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Kreutzer[完结]

现代,黑帮,两个直男,HE

对其中一些职务和设定有微调

前文:[0]  [1]  [2]  [3]  [4]  [5]  [6]  [7]  [8]  [9]  [10]

深夜完结手|铐|车

感谢食用,我会继续努力哒~

————————————————————————


和我幻想的一样,不,比幻想还要难以形容,他穿警服的样子……

Shit!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漂亮的人?我肯定,上帝在造他的时候肯定加入了什么类似于“对漩涡鸣人有致命吸引力”的属性!不然怎么解释在我好好欣赏他的时候,我立马就硬了的事实?

好了,别再想了,再想下去又得去接受冷水的洗礼了,让我来想想别的……

时间可真难熬,我想念他的一切,我迫不及待和他一起踏上旅程了。

——选自漩涡鸣人《Unstoppable》第一卷


金碧辉煌的大厅,谈笑风生的男男女|女,鸣人扬着诚意十足的笑容冷眼看着这一切,晃了晃手中香槟,又瞥了一眼台上讲话的长门后垂下眼帘,心中有一个时钟在滴滴答答地走。

“……除了上面这些,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长门停顿了一下,在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抬眼望去,视线锁定在那抹耀眼的金色上,“我想了很久,也和小南商量过了,我决定退休了。”

什么!?鸣人和其他在场的所有人一样被震惊了,瞪大眼睛盯着那个红发男人,在发现那双泛着淡紫色的眼眸静静地望着自己时,他心中隐隐有了难以想象的猜测,可还没等他细想,长门接下来的话就印证了他的猜测。

“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只不过因为我和小南都想休息了,”长门的声音依旧是平静的,他丝毫不在乎‘晓’的成员是否已经接受了这个决定,接着就又抛出另一颗炸|弹,“我们选定的继承者是鸣人,以后,‘晓’就是漩涡鸣人的。我相信,他会带领‘晓’走上一条更好的道路。”说完,长门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人群中一开始还能听到细小的讨论声,在被长门犀利的眼神一一扫过之后,这些声音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欢呼声和高举起的酒杯。

鸣人没有理会周围人投过来的或羡慕、或嫉妒、或欣喜、或怨恨的目光,在接收到长门的示意后,他平静地向主持台走去,路过春野樱时,留下了一句微不可闻的“行动时间不变。”

漩涡鸣人无疑是帅气的,这个帅气远不止外表这么简单,这是‘晓’内大部分人的心声,女人们迷恋他的外表,男人们佩服他的能力,但共同的,他们喜欢他的性格,他就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和他相处过的人会不由自主被他吸引。

所以,即使抛开长门与鸣人亲近的关系来说,长门选择鸣人成为‘晓’的新首领也是大家能够接受的事情,更别说这么多年鸣人所完成的工作和展现出来的能力也让大家心服口服。

能参加长门生日宴会的大部分都是‘晓’的核心成员,没有几个人是愚蠢的,在想通之后,人群中的欢呼声更响亮了,他们期待着新任首领的第一次演讲。

深深地看了一眼长门后,鸣人站到了话筒前,大厅的灯很亮,他能看清台下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牵起嘴角,低沉磁性的嗓音传遍了整个大厅,“老实说,现在我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长门就要离开了?为什么我就要接管‘晓’了?”一如既往的幽默让人们发出了适时的笑声,话音一顿,鸣人抬起手,看了看表上的时间,当看到时间即将指向九点时,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好吧,在这剩下的一分钟里,我就对‘晓’的未来做一个规划吧,我宣布,‘晓’,和你们,通通都将不复存在,一、点、也、不、剩。”

怪异的发言让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死寂,还没等人们琢磨出其中的深意,“砰——”,“砰——”,“砰——”整栋房屋各处的门被暴力打开的声音传来。

“举起手来!”

“趴下!”

“不许动!”

……

大量身着防弹衣和警服端着枪的警|察涌|入大厅,看他们的装备和架势,显然是有备而来,一瞬间,刚刚还沉寂的大厅混乱起来,到处是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和物品摔落的声音。

随着长门身边保|镖的开|枪声响起,场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到处是交火声。

“停火!”一声大吼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主持台,只见不久前才发表了诡异宣言的鸣人用胳膊勒住了长门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枪抵住了长门的太阳穴,湛蓝的眼眸阴沉的可怕,“都放下枪把手举起来,不然我一枪崩了他。”

事实显而易见了,漩涡鸣人背叛了长门,背叛了‘晓’。

有的人犹豫着放下了枪举起双手,有的人则是把枪转而对上了鸣人的头,一时之间,仿佛所有警|察都不存在,这只是一场黑|帮内斗而已。

押着长门慢慢后退抵在背后的墙上,面对眼前十几个黑衣壮汉和他们手中的枪,鸣人一点也不害怕,甚至兴奋得想笑。忽然,他听到了一声低叹,然后就是一句低沉的“把你们手中的枪都放下,不愿意放的去对着警|察,别朝着我们的方向。”

即使长门之前已经说过要退出‘晓’,但他的威信还是没有受到影响,黑衣保|镖们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转移了枪口,对准了已经把整个大厅的人群包围的警|察们,他们对峙着,谁也没有先动弹。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又瞥了一眼不远处静静望着自己和长门的小南,鸣人这才不紧不慢地大吼:“不光这栋房子里面,外面也全是警|察,没有人能逃掉,我想你们都是聪明人,是活着蹲几年监狱,好好改造自己,还是今天就死在这,选择就放在你们面前。”

接上鸣人的话的是‘晓’的成员们因为与莫斯科警方合作而早已熟悉的春野樱,此时她身着精致的晚礼服站在一对警|察中间,虽显得格格不入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威慑力,拿起扩音器,清脆的声音响彻大厅,“放下枪举起手来,等待你们的就是活下去的机会,否则,直接击毙。”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过,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长门再次打破了沉默,“‘晓’的新首领说过了,它将解散。或许你们中有人曾经和我一起创立‘晓’,或许‘晓’给了你们很多你们想要的东西,或许是因为‘晓’你们才活下来,但从我退出开始,从鸣人宣布‘晓’的完结开始,你们就没有必要再保护我了,你们也没有必要再为‘晓’献出自己的生命,它结束了。”

冷静的话语像是在脑中模拟过千百遍,长门的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撼他周围的所有人。

陆陆续续的有人放下了枪举起手,跟着就被警|察带走,也有人依旧拿着枪没有改变。就这样过了一会,熙熙攘攘的大厅重归于安静,剩下三十几人与一百多号警|察对峙着。

在与小樱交换一个眼神后,鸣人押着长门小心翼翼地贴墙移动,最终来到了不远处的休息室旁,跟来的,还有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小南,盘起的发一丝不苟,耳朵上佩戴的珍珠耳坠此刻还是那样令人沉醉,黑色秀有红梅的旗袍勾勒出姣好的身材,她的步伐依旧优雅,甚至脸上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是淡漠的。

就在鸣人眯起眼睛打算询问小南的时候,“砰——”不知哪里先开的枪,紧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枪声,没有一丝迟疑,鸣人猛地扯过长门,随着小南迅速进入休息室,关门,上锁,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放开长门的同时推了他一把,鸣人放下枪,率先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

“哒、哒、哒——”小南踩着高跟鞋走到鸣人的身边,先是停顿了一下,而后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就坐到了他的身边,跟他一起望着走到对面沙发坐下的长门,就像她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只要鸣人闯祸了,她就坐在他的身边,陪他面对长门,无声的支持。

现在的情况让鸣人的心情有些复杂,在他的预想中,长门和小南会震惊、会发怒、会悲伤……总之,他们不应该这样平静,除非,湛蓝的眼眸对上长门深沉的目光,“其实你看完那本游记了,包括意大利语的部分。”这是肯定句,鸣人在陈述一个事实。

长门没有否认,他微微颌首,然而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鸣人,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是我杀了自来也的,因为除了这一点,你实在没有背叛我的理由。”

“你不配叫他的名字,”卸下了多年的伪装,这一刻,鸣人终于可以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看着长门,他压抑太久了,现在仅仅因为一个名字就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语气中透着狠厉,“如果不是因为你对于警方太过重要,我会直接杀了你。”

“如果你想,我可以自杀,”长门脸上的表情柔和的可怕,哪怕现在,那双浅蓝泛着紫色的眼睛中依稀可见宠溺意味,“我只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鸣人嘲讽地笑了,“别告诉我你要向我忏悔。”

长门没有立即接话,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平静地说:“我从不后悔所做的一切。”

果然,一句话就让鸣人重新拿起了枪,他的眼底有隐隐的红色,握住枪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本来我从没想过怀疑你,也从没想过加入‘晓’的,长门,是你们逼我的,”压低的声音有些颤抖,把主人努力压抑的负面情绪暴露在空气中,“四年前好色仙人的忌日,还记得吗?那时我刚从美国旅行回来。”

“我记得那天你没有和我们一起去看他,也是从那时开始,你再也没有和我们一起去过。”小南动了动嘴,冷淡的女声让鸣人的大脑冷静下来。

“呵。”冷笑一声,鸣人想,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雪天和站在好色仙人墓碑前的长门和小南。


四年前,鸣人踩着临近自来也忌日的钟声回到了莫斯科,那个时候,因为时差的关系,刚下飞机的他还神采奕奕的,所以刚放下行李也没等长门和小南,他就独自先行来到了自来也的墓碑前,他和自来也说了很久的话,久到他站着都能睡着的程度。

鸣人想着一会长门和小南也该来了,不如就先打个盹,于是走到离自来也墓碑不远的大树旁坐下,靠着树就不知不觉睡死过去。

或许因为那天长门没有先派人检查周围情况,或许因为鸣人挑选的位置正好是自来也墓碑前的视线盲区,或许因为那天的雪下得很大,大到不一会就埋藏了鸣人的脚印,总之,那一天,长门和小南没有发现背靠大树的鸣人,而鸣人,在长门和小南的说话声中醒来了。

“鸣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小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鸣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没事,也许太累了他就关机睡觉了,一个冒失鬼。”长门轻笑了一声,让鸣人不服气地撇了撇嘴,他总把自己当成当年的孩子。

“不过他没来也好,我们能和他说几句。”听到这,鸣人的好奇心被勾引出来,原本想要动起来的身体也保持安静,他知道,后面那个‘他’肯定是好色仙人。

“嗯,”长门的声音有些模糊,却不妨碍鸣人听清楚他接下来的话,“我相信,弥彦和你应该在天堂过的很好,你放心,我最后肯定会下地狱的,不用着急。”

“‘晓’现在越来越壮大了,但我没有逼鸣人加入过,我知道,你想让他成为一名警|察,就像你一样。”

“我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后你会高兴还是愤怒,总之,我和小南过得也不错,你看,没过几年,以前那个不爱说话的自闭少年现在已经会站在一个男人墓前跟他说话,即使他没有回应,甚至这个男人还是被这个该死的自闭症患者杀死的……”

雪花落在鸣人身上,为他的身体覆上一层晶莹的白色,他穿的很多,可冰冷刺骨的寒意仿佛还是从外面渗透进了身体,他的血液凝固了,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长门后面说的话他没听清,耳朵好像被寒风和雪花封印了,嗡嗡的,听不进任何声音。

鸣人记得长门跟他说过的自来也的死亡事件,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但此时,那些原本刻印在脑海里的记忆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被这个该死的自闭症患者杀死的”的声音,并且还在脑中不断循环播放。

等鸣人重新找回现实世界的声音的时候,长门的单方面谈话已经接近了尾声。

“……弥彦死的时候我就决定了,没有人能够阻挡我,除非我死了,不然我一定要拿回一切,我还要他们陪葬。即使是你,即使要踏着你的尸体……弥彦不能白死,也许你早一点来或者你干脆等我做完一切再来,结局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你明白吗?”

自来也无法回答,鸣人也无法回答,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

长久的沉寂最终以小南轻描淡写的一句“那时是我和长门一起做的决定,我们会一起下地狱的,愿你和弥彦在天堂永远幸福。”结束,然后响起的就是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直到万物重归于静。

鸣人从不知道原来小南和长门居然信教,什么天堂?什么地狱?他的脸是没有一丝血色的,蔚蓝色的眼睛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僵硬的身体无法动弹,保持着那个姿势,他陪着自来也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看到了黑夜和星空。


气氛因为鸣人的话增添了凝重,压得人快喘不过气,很长时间内没有人再开口,直到长门捏了捏握在一起的双手,静静地看着鸣人,语气柔和下来,“我很抱歉让你这么多年这么痛苦,你不该承受那么多,或许没有这件事,你已经成为了一名警|察或是愉快地周游世界,成为一名旅行家。鸣人,还记得前晚我说过的吗?我和小南是真的把你当亲弟弟,”到此,话峰一转,“但是,对于当年那件事,我们没有后悔过,至于理由,你也听到了。”

“你就不觉得矛盾吗!?”如果说之前鸣人还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静静聆听,那么现在,长门的话彻底引爆了他心中多年积攒起来的怒火,他猛地站起来,枪口直接对准了长门的眉心,低吼道:“你既然不后悔杀了他,你为什么要对我道歉?如果,如果你那时没有杀死他,我就不会痛苦!你背叛了他,长门,你们都背叛了他!他教给你们的,是为了让你们成为一名警|察,哪怕不是警|察,也不至于被别人欺负,而不是为了让你去复仇!弥彦是被你害死的,如果你不去复仇,他就不会死,他死了以后你还不知道后悔,你居然还要走下去,为了这个你又杀死了自来也!他是把你们养大的人,没有他,你,你们,早就死了,你怎么敢!?Dammit!你告诉我,你他|妈怎么下得去手!?”

与鸣人的疯狂截然相反,长门和小南的表情依然是平静的,甚至在鸣人的衬托下,这样的平静多少透出了冷漠的意味,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你不是我,你不知道弥彦对于我和小南的意义,这一点我们不用再争执了,你不会改变你的恨意,我也不会如你所愿的那样产生后悔。我为什么要对你道歉?因为我给你带来了我不愿意看到的痛苦,所以我必须道歉。鸣人,我跟你说过,我终于明白他把我们抚养长大的感受了,那是因为你。我和小南看着你一步步成长起来,我们很开心,我们和他之间的事情不能抹去我们和你之间的感情。当年,我和小南背叛了他,决定杀死他,继续复仇,现在你背叛了我们,决定毁了‘晓’,实现你的复仇,这就像一个轮回不是吗?即使你不理解我和小南的感受,但是现在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我们能理解你。”

“你闭嘴!”

“砰——”

跟鸣人的怒吼声一起响起的,是门被打开的声音,小樱和几个警|察看到屋内的景象后反应迅速的举起了枪,她蹙起眉,沉声对金发男人说:“鸣人,放下枪,长门还不能死。”

“不能死?”鸣人的理智显然已经被他丢弃了,他笑声桀桀,枪口随着肩膀的抖动而上下晃悠,“没有谁是不能死的,长门,我承认,我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你知道好色仙人死后,有你和南姐陪着我的日子,我觉得有多温暖吗?我也幻想过,我会在你们的祝福下娶一个美丽的妻子,然后有一个健康的宝宝,我会告诉他你们都是我爱的人……但是这一切都毁了,都毁了!你们该死,好色仙人就不应该把你们养大!”

鸣人的食指紧紧扣住扳机,湛蓝的眼眸中透出冰冷的杀意,“这里面子弹的名字你是知道的,我最爱的——R.I.P[1],即使接下来我就被射成筛子,也没人能够救你。”说完,食指坚定地向后移动。

“NARUTO!”清冷的声音打破紧张的气氛,成功让鸣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转头望去,是一名身着黑色警服,戴着头盔和护目镜只露出不到三分之一脸的警|察。可即使这样,鸣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宇智波佐助,他想念了很久的人。

“你这样做,和长门当年有什么区别?”不愿暴露身份的男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门边,他甚至放下了对准鸣人的枪,语气淡淡的直接戳中鸣人的内心,“他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后半句所说的那个‘他’,在场的除了鸣人、长门和小南外没有人能听懂,这让小南和长门把视线投向了这位连全脸都看不清的男人。

虽然不如鸣人熟悉,但长门和小南的识人能力也不是一般的,打量一会后他们就确定了这个警|察的身份,轻笑一声,长门摇了摇头,而小南,没能保持住优雅的形象,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

鸣人没有说话,他重新望向长门,保持着拿枪的姿势一动不动。

【你这个笨蛋,枪要这样拿。】

【小子进步很大嘛,说不定过段时间我就打不过你了。】

【长门和弥彦呢,算是你哥哥,小南呢,就是你姐姐,他们都是很善良的孩子。】

【你和弥彦整天聊什么呀?居然不告诉我。】

【我看弥彦和小南有戏,就是长门啊,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娶到一个美丽的姑娘。】

【嘿,你现在格斗术比弥彦还厉害了,不错,等你们见面了,你一定要和他比一场,我果然是天才,又教出了一个未来的好警|察。】

……

珍贵的美好记忆纷杳而来,蔚蓝色的眼睛被一层氤氲的薄雾覆盖,但没多久,那些雾气又仿佛只是一瞬间的错觉,消失得无影无踪,鸣人放下了枪,松了一口气的小樱和警|察们赶紧上前给长门和小南扣上了手铐,整个过程,他们没有挣扎过。

“鸣人……”押着长门临走前,小樱欲言又止,眼中的担心一览无余。

“没事,我想自己静静,后续的事情我会跟你交接的……”鸣人疲惫地闭了闭眼,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朝全副武装的佐助说:“……你还是留下来陪陪我吧。”

小樱看了一眼佐助,又看了看鸣人后用公事公办的口吻命令道:“你在这里看着漩涡鸣人,其余人跟着我把长门和小南押回警局。”

“是,长官。”齐声的回应后,人群开始移动。

“等等,”一直很少说话的小南突然停住了脚步,她没有转头,身体紧绷着,细腻的声线夹杂了一丝暗哑,“鸣人,什么时候,你会来监狱里看望我们吗?就说几句话那样。”

这个冷漠骄傲了大半辈子的女人,终是在最后一刻把自己的感情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鸣人眼前,其实不用长门一直强调鸣人也知道,小南对自来也、对他,从来都有很深的感情,但是……

长时间的沉默让小南的身体有一刹那的颤抖,但很快的,长门让她平静了下来,这个红发男人扬起了一抹淡然的微笑,好似中世纪油画中走出来的翩翩绅士,意有所指地望了一眼佐助的方向,“鸣人,未来的日子,愿你过得开心。”说完后也没等鸣人的回应,以询问的眼神看向小樱,在得到首肯后走到小南身边,两双带着手铐的手握在了一起,脚步声重新响起。

从始至终,鸣人都是沉默的,他静静地望着长门和小南被带走,纯粹的蓝眼睛一片宁静。

接下来走链接>3<

微博链接>3<

FIN

注[1]:子弹R.I.P(颠覆性入侵抛物,Radically Invasive Projective),一发摧毁所有,被称为‘战胜敌人需要的最后一粒子弹’的存在

终于完结了(差点就赶不上今天了_(:зゝ∠)_),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么么哒!

躺平……一会本子的信息我整理一下再发……

评论(41)
热度(311)

2016-08-30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