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送给徐老师】【鸣爱】想要说出口的秘密

CP:漩涡鸣人/我爱罗

分级:PG

TAG:校园恋爱,年下,送基友秀恩爱,洁癖慎点,不接受谈人生

以这篇文送给我亲爱的徐老师! @会者定离 

拖了这么久,徐老师没打死我真的是真爱QWQ

很懂徐老师想疼爱总的心,他有辣————————么可爱,但其实这篇文我总觉得自己写的不够好……徐老师看完以后要是不喜欢也不要告诉我,我拒绝(NTM),当然了,你要是喜欢,我肯定非常高兴啊!!!

嗯,其实我就想说以后就是我找你要债了:)

看得愉快~

以下正文:



我爱罗有喜欢的人了,这是最近木叶大学的女生们讨论最多的话题。

但我爱罗喜欢谁?没有人知道。

“我爱罗学长,你就快要毕业了,有些话现在不说我怕再也没有机会……”女孩软糯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她今天穿上了新买的连衣裙和最喜欢的高跟鞋,搭配上精致的妆容,就是为了眼前的红发青年。

“谢谢你的喜欢,但是很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我爱罗的声音很轻,但语气中的认真却无法忽视。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女孩还是无法抑制地红了眼眶,她捏紧了握在一起的手,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那我能知道学长喜欢的是谁吗?是……漩涡鸣人吗?”

我爱罗没有因为那个名字的出现而有半分迟疑,“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一句话就这样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直到女孩匆匆离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既不能回答前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后一个问题,但事实上,他同时给出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漩涡鸣人很优秀,我喜欢他。

“怎么?又有女生来告白啦我说?”突然,一只手臂勾住了我爱罗的肩膀,紧接着就是靠过来的火热身躯。

不由自主地牵起嘴角,一个浅笑绽放在我爱罗的脸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我爱罗不知道,但他肯定,当你刚开始想念一个人,结果发现他立刻出现在你面前,这一定算是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所以,身边金发青年的出现让他的眼角也沾上笑意,“嗯,不过已经没事了。”

耸耸肩,动作熟练地抬手捏了捏我爱罗的脸,鸣人笑起来,调侃的语气十分欠揍,“虽然以前就深刻体会过你有多受欢迎,但临近毕业的告白人数还是让我大吃一惊啊,我爱罗学长。怎么?就没有一个喜欢的?”

如果我爱罗没有过分在意自己现在好像是被鸣人抱住了的姿势的话,他说不定能察觉到鸣人语气中的酸意,可是没有如果。

我爱罗不仅没能听出金发青年的抱怨,他甚至还把鸣人的话听出了一股怂恿的意味,这让他的心脏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又酸又麻,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没有……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答应谁吗?”

“我可没……”鸣人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了叫他名字的声音。

朝一群人挥挥手后,鸣人拍了拍我爱罗的肩,笑容灿烂,“啊,对了,我今天约了人打球的说,那就先不说啦,我得走了,”向前没跑几步又赶紧退了回来,湛蓝的眼眸亮晶晶的,“晚上去我家看看葫芦吧?它也好久没见你了。”

我爱罗无法拒绝鸣人的任何要求,当然了,他也不会拒绝,于是他点了点头。

得到满意的回答,鸣人很快就离开了,而我爱罗,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金发青年与一群人嬉笑打闹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我爱罗喜欢的人是谁的原因,因为他从没明确地说出口过,他把这份感情隐藏的很好,甚至连被他喜欢的那个人都完全没有察觉到。

至于为什么要怀揣这个秘密好几年?我爱罗想,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漩涡鸣人对自己只有单纯的友情。如果自己把心里真正的感情展现出来,那么或许这份友情就会破裂,所以我爱罗宁愿压抑自己的内心一直待在鸣人身边,也不愿意把这份暗恋说出口,即使他真的非常想要跟鸣人分享这个秘密。

 

“汪——汪——”一只可爱的秋田犬围着我爱罗转来转去,时不时用爪子扒拉两下他的裤子,尾巴欢快地摇个不停。

在狗狗凑上前来的时候亲昵地摸摸它的头,又揉了揉它肉呼呼的身体,我爱罗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葫芦又胖了。”

“这家伙整天就知道吃,吃完还就知道睡,能不胖吗我说?”刚端两杯水进来的鸣人闻言翻了个白眼,用脚把名为“葫芦”的胖狗往旁边推了推,自己一屁股就占据了我爱罗身边的位置,递上水,“喏。”

接过水喝了一口,我爱罗有些感慨,“以前它还挺瘦的。”

“看它现在这样,我都快记不清它刚开始有多瘦了。”狠狠地撸了一把葫芦的毛,鸣人皱了皱眉,“还记得……”

鸣人的嗓音有些低沉,围绕着他叨叨絮絮像是讲故事般的说话声,我爱罗的思绪被拉进回忆中,那一幅幅画面至今在脑海中清晰可见。

他们的相遇就是因为这只小小的、后来被我爱罗取名为“葫芦”的秋田犬。

那是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傍晚,作为木叶大学新生的我爱罗刚从图书馆出来,他顶着寒风打着伞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可还没到宿舍楼,一抹金色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时候的鸣人一点也不高,甚至身材还有少年独有的纤细感,他整个人被雨淋透了,金发软趴趴地贴在脸上。

我爱罗第一反应是这个少年没带伞,可走近了他才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金发少年不仅带了伞,而且他还带了雨衣,只是现在雨衣被一只小的可怜的狗裹在身上,雨伞也基本都罩在小狗的头顶。

出于好心,我爱罗把自己的伞举到了少年的头上,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少年冷漠的拒绝,“不用给我打伞。”

虽然我爱罗从外表上来看是一个冷漠的人,可其实他的脾气一直都还不错,只是有时候他不知道怎么跟人交往而已。

而且他知道,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小脾气,所以对于少年的排斥,他并不放在心上,唯用沉默以对。

十分钟过去了,雨势没有一点要小的意思,我爱罗察觉到少年的身体在不自觉发抖,他皱起了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抱上它先去我宿舍吧,不远。”

“走开。”少年就像一只竖起了全身刺的小刺猬,一点也不领情。

“你或许没事,可它说不定会死。”打蛇打七寸说的就是这个理。

果然,在我爱罗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少年很快把小狗抱了起来,但他没有照我爱罗说的那样和他一起回宿舍,而是把狗往我爱罗怀里一塞,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甚至连伞也不要就跑开了。

如果他们的交际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么在我爱罗心中,漩涡鸣人说不定就只是一个脾气古怪的少年而已,他连他的名字都不会知道。

可在我爱罗照顾了葫芦一个月后,他们又命运般的重逢了,这一次,情况不比第一次见面好多少,或许该说鸣人的情况更加糟糕。

我爱罗是在一堆斗殴的人群中发现金发少年的,他正势单力薄地和五六个人纠缠在一起,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斗争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终于,少年凭着不要命的打架方式赢得了胜利,可嘴角和鼻子里流出来的血也昭示着自己损失惨重。

叹了一口气,我爱罗还是走上前扶起了摇摇欲坠的少年,在他恶狠狠地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让我爱罗别管闲事的时候,以一句“我不信会在下雨天守着一只可怜的狗的人没有一颗温热的心”堵住了少年的嘴。

不知什么原因,听了这句话后金发少年久久没有说话,身体也不再抗拒我爱罗的帮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我爱罗算是真正和这个名叫漩涡鸣人的家伙认识了。

直到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直到鸣人把葫芦接回家照顾,我爱罗才知道,原来鸣人是因为从小缺爱才会变成那样。

鸣人的父母很优秀,他们因为家族企业既有声望也有金钱,可他们却很少有时间陪自己的孩子,所以鸣人从小就很孤独。这样的孩子是最容易被欺负的,小学时,鸣人总因为别人嘲笑他开家长会永远见不到他的爸妈而和人大打出手,到了国中,鸣人总喜欢用恶作剧来掩饰自己的孤独,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也因为恶作剧和捣蛋,他和很多人结下了梁子,这样的情况发展到高中就演变成了不良少年漩涡鸣人时常打架斗殴。

其实早在鸣人国中时,爸妈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那时候正是鸣人最叛逆的时期,无论是父母的陪伴还是父母的严厉批评都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改变,只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遇到葫芦的那天是鸣人的生日,他看到被人遗弃的葫芦就仿佛看到了童年的自己,所以他停住了脚步,鬼使神差地在那守护着可怜的小狗,然后就遇到了我爱罗。

而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呢,鸣人是因为对方说了一句“有钱了不起啊?还不是没爸妈”而毫不犹豫地送上了拳头。

可为什么后来鸣人不再抗拒我爱罗,还和他成为了好朋友,甚至变得越来越开朗,直到洗去所有不良少年的印象,考上我爱罗所在的、也是火之国最好的大学——木叶大学,成为今天众人眼中的小太阳?我爱罗不知道,因为每当他问到这里,鸣人总会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附上一句,“秘密。”

 

“喂,我说的话就这么无聊吗?你都走神好久了……”鸣人有些委屈的声音把沉浸在回忆里的我爱罗拉了出来。

对上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我爱罗还没开口说话,就被鸣人接下来的举动弄得紧张不已。

双手捧起我爱罗那张好看的脸,在他的脸颊变得通红的时候用拇指细细摩擦,鸣人故意凑近我爱罗,呼吸间的热气喷洒在对方脸上,“我说你啊……”停顿一下,他能明显感觉到我爱罗的呼吸也停滞了一般,紧接着,他抚摸脸颊的手变成了捏,手指夹着细腻的皮肤往外一拉,那张俊脸瞬间变得有些可笑,话锋一转,“要好好听人说话知道吗?”

脸上轻微的痛意让我爱罗回过了神,他强压着心动的感觉点了点头,然后鸣人的手就离开了,两人身体之间的距离也被重新拉开,“小爱还是那么容易脸红啊,明明都是要毕业的人了。”

“鸣人你是一个恶劣的学弟。”我爱罗很无奈。

轻笑一声,鸣人把我爱罗的话当做赞美收下了,“我知道我很优秀啦,对了,听说你们毕业典礼的时候你作为优秀毕业生要上台发言?”

“嗯,学校的安排,”我爱罗有些不明所以,轻蹙眉头,碧绿的眼睛中满是不解,“怎么了?”

鸣人的眼珠转了转,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一个故作神秘的笑出现在他的脸上,六道浅色的胎记也随着这个笑容弯起来,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我到时候送你一个毕业大礼。”

 

说实话,对于鸣人的大礼我爱罗既紧张又非常期待,所以,自从他圆满地完成了在木叶大学最后的演讲,他就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断寻找鸣人的身影,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鸣人没在举行毕业典礼的礼堂内。

那么,他会在哪呢?

很快,鸣人自己给出了答案。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木叶大学学生代表漩涡鸣人为毕业生们送上学弟学妹的祝福。”主持人话音刚落,我爱罗立即把目光转向了讲台,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抹耀眼的金黄。

今天的鸣人很不一样,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他平时的打扮总是不修边幅,简单的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有时候甚至是廉价的大裤衩他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穿出来游荡。

可是今天,裁剪精致的西装,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领带,特意打理过的头发,这一切都让现在的漩涡鸣人闪闪发光,他收起了平日嬉皮笑脸的模样,表情郑重认真得像是虔诚的信徒要去祷告。

“亲爱的学长学姐……”鸣人开始说话了,可我爱罗却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翠绿色的眼眸中只倒映着金发青年的身影,他就这样静静地望着鸣人,目光全被他吸引住,一动不动。

这就是鸣人所说的礼物吗?在鸣人发言结束后,我爱罗隔着无数人对上了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然后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自己该知足了,至少鸣人参加了自己的毕业典礼,甚至还特意准备了稿子来祝福不是吗?鸣人,是真的把自己当做要好的朋友啊……

“虽然作为学生代表,我的发言讲完了,可是现在我想作为漩涡鸣人说几句,”鸣人握住话筒,以手势阻止了主持人想要上台的行动,望着台下面面相觑的众人,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占用大家几分钟时间。”

鸣人的目光穿过人群,一眼就找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我爱罗,红发青年那可以称得上呆愣的表情让他眼底的笑意加深,清了清嗓,他不顾已经开始躁动的校领导和同学们,自顾自地对着我爱罗说道:“我曾经非常讨厌这个世界,我觉得没有人关心我,也没有人理解我,我就像是人群中的一个异类,即使我拥有在普通人眼中最渴望的金钱也无济于事。我打架、逃课、抽烟、喝酒……什么坏事都做,我一度已经放弃自己。可是后来你出现了,”湛蓝的双眸中满是温柔,鸣人的声音也变得轻柔,“你给我撑伞,你帮我包扎,你听我抱怨……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为什么我后来改变了吗?我现在给你答案。因为你在我最黑暗的日子里,在我最厌恶自己的时候告诉我,你相信我有一颗温热的心。也许在你看来,在所有人看来,那不过是一句普通的话,可那个时候,就是这句话让我想哭。”

到这里,鸣人突然止住了没有说完的话,把话筒一扔,在保安冲过来之前跳下了讲台,在人群的起哄声中拉起已经完全没反应的我爱罗向礼堂外跑去。

我爱罗不知道鸣人带着他跑了多久,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工作,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而现在,他的世界只剩下鸣人奔跑的背影、手上炙热的温度和不容忽视的力道。

终于甩开追出来的保安,鸣人拉着我爱罗进入了一间没人的教室,在关上门的瞬间把红发青年按在门板上,然后就是两人彼此对着喘气。

“哈哈……”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紧接着,就是完全抑制不住的爽朗笑声。

笑过之后,鸣人凑近了我爱罗,呼吸变得小心翼翼,声音有些沙哑,“因为你,我开始对每一天有所期待,因为你,我开始尝试和别人相处,因为你,才有了现在的漩涡鸣人。小爱,是你把我从黑暗中拉了出来,我喜欢你。”

唇上的触感非常柔软,鸣人的气息带着阳光的味道,我爱罗忽然就放松了身体,双手环上金发青年的背,他的默许让这个试探性的吻变得激烈、热情。

一吻过后,我爱罗弯起嘴角,“鸣人,现在轮到我告诉你秘密了。”

END

评论(30)
热度(97)

2016-10-25

97

标签

鸣爱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