特别的话想单独对佐助说。”

“没关系,”雏田了然地点了点头,朝佐助露出一个真诚的笑,祝福道:“生日快乐,接下来我就不打扰了。”

而回应她的,是一点都不和礼数的鸣人,“代我向牙问好,告诉他我们不会放过他的,最近他可是为了陪你都放了我们好几次鸽子了。”

“我会转告他的。”没有掩饰自己幸福的笑容,雏田又朝两人微微颌首后离开,把空间完全让给脸越来越红的少年和一脸惬意的男人。

鸣人转头,发现了隐藏在黑发中发红的耳尖,抑制住肯定会惹恼少年的笑意,他想要尽量用平日里的态度来和少年开启谈话,可还没等他开口,已经微醺的少年为了缓解尴尬一口喝掉了手中不知道几度的鸡尾酒。

本就混沌的大脑在既辛辣又甜腻的酒精下肚后直接变成了一团浆糊,视线所到处,所有物体开始摇晃,佐助强撑着身体,不想现在就倒下,毕竟他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要问身边的男人,可事实不允许他这么做,不过十几秒,他眼前就一片黑暗。

“佐助!”鸣人惊呼,接住了转身就扑进怀中的少年,一瞬间,酒香四溢,这让他又心急又心疼,这是得喝了多少酒才能让自己闻起来就像个酒缸?

弯腰以公主抱的形式轻松地抱起佐助,见他只是闭上了眼睛,就像睡着那样并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这才放下一点点快提到嗓子眼的心。但宴会肯定是不能继续待下去了,打定主意的鸣人直接在众目睽睽下抱着佐助就回家了,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带走了宴会主角这件事。

 

“嗯,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不用担心,那边就麻烦您了。”

“您不用这么客气,您也知道的,我们总会成为一家人……当然了,我知道那是佐助成年以后的事了,伯父最近还好吗?”

“哈哈,非常感谢,美琴……阿姨,您也早点休息吧。”

“咳咳,其实这样叫我也不太习惯我说……不过总要习惯的……”

“嗯,好的,晚安。”

走链接>3<


“NARUTO……”佐助把脸埋进鸣人的颈窝,声音闷闷的,一声又一声地喊着恋人的名字,好像这样就能表达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

听着少年有些无措的呼唤,鸣人安抚性地蹭了蹭他的脸,在每一声“NARUTO”后都接上了一句“我在”。

FIN

港真,我已经收敛很多老司机的气质了,这个助是纯情助没错!

纯情助真难写啊,这个助之后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碰这种人设了……佩服所有写纯情助的作者_(:зゝ∠)_憋死我了,我果然还是习惯正面肛的助……

再次感谢点梗的gn和贡献助的番茄,希望吃的愉快~

评论(32)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