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今天鸣人叔叔把持住了吗?[0]

依旧无脑小段子,小系列23333

CP: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设定:忠厚老实大叔鸣X领养的小崽子佐

TAG:年龄操作,一个暗搓搓勾引VS一个拼命把持,无脑复健小段子,OOC的锅是我的,打个0只是因为我喜欢这种设定,指不定会有几个,永远不会end系列


鸣人觉得最近佐助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于是他把这一切归结为自家小孩迟来的青春期,没错,迟来,毕竟佐助今年刚满18岁,一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龄。

耸了耸肩,不再纠结于佐助最近有些怪异的行为举止,正在厨房煎蛋的鸣人愉快地哼起了小调,他决定要给那个终于有点青春期少年脾气的人煎一个形状漂亮的鸡蛋,最好是完整的圆形。

“今天好慢。”抱怨声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就是少年身上清爽的柠檬香,这让鸣人不自觉轻笑出声。

但很快的,鸣人收敛了笑容,微微蹙眉,身后的少年是不是靠的太近了?他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佐助的呼吸喷洒在了自己的肩上。

也许只是为了看菜做到什么程度吧?这么一想,鸣人重新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调侃道:“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爱吃我做的东西了,以前是哪个小鬼总是嫌弃这些?原来品味还是会变好嘛。”

“嘁,”意料之中的轻哼,可鸣人没想到,接下来佐助用手作势勒住自己的脖子,少年的皮肤触感非常细腻,微凉,激起身体一阵颤栗,“我只是饿了而已。”

“好吧,不诚实的调皮鬼,”鸣人耸了耸肩做出了让步,却发现佐助没有放开他,手臂反而越来越收紧,这个信号让他不得不一只手捏紧了锅铲,给鸡蛋来了一个完美的翻面,另一只手在少年跳起的瞬间伸到背后托住了紧致有弹性的臀部,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想吃到糊掉的煎蛋?”

“笨蛋吊车尾,”佐助的语气轻快,表现出主人的好心情,他不动声色地把脸凑近了鸣人的脸,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我只是在考验你的技术。”

佐助说话的时候唇间的气息不断喷洒在鸣人的脸颊上,这让他有一丝不自在,那种觉得佐助举动奇怪的想法又在心里升起,这让他有些烦躁,“虽然你以前也常这么做,可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我记得好像是你10岁,那时候你可没这么重。”

“这就背不动了吗?果然是大白痴。”佐助抱紧了鸣人的脖子,故意在说话的时候凑近他的脸,嘴唇偶尔擦过那几道男人味十足的胡须胎记,这让黑发少年满足不已。

“怎么会!”鸣人很快把心中的疑惑抛在脑后,佐助的挑衅让他不服气地用手掂了掂少年的屁股,“你看,我还能单手背你很久。”

嗤笑一声表示不屑,佐助没有再开口说话,他享受这个时刻。

金发男人的背很宽阔,佐助知道衣服包裹下的身体线条有多么完美,黑曜石般的眼眸暗了暗,少年故意压低的嗓音给人一种在撒娇的错觉,“你该刮胡子了,戳到我了。”

不出佐助所料,金发男人果然在听到自己的抱怨后先是不紧不慢地把香气四溢的煎蛋放到碗里,然后就放下锅铲伸手捏住了自己的脸,像个孩子恶作剧般把脸凑过来故意蹭了蹭,边蹭还边得意地说:“我明明早上才刮的,不信你再试试?不过就戳你几下嘛,这是长辈应有的权利。”

耳边是鸣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脸上的触感是鸣人柔软的皮肤,被鸣人气息包围的佐助就快要克制不住自己吻上那想了很久的唇,但最终佐助也只是侧过脸咬住了鸣人的拇指。

佐助没有用舌头去舔它,他也没有吮吸,他只是单纯地含住了它,时不时用牙齿细细磨了磨指尖的软肉,一双漂亮的黑眼睛偶尔闪烁出挑衅得意的光芒。

鸣人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况,他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但和恋人之间的情趣显然不适用于现在,毕竟这就是佐助的一个小反击。

“咳,一会鸡蛋该凉掉了,快吃。”装作不在意地从佐助口中抽出自己的手指,鸣人试图忽视心中怪异的酥麻感,放下了佐助就急忙拿起锅和铲子去清洗,从始至终背对着佐助。

望着金发男人逐渐变红的耳尖,佐助抿了抿唇,笑意终于从漆黑的眼睛中显露出来,压住唇角,安静地拿起盘子和筷子离开,漩涡鸣人,我们有的是时间。

TBC

啊,我爱这个助!撩太子啊撩XD

这个应该叫做撩太子的1000种方法23333

评论(37)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