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复健中的小段子

警|察鸣X杀|手佐(就是想玩一下和Kreutzer相反的2333)

刺破身份的对决时刻,铛


金发男人穿着警|服的样子依旧帅气,却不再有温暖的感觉,佐助从不知道那双大海般湛蓝的眼眸也能透出这样冰冷的光芒,就像一把利剑,直接插入自己的心脏。

早已料到的结局不是吗?佐助扯了扯嘴角,嘲讽的笑容为凝结的空气再添一层冰霜,“其实我想过很多种结局。”

没有放下手中的枪,鸣人努力隐去自己眼中可能会透出的痛苦,暗哑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佐助,这个行动就是为你设计的,你跑不了的。”

“是吗?”嗤笑一声,佐助毫不在意眼前漆黑冰冷的枪|口,甚至还向前走了几步,直到枪|口抵上自己的眉心,冰凉的触感让大脑更加清醒,“我的选择只有一个,不愿意去蹲监狱,所以,开枪吧。”

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鸣人静静地看着佐助,他们之间明明只隔了一把枪的距离,但却永远无法跨越。

“再重申一遍,我是一名警|察,对你的制裁只能由法|院来判|决,我只负责逮|捕你。”嘴唇动了动,鸣人的眼神坚定。

缓缓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艳丽的笑容,佐助伸手按下枪,向前一步贴近金发男人,“鸣人,我知道你下不了手,就像我多少个午夜醒来时那样。”

“不要高估你自己的分量,也不要低估我的决心。”鸣人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有说服力,但他显然失败了。

佐助冷笑一声,猛地摁住金发男人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火药味十足的吻。

在佐助贴上来的时候鸣人是抗拒的,他想用手推开态度强硬的黑发男人,但他又怕手上拉开保险栓的枪走火伤到身前人,于是只能用另一只几乎没有作用的手抵住硬邦邦的胸膛。

隔着布料鸣人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佐助的心跳,记忆中香艳的画面在大脑中不断闪现,理智和感情不断做着斗争。

终于,在佐助的舌头拼命想要撬开鸣人的嘴,一遍又一遍舔过他的唇时,感情把理智踩在了脚下。

鸣人单手扣住佐助的腰,低咒一声后张开了嘴,拼命和对方争夺起了主动权,舌头的纠缠、牙齿的触碰、嘴唇的摩擦,每一样都让他们更加兴奋。

放开彼此的时候,两人的唇都沾上了鲜红的颜色,鸣人喘着粗气,语气沉沉,“你说的没错,我下不了手,但我也不会放过你。”

同样喘着气,可佐助显然更加放松,他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我的最后一颗子弹也永远留给你。”

END

啊,好久没写文,不造写了个啥,大家看个乐XD

我最近可能都是这种练习的小段子23333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