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G文】宇智波佐助的暴躁(山寨黑道PARO)[一发完结]

感谢番茄!抱住番茄~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傻白甜!!!!!这篇文真的炒鸡可爱,明明是黑道pa,但是却很温馨,鸣人也是那种热血青年,但是又苏,我喜欢啊!!!!爱你~

想治愈的番茄:

给 @就是为了我萌的一切 《Kreutzer》的G文

本来以为能在圣诞节混个伪更(x

为了不写成混混头子×小片儿警,看了几集《无间双龙》取材,然而好像还是《大搜》的印象更深一些……

总之最后还是写成了混混头子×小片儿警QAQ

请原谅我这个无药可救的傻白甜!!

--------------------------

1.

“……你先稳住对方,我这就过去!”

木叶警|察局中,警官们进进出出,躁动的电话声此起彼伏。

看似和平的生活,离不开这些警官们的辛苦工作。

巡查长宇智波佐助在接到了部下的电话之后,迅速穿好外套奔向事发地。

十二月的寒风呼啸而过,佐助紧了紧外套的衣领,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昨天刚下过雪,道路两边还堆积着整理过的雪堆。仿佛连空气都净化了一般,不经意间吸入鼻中的味道带着意外的清香。

佐助边跑边估算着到达目的地所需要的时间。那一带他很熟,因为那一带是那家伙的“地盘”。

不,这里全部是木叶警|察局的管辖区。

他绝不是在承认那家伙。

再转几个弯就能到了,想到这里,佐助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正如预想,他看到了一幢高层公寓的楼下围满了人群。

“我不要下去!因为、因为阿诚已经不在乎我……我……”

身着附近高中水手服的少女站在六层公寓楼的天台栏杆外,半只脚伸在了空中,看起来随时可能失足坠落。

“你还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也会难过的!”

虽然是听起来毫无作用的劝说,水月仍旧朝着天台大声呼喊。大概是已经这样喊了很久,水月的嗓音带着一些疲惫的沙哑。

“水月,休息一下。”

佐助走到水月身边,向他可怜的部下发出指令,然后皱着眉抬起头。

不论遇到什么挫折,放弃生命真是最差劲的选择了。即使只是高中生,这种做法也足以让佐助感到不快。但是他无法坐视不理,因为这个女孩可能会坠楼,阻止这种可能性是佐助的工作。

以什么话题为切入点呢?

水月那种温柔的劝说似乎作用不大,铤而走险使用激将法也不妥。快速思索一番,佐助想尝试一下引导话题。

“喂,刚才你所说的阿诚在哪里?”佐助尽量把声音喊得大一些。

听到这个名字,少女的眼中立即再次充满泪水。没什么疑问,答案很明显,这个女孩是和那个叫阿诚的男人发生了感情纠葛。

佐助不禁咋舌,恋爱问题果然是麻烦。

“……他在、他在……”少女有点忸怩,同时对佐助的眼神产生了和刚才不同的期待。

佐助才松开的眉毛不得不再次皱起来。

“如果……你答、答应我的一个请求,我、我可以考虑下来……”女孩吱吱呜呜地说道。

“哈?”

佐助对于事情突然扯到自己有了不好的预感,既然能做出跳楼的举动,那么提出无理要求的可能性也会很高。虽然特殊的情况下,就算答应了也可以反悔,但是佐助并不喜欢欺骗。

答应,快速达成目的。不答应,事情更难办。

仿佛有一根硬刺梗在喉咙,佐助迟迟无法开口。就在他下定决心开口的时候,熟悉的体温靠了过来。

“说到阿诚,前两天白蝓组好像来了个……大概十六七岁,叫阿诚的少年!”

只听到声音,佐助就可以断定身后的某个白痴是谁。狠狠地给了身后人一个肘击,随后甩开粘过来的身体,佐助向前踏了两步,完全没有回头。不仅是因为现在不能分神,更是因为后背灼热的气息让他变得烦躁。

明明是黑道,却意外阳光的男人,作为木叶警署管辖区的暴力分子,今天又是一派祥和地协助警|察维护社会治安吗?

“我和她聊天吸引她的注意力,你们抓紧爬上那栋楼。”

熟悉的气息吹在佐助的后颈上,佐助忍着攀升的体温,面无表情地小声“嗯”了一下。

没错。他在帮他。

这个黑道成员漩涡鸣人和佐助曾经是关系不错的小学同学。

本以为两人的缘分在佐助转学之后就已经结束,然而当佐助从警官学校毕业回到木叶城就职之后,这份曾经的友情变成了孽缘。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童年时代的好朋友漩涡鸣人加入了金蟾组,并成了自来也的接班人。

金蟾组在这一代风评很好,因为组里的成员很端正地沿袭着前辈们的侠义精神。但是暴力分子就是暴力分子,就算是被国家承认的边缘团体,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暴力属性。

既然如此,索性就当做不认识这个名叫漩涡鸣人的男人吧……

然而事与愿违,鸣人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他周围。

今天也是如此。

当然,佐助知道鸣人是在帮他。

堂堂金蟾组的接班人,真是每天都闲得难以置信。

“……所以啊我说,做这个行当的只是表面看起来无拘无束,事实上……哎,你看看我脸上的伤痕……”

从小就长在鸣人脸上的胎记,此时被鸣人描述得声泪俱下。

见少女不知不觉地陷入了鸣人活灵活现的故事中,佐助给水月一个暗示,水月立即偷偷混出人群。

不久之后,守在公寓天台大门口的重吾接到了水月的传话,谨慎地在少女的身后向她靠近。

“可是一旦落入这个泥沼,也就陷入了权利的利益中……我读的书不多,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啊我说,反正就是,这样的男朋友已经很危险了,他可能是为了你好……”

鸣人,再多说一些。

佐助一边在心中默默求助,一边看着天台上的重吾在慢慢移步。

距离少女还有两米。

“可是、可是阿诚明明是那么老实一个人,怎么……”

“越是压抑就越是想要反抗啊我说!我小时候也经常被附近的孩子欺负呢,那时候幸亏有好朋友陪着我,不然现在我可能不是黑道份子,而是个真正的冷血杀手。虽说我不是什么警|察,也不想帮助他们,但是遇到你这样的女孩子,内心之中的痛楚就跟着浮现了出来。”

还有一米。

“可我还是……”

还有半米,伸手!

少女突然陷入了重吾强壮的臂弯中,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

“啊啊啊!太卑鄙了,你们竟然合伙骗我!”

一边枉然地甩动四肢,少女一边试图反抗。但是在重吾的怀抱中,无疑,她只是一只软软的小猫咪。

“并不都是谎话啊我说,就算拼上性命,我也要编一个能换回你的故事哟。”

鸣人上前两步,终于和佐助并排站在了一起。

“喂,可以了。”

佐助淡淡地打断了鸣人的演说。

“吊车尾的,这次欠你个人情。”

鸣人终于看到了佐助的脸,两只眼睛仿佛喷出了火焰般地把佐助的全身烧烤了一遍。

“所以你要还我这个人情……嗯,刚好很久没吃一乐拉面了,今晚下班,行不行?”

烦躁地移开了无意中碰在一起的肩膀,佐助扭过头背对鸣人。

“好吧,下班给你电话。”

 

2.

回到警署向大蛇丸汇报了工作情况之后,佐助开始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

少女已经交给了她的双亲,案件圆满解决。今天佐助没有晚班,如果没什么意外事件,再过一会儿就可以下班了。

整理完毕又看了看手表,佐助决定先泡一杯咖啡缓解一下今天疲劳的脑神经。

请吃一乐拉面吗……这很简单。

然而,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佐助迟迟无法按下拨号键。

只不过是要给鸣人打电话,只不过是下午答应鸣人请吃拉面。这没什么好纠结的。只是普通的吃晚餐,而且是人多嘈杂的一乐拉面店。

没错,很普通的吃晚餐,为了还今天鸣人帮助他拖延时间的恩情。

但是他很清楚,鸣人放在他身上的视线意味着什么。

“宇智波巡查长,今天多亏了你朋友帮忙啊。”

打断了佐助思考的水月大刺刺地拉来了邻座的空座位坐下。

“算不上是朋友,只是以前的同学。”

佐助端起咖啡,淡定地啜了一口。

“其实……”水月放低声音,“工作和私交是可以分开的啦,宇智波巡查长总压抑自己对身体不好哦……”

“咳咳!”

佐助被一口咖啡呛住,尴尬地抽出纸巾擦拭喷到桌子上的咖啡。

“水月,你想多了。”

水月玩味地笑了一声,刚想再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一边接电话水月一边离开了座位。

佐助看着迟迟没有拨通号码的手机,叹了一口气。

 

3.

“拉面来咯。”

一乐拉面店里,热腾腾的两碗拉面被一乐大叔两只苍老坚实的手端了上来。

“哇,看起来好好吃,我开动啦!”

合掌念了一句之后,鸣人迫不及待地从筷子笼中抽出一双筷子,把劲道的拉面挑到嘴边,然后眯起眼呼呼地吹着气。

佐助淡然地看着眼前人丰富多变的表情,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鸣人少了儿时的邋遢,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干练。大概是拉面店的暖风吹得太热,鸣人松开了领带,领口还解开了两颗纽扣。

佐助默默地把目光从鸣人的锁骨处收回来,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大碗番茄拉面。

下午水月的话让他很在意。

他绝对没有压抑自己。就算他们小时候是玩得很好的伙伴,但是现在无论是身份还是经历,他们已经有了太多的不一样。

说起来,他们的孩提时代明明是从水火不容的关系开始的,后来却又停战成为了朋友。

啊……只是单纯对立的话会更轻松一些吧。毕竟宇智波家族从几代前就是警|察出身了。

“佐助,你怎么不吃啊,拉面凉掉了会不好吃的……一乐大叔,再给我来一碗!”

金蟾组的年轻头目和木叶的警|察,抛除身份,坐在一起倒像是年龄相仿的要好朋友。

然而,毕竟是二十好几的青年了,眼神中带着不一样的热度,佐助还是能发现的。

但又好像是会错了意的热度。

“刚才不怎么饿。”

佐助皱着眉挑起一缕面条放入嘴中,拉面的香气扑来,这会儿他倒是又有了些食欲,便埋头一口一口地吃起拉面。然而奇怪的是,鸣人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吊车尾的,你为什么不吃?”

放下筷子,佐助不解地扭头看向鸣人。

“因为我真是……很久没这么近的看佐助了啊!”

幸福开心地摸着后脑勺,鸣人咧嘴大笑的样子仿佛让四周都开满了小花儿。

……真是够了!

佐助迅速站起身。

“一乐大叔,结账。”

 

吃过暖腾腾的拉面之后,十二月的风好像温和了许多。

“所以说明天要不要一起泡澡啊,反正也是包场,算是拉面的回请!”

走在身边的鸣人系好了衬衫上的领带,看起来比拉面店里多了一些安全的距离感。明明是十二月,连外套都没穿的男人看起来好像完全感受不到寒冷。

 “明天我值夜班。”

佐助把手插进外套的口袋中,呼出一团白色的雾气。

似乎预想到了会被拒绝一样,鸣人挤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好可惜,那下次再约吧。”

正因为漩涡鸣人是这样一个态度友好的男人,才让佐助无法不去烦躁。佐助不是缺少追求者的男人,然而,他的人生经历中还没产生过和谁交往的念头。

简而言之,佐助没有能称之为恋爱经验的存在。他甚至不能确定鸣人热情目光的背后是什么,因为鸣人从来没有对他做过不规矩的动作,也没主动吐露过爱意,只是有事没事地在他身边晃荡。

身后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飞雷神牌的汽车停在了两人身边。

“组长,喵娘店有人来找麻烦,请您务必过去一趟!”

从车窗迫切探出头的年轻男人佐助认识,那是鸣人手下的小弟木叶丸。

“可恶,就不能让我好好和佐助散个步吗……那佐助,改日再约啊!”

风一样钻进车里的漩涡鸣人,连“再约”两个字还没说完就急急地消失在黑夜中。

刚才还温暖的拉面余温突然消失,佐助紧了紧衣领,沉默地走回自己的公寓。

水月说的不对,他没有抑制自己,因为漩涡鸣人对他的意思并不确定。

或许只是因为他的警|察身份,和普通的朋友有些不同。

 

4.

“调职?”

佐助已经很久没这样动摇过了,他的眼眶因为震惊而放大。

而他的上司大蛇丸,却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

“对,因为宇智波巡查长这两年的工作成绩极佳,上头希望早日提拔你升级,虽然是比较远的B城,但一定会有很多的锻炼机会。不过我们也会征求你的意见。”

B城佐助出差的时候去过,那是距离木业城坐飞机也要三个小时的偏远地区。

“……”

大蛇丸抚摸够了自己修剪漂亮的长指甲,便慵懒地向椅背靠去。

“宇智波是优秀的一族,真遗憾你的亲人在那次案件中受伤离世……”

被戳到痛处,佐助皱起眉头,毫不犹豫地作出答复。

“我同意。”

 

以为一成不变的生活,某天突然就发生了转机。

虽然工作上有了新进展,然而佐助却无法开心起来。

因为水月的请求,佐助和水月调换了夜班。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佐助觉得自己的心空荡荡的。

距离调职还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只剩一个月了。

佐助对这个他从小生长的木业城有着特殊的情感。这里有许多他童年的回忆,而且还有……那家伙。

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木叶澡堂。今日休业的小牌子摆在地上,但三三两两抱着澡盆出入的可疑分子无疑是金蟾组的成员。

一脸舒爽掀开布帘走出来的三个人佐助都认识。鸣人的小弟木叶丸、左右手牙和鹿丸。

木叶丸看到佐助,脸上立即露出了无比惊喜的表情。

“大姐头,你来……”

鹿丸的手迅速地盖上了木叶丸的嘴,而牙则马上转身走回澡堂。

“真难得,一起来泡温泉吗?”鹿丸提高了嗓音,好像刚才完全没听到木叶丸在说什么。

“我只是路过看看。”

佐助的双手在大衣口袋里晃了晃,随即准备转身。

“我们组总是得到您的庇护,真是不胜感激……如果你不介意,一起泡个澡如何?”

鹿丸不等佐助说告辞,就拦住了去路。

“……”佐助挑了挑眉,刚准备回复什么,一串慌张的脚步声从远到近地传了过来。

“佐助——”

这白痴的声音,除了漩涡鸣人不可能是别人。

所以当鸣人腰间围着毛巾、带着水滴冲出来之后,佐助的心情莫名变得好了些。他甚至答应了鸣人一起泡澡。

都是男人,谁怕谁。

 

5.

所以说黑道就是奢侈。

连洗澡都要包场。

道理是懂,但是为什么现在偌大的澡堂里只有鸣人和自己?

佐助踏进热水池闭上眼睛,热水蒸得他脸颊有些泛红。

当他再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碧蓝色的双瞳。

扑通扑通,心跳得好快。

“白痴,你在看什么。”

一定是水温太高,佐助的血液都涌上了脸颊。

“看你是不是睡着了。”

鸣人声音沙哑地凑近佐助,佐助警惕地向后退了退。

鸣人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了自然的笑容。

佐助又开始烦躁了。

鸣人那无所谓的态度让佐助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会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站起身走到远处坐下,鸣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用木桶往身上倒水。虽然是侧对着佐助,但是佐助还是隐约看到了鸣人身后的纹身。

听说黑道的每个成员身上都有那个。

似乎感觉到了佐助的视线,鸣人转过头。

“有什么事?”

“……你身上也有那个吗?”

佐助直接问了出来。

鸣人呆了几秒,随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当然有啊我说,佐助想看吗?”

“嗯。”佐助从水里直起身,在跨出热水池之前他没忘记把毛巾围在腰间。

鸣人老老实实地转过身背对佐助,将后背呈现出来。

那是一个蟾蜍纹身,虽然有几分凶狠,但远不及佐助之前所想的可怕。

听说加入了组织的成员,会永远在身上留下这样的印记。

他们分开的这些年,在鸣人身上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鸣人会变成了极道份子?他究竟知道鸣人多少?

比如鸣人时不时流露出的火热眼光,他甚至无法断定那是不是他所想象的情感。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所烦躁的原因。

因为远远不够。

他想要了解的鸣人,还远远不够。他想要得到的鸣人,还远远不够。

想到这里,佐助用力咬上了鸣人肩膀上的小麦色肌肤,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确定鸣人的存在。

“好疼疼疼疼……”

鸣人龇牙咧嘴地转过身,刚好对上佐助近在咫尺的一双深邃黑眸。

两个人都这样看着对方的眼睛,连眨眼都显得浪费。

彼此眼中,都倒影出一个渴求的自己。

或许是眼睛太酸了,佐助先垂下眼帘,接着鸣人也垂下眼帘。

佐助没有后退,而是向前移动了一公分。

如果做到这个地步还是没有更进一步,那或许真的都是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然而,比预料中更狂风暴雨的热吻袭来了。

佐助毫不认输地全部反击回去。


 肉渣


啪嗒,打火机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祥和的室内气氛。

烟草的特殊味道让鸣人跟着佐助坐起身,没等佐助吸第二口,鸣人就把香烟抢走熄灭在烟灰缸里。

“吸烟对身体不好。”

“嘁。”

佐助手中没了烟,只好叹了一口气,将头埋在双臂中。因为调职,他最终选择了面对他和鸣人的情感。

然而一切还是来得太猛烈了,就算分开,他恐怕也会深陷名叫漩涡鸣人的泥沼。

但是恋爱不是人生的一切,他也有自己人生的责任。

“我要调职了。下个月。”

将这件事告知鸣人,佐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然而,仿佛失聪一般,鸣人迟迟没有回复。

佐助不敢回过头看鸣人的表情。

一向多话的男人沉默了,多半是真的在思考吧。

啪嗒,打火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佐助用眼角余光瞥见了鸣人狂吸了一口香烟。那正是刚才从他嘴里抢走的香烟。

一大口一大口地吸,直到半支烟的功夫后,鸣人才开口。

“还回来吗?”

佐助有些疲惫的闭上眼。

“不清楚。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无能为力的存在。作为年轻的组长,鸣人虽然行动力强又有干劲,但是极道成员,注定无法离开属于自己的地方。

所以佐助的调职,意味着分别。

又过了半支烟的时间,鸣人接着说道。

“三年。如果你三年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我无法失去你。”

这大概是留在佐助心里,最性感的声音。

 

 

6.

两年后,木叶城依旧是繁华的木叶城,木叶警|察局所管制的市中心区域,金蟾组依旧是有名的仁义礼的黑道组织。

新晋升警|察补的宇智波佐助在上任的前一天,沿着熟悉的商业街闲逛。

美雪音像店是个熟悉的店面,除了海报上的美女换了人,招牌还是原来的样式。

……作为金蟾组的一个根据点,鸣人经常会在这边休息。

刚好往这边走的一个年轻男人看到了佐助,立即紧张地行了个礼。佐助想了几秒钟,才回忆起来这个名叫木叶丸的小弟。

“大姐……不,宇智波先生,您终于回来了!”

木叶丸的这句话似乎被音像店里的某人听到了。

“佐助——”

如果飞奔出来的鸣人手里没拿着粉色巨乳护士装的杂志,佐助大概还会和鸣人打个招呼。但是现在,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宇智波警|察,今天依然是一个暴躁的男子。

此时,他只想将这个讨厌的金发男人甩得远远的。

不过要是被追上来的话,姑且就原谅他吧。

想到这里,佐助不知不觉扬起唇角。


 

 「完」



评论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