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嘴上说着不弯

CP: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分级:R15

TAG:现代AU,艺术生鸣X理工男助,直掰弯,神经病OOC,一点都不好笑

前段时间我收到了各式各样的投喂,我真的非常感动QVQ我想要一一回报,可是我真的心有余力不足,于是只能在跨年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时间一次性结账,货既出概不退

感谢  @力拔山河兮 @午夜茶  @法克鱿鱼小王叽  @孤花与素心  @拉面  @即使变回中三病也要  @即使抱着鸣人的胸肌也还是   @うちはサスケ 

(直到艾特才发现自己真的被投喂了好多……请原谅我这像是挂人一般的点名,我也很绝望_(:зゝ∠)_

以下正文:


00

作为一位自诩优秀的油画艺术生,英日混血儿漩涡鸣人终于在顶住所有外界压力、克服自身懒惰后以优异的成绩来到了梦想中的爱丁堡大学艺术学院。

离开家乡伦敦的那一天,望着远去的乌云与暴雨,他坐在火车上笑出了声,心想虽然没能去到阳光更多的地方,但只要是离开了那个常年一言不合就下雨的地方,他就开心到飞起。

而现实是,他一出爱丁堡Waverley车站就被淋得像只耷着脑袋的金毛。

“Shit!”怒骂一声后,他艰难地边查地图边拖着箱子往宿舍走去。

 

01

鸣人幻想过很多种自己舍友的情况,比如做菜超棒的中国人、一身咖喱味的印度人、和自己一样绅士的英国人……

可他就是没幻想过一个漂亮的日本男人,是的,漂亮,是的,日本男人。而且他也没想过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会尴尬成这样。

当鸣人全身湿淋淋、哆哆嗦嗦用钥匙打开门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正在擦头发的半裸男——美丽到模糊性别的脸、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锁骨、滴着水的黑发……

就算鸣人是一个直男,他也快要因为眼前美好的肉体而过呼吸了。

相对于完全愣住的金发青年,刚洗澡出来只围了一条浴巾、被看光了上半身的黑发青年反而淡定如斯,他甚至还向前走了两步,“你好,我叫宇智波佐助,来自日本。”

清冷的声音掩盖了英语发音的缺陷,也把鸣人从震惊中拉了回来,本着热情的天性与绅士的风度,他也赶紧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好,我叫漩涡鸣人,来自日……咳,我妈妈是日本人,我生长在伦敦。”

在鸣人的认知里,接下来就是诸如“你是什么专业”、“希望我们以后能相处愉快”之类的客套话,再不济也是“今天天气真糟糕啊”这样缓解尴尬气氛的话语,可他没想到他的新舍友在交换名字后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被晾在门口的大金毛吸了吸鼻子,他有理由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看对方身体的眼神太过色情,而被对方在心里盖章成一个变态。

想到这里,他又吸了吸鼻子,心里坚定道:“嗯,没有血腥味,我才不是个变态。”

 

02

在遇见宇智波佐助之前,漩涡鸣人对理工男的印象停留在高中好友犬冢牙身上——审美怪异,一件英国人看了会流泪、法国人看了会沉默的灰色大衣能穿一年;除了遛狗以外不喜欢任何运动,只想待在家里静静发霉;情商低,就算移民到以绅士文化著名的国度、生活了近十年以后,他依然是party的绝缘体、聊天的终结者。

当然了,牙还是有优点的,至少冲着他数理化成绩不错这一点,鸣人就能再当他好朋友、继续抄他作业好几年。

遇见宇智波佐助以后,漩涡鸣人开始反省自己曾经对理工男的歧视与偏见。

谁说理工男审美怪异?就算舍友宇智波经常穿着家居服就在厨房和客厅里转悠,可一旦他准备出门,随意搭配出来的衣服也是赏心悦目的,当然了,鸣人想那张脸和那身材加了很多分。

再说运动,佐助不要太爱运动哦!鸣人经常能看见黑发青年在健身房里击打沙袋、挥洒汗水的身影,那严肃的表情、那凌厉的眼神……哪怕后来证实是因为他写不出代码心烦意乱就想要暴打什么来发泄,鸣人也坚持这就是爱运动的表现,不服来辩。

最后说情商低与学习好,其实由于第一次见面的尴尬,鸣人早就在心里默默给佐助打上了沉默寡言、尴尬制造机、空有一张漂亮脸蛋的标签,可后来的一场party不仅粉碎了这些埋怨,而且还让鸣人见识到了宇智波的另一面,然后他就不可自拔地想要和人家成为好朋友、立志成为一名合格的佐吹。

带佐助去那场party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鸣人看自己舍友竟然在新生周这个聚会与约炮齐飞、社团招新与信徒入教共舞的日子里超过两天没出门——这太不可思议了,他一定会发霉的——鸣人半拖半拽着宇智波来到艺术学院的小型聚会之中。

把手搭在黑发青年身上,和对方碰杯之后看着远处被一堆姑娘围在中间的一个胖子,鸣人语气中的调侃十分明显:“那也是你们信息学院的,整天混在我们学院的party中,每次都一本正经地给女士们科普所谓的机器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你看不上他的科普能力还是看不起AI(人工智能)?”顺着舍友的视线望去,佐助漫不经心地问。

“我只是在想,或许你可以通过和他搭话而进入姑娘们的包围圈。”鸣人笑得非常友好,看起来是在给室友诚心的建议。

“反正也无聊,我就帮你这个忙。”

“什么?”

“你看起来一副非常想打他脸的样子,感谢你信任我的专业能力。”

“有吗?”

“哦,我想回去了。”

“佐助你还是试试吧。”

真的,一开始,鸣人只是想开一个充满恶趣味的小玩笑,可等他真正见到佐助是如何走到众人面前,端着一副淡漠无害的模样,以学术讨论的态度,不卑不亢、进退得当的说话方式把胖子说得哑口无言,顺便俘获一堆冒着爱心的眼神时,他为拥有这样的室友而骄傲、自豪。

尤其是当佐助回到自己身边、趁没人注意轻轻翘起嘴角时,鸣人的心就像是被一根涂满麻醉剂的箭戳中,瞬间没有了动静——他想要亲近这个笑得非常好看的室友。

 

03

“……我告诉你,来日本以后我才发现,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镇……”心不在焉地听着电话那端牙兴奋的发言,鸣人打了个哈欠——时差可真要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听一个大男人抒发感情?

眼看着时钟就快要来到“3”这个数字,他决定打断好友在他深夜的真情实感,可就在这个时候——

“最近我看了一部叫《羁绊》的电影,你知道吗?男一的名字和你一毛一样,男二和你舍友的一毛一样,笑死我了。”

诶,有点意思,听到有关舍友的话题,鸣人顿时精神了一点。

“什么样的电影?”

“咳,这边的评价是写作‘友情’读作‘爱情’。”

“哈?”

“里面男一男二简直基得不忍直视,电影全长才两个半小时,男一就追着男二跑了两个小时,所谓千里追妻。台词还包括了什么‘你痛我也痛’、‘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之类的话,我有点搞不懂日本人的爱情观,这放在英国拍出来,绝对是一对基佬吧!”

“……你这么说的话,难道男一和男二不是一对?”

“拜托,这可是日本,同性恋不合法好吗?!有兴趣你可以看看这部。不过我怀疑你能不能看下去,毕竟总是听到男二叫你的名字什么的真是太好笑了,而且看你每次跟我通电话都会讲讲你那个漂亮的小室友,我有理由怀疑你看完以后会不会学着男一追男二那样就去追求他,哈哈。”

听到这里,鸣人心里一紧,脑中浮现佐助各式各样的神情,他忽然有些慌,下意识就反驳道:“你脑子坏了?喜欢我的姑娘们可是排着队的,关键是我对男人的屁股没兴趣啊!虽然佐助是挺好看的,人也好,做饭也好吃……”

“白痴,你知道你后来在说些什么吗?”牙打断了每次电话必听一遍的夸赞,要说以前他还不担心美女环绕的好友会跟男人在一起,可经过这些日子的判断,他现在真的很担心好友或是好友室友的屁股啊,“反正你自己注意点,毕竟你可是生长于英gay兰啊。”

“英gay兰怎么了!?英gay兰就不许有异性恋了?!我们虽然生产gay,但是我们还爱护gay啊!比你现在所在的那个同性恋都不合法的国家好多了好吗!在女王的带领下,我们一定可以 make En-gay-land great again!”“gay”这个单词好像刺激到了鸣人,他越说越来劲,“在这里,我和佐助不用躲躲藏藏,我们可以在阳光下拉小手,我们可以在众人面前亲吻,我们……”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听筒两边都没了声音,一个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另一个不知道该怎么接。

“……我好困,睡觉了。”

“……嗯。”

 

04

鸣人坚信跟牙的通话是因为自己被他带了节奏,什么gay不gay的,第二天他和佐助的相处依然很朋友好吗?!跟他说的那部什么基佬电影《羁绊》根本不一样!

说到这部电影,其实鸣人挺好奇的,于是第二天他就去网上找资源看了。

看完的结果就是他疯狂地给牙打了十几个电话活生生用手机把处于沉睡状态的好友震醒,“WTF!为什么鸣人和佐助最后没有在一起,反而是跟两个前面连感情铺垫都没有的女人结婚了!?”

牙的内心是崩溃的,在他以为鸣人出什么事了以后结果对方给他来了这么句话,这就像是怀着悲痛的心情去参加一场重要人的葬礼,结果发现根本没有葬礼,人家只是邀请你在墓地蹦D一样魔幻,于是他只能“哈?”了一声。

“什么!?你居然还敢装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是个悲剧?还敢推荐给我看?你要是在我面前,现在我就揍你。”

“你发什么疯?就算鸣人和佐助没有在一起,你不是还能和你室友在一起吗!?那只是个电影,放过人家好吗!也放过我好吗?!以后除非有人死了,不然别凌晨给我打电话!”

“嘟——”

谁还没点脾气?牙今天终于硬气了一回。

而被挂断电话的鸣人楞了一下,心里因为好友的话感觉痒痒的,可他又想自己对佐助真的只是单纯欣赏,而且还是那种兄弟般的情谊。他整个人都矛盾起来,最终只能心烦意乱地把锅甩给电影,“去他妈的编剧,辣鸡!”

 

05

或许是因为佐助自己的交友圈太小,又或许是因为鸣人与他住得最近,总之,佐助最要好、最亲近的朋友就是他的室友漩涡鸣人,其次就是在同一个实验室、也是来自日本的春野樱同学。

说起小樱,其实鸣人第一次在客厅见到她与佐助抱着电脑讨论专业问题时,他以为那会是一个温婉而又干练的女人,就像多数大和民族的女性给人们留下的印象那样。直到他见到小樱一边骂桌上放着的机械手臂,一边示范般徒手掰开一个苹果。

嗯……怎么说呢……古有罗马摔跤,今有宿舍开果,暴力也是一种原始的美……

 

06

“Damn it!为什么在我要走的时候下暴雨?我可是女孩子啊,难道要我淋雨跑回宿舍?”

鸣人被客厅里的哀嚎声吸引了出来,他看了看桌上的各种零件以及电脑后,先是感叹了一句理工科真是辛苦啊,然后才问忙到凌晨的两个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他发誓,小樱现在看他的眼睛就像是饿狼看见羔羊。

“鸣人你的房间里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吗?”

“呃,就是一些画在桌上,地上架着几个画板,放着一堆颜料什么的……”鸣人的声音越说越小,他求助地瞄了眼佐助,在看到对方无奈地指了指噼里啪啦砸在窗户上的雨点后,他才反应过来,立刻干脆地说:“小樱你就睡我那吧,我睡客厅沙发好了。”

粉发女孩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满意,碧绿的眼睛里有一丝为难,直到黑发青年对着鸣人说了句“我的床也够大,今晚你就跟我挤一挤,客厅太冷了”,她的表情瞬间变得高深莫测,然后她就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

 

07

感受着不远处的一个热源,鸣人觉得这个发展有点快——他们居然直接就滚上了一张床,而且盖的还是同一床被。

男人和男人是怎么做来的?是应该先搂腰还是先摸腿?是应该先揉|胸还是撸……

停!鸣人狠狠闭了一下眼睛才又睁开,深呼一口气,在内心默默唾弃刚才满脑子黄色废料的自己。他们明明是好朋友啊,自己怎么这么禽兽,只是单纯地挤一个晚上,居然就想着上人家,这一定是垃圾电影和牙的问题,他们污染了纯直男的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又慢慢吐出一口浊气,鸣人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抛去所有杂念之后,他终于有了困意。

然而,上帝不会轻易地放过这个被选中的英gay兰人。

鸣人发现佐助在朝自己靠近,这里的靠近,是字面意义上的身体靠近——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袭来,紧接着就是越来越近的身体——鸣人屏住呼吸,心跳得越来越快,等到那结实的背脊隔着布料贴上自己的胸膛时,他全身都僵硬了,手指脚趾全部绷紧,脑中充满了“我是谁”、“我在哪”和“我要做什么”这样的哲学问题。

三分钟后,鸣人的身体终于因为长时间的僵硬而猛地抖了一下,换来的就是佐助有些不满地蹭了蹭,外加咕哝一声:“唔……”

原来我是真的喜欢佐助啊,那种爱情里的喜欢……

漩涡鸣人终于在这个夜晚、在完全无法反驳的证据下承认自己弯了,因为此刻面对室友睡着后无意识的行为,他硬了。

在心里承认的那一瞬间,他就像是丢掉了一个大包袱,一扫几周以来的烦闷与纠结,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为一个长得好、身材好、学习好、做饭香的男人弯了完全就是必然嘛,佐助那么优秀,不喜欢他的才是异端吧?

不要妄图上车

 

08

来英国留学之前,佐助对同性恋的概念存在于同班女生的漫画本上——高中时身为一名优秀的风纪委员,等到毕业时他没收的BL漫本在塞满了班主任的所有抽屉的基础上,还塞满了隔壁班主任的所有抽屉。

没收第一本小黄|本的时候,佐助好奇地偷偷看过两眼,无论是交缠在一起的肉|体,还是羞耻度爆表的对话都对当时那个纯情到只在电视上看过亲亲的少年造成了心理上毁灭性的打击,他没能看完三分之一就合上了书。

世界好可怕,原来男人被插是会流血的啊,这是佐助的第一观感。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拿到手的小黄|本越来越多。其实每次刚拿到的时候他总想着这没什么意思,都是套路,就不看了直接交上去吧,可最后总是抵不住诱惑看完以后才上交。这也就造成了这位少年宇智波博览群漫、最终成为男|男性|爱理论上的老司机的结果。

当然了,佐助表面上依旧是那个十分禁欲、一心沉迷学术的好青年。

而来到爱丁堡以后,或许是因为看太多小黄|本终是要还债,他在命运的牵引下加入了LGBT群体,对象就是他的室友——漩涡鸣人。

说起这个混血儿室友,佐助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傻气十足,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所谓英伦绅士的魅力,他就像是自己从小就想养却一直没能养上的金毛犬,时常露出傻兮兮的笑,还笨手笨脚的需要别人照顾。

他有时候还有些神经质,比如有一天不知道他看了什么东西,见到自己的时候突然就抱了上来,仿佛哭过那般带点鼻音说道:“佐助,你家庭幸福,而且还没有结婚真是太好了,你辛苦了。”

家庭幸福?结婚?辛苦?

佐助内心的问号一个比一个大,完全不知道该接什么样的话,但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抱着也太奇怪了,于是他清了清嗓,“为人民服务。”

嗯……看上去他的室友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可……谁管他呢。

他的室友还很胆小,记得有一次附近发生了碎尸案,就算当时没有找到凶手,可无论怎么样正常人都不会有幽灵作案这种荒诞的猜想吧?

“你看,那个法国男生是在巷子里消失的,然后他碎掉的尸|体又在巷子里被发现了,这凶手一定是幽灵,一定是!”

“所以这和你跑到我的床上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先不说这种狗屁不通的逻辑,佐助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强行冲进自己宿舍、滚到自己床上、躺进自己被窝的大型犬扔出去。

可对方并不买账,甚至得寸进尺地搂紧自己的腰,犹如一个被暴徒欺压的女孩那般用头上的金毛在自己胸前蹭来蹭去,并伴随着假到不能再假的哀嚎:“佐助,那可是幽灵啊,他肯定专杀长得帅的,我好害怕,我要跟你一起睡,你就忍心拒绝你亲爱的舍友这点小小的要求吗?难道大和民族就是这样一个冷漠的民族吗?我好伤心,我好失望。”

“你这是碰瓷你知道吗?”佐助一脸嫌弃,他使劲推了下金发青年,确定实在赶不走后自暴自弃地躺下,“睡这也可以,别抱着我,别靠近我。”

“就算我现在不抱着你,过一会你也会自己到我怀里来啊!”

虽然说完这句话鸣人就赶紧闭嘴了,可佐助还是抓住了重点,于是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拥有睡着以后自动贴近热源的怪癖。

但这也不能是他漩涡鸣人跟自己叫板的理由!

“你的理由很棒棒哦,要不要我给你发朵小红花顺便奖励你一个爱的抱抱?”说完这句话后佐助趁着金毛愣住的一瞬间动作利落地把他踹下了床,十分解气。

 

09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佐助心甘情愿地把心交给了他。

在漩涡鸣人跨年夜的告白之前,佐助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他谈恋爱,但等他见到那被夜空中的烟花照亮的帅气的脸,望着那双湛蓝的眼眸,听着那犹如大提琴演奏般悠扬的声音——

“曾经我的梦想是带着画板走遍世界,我要把那些美丽的风景用我自己的感情与色彩描绘出来,但现在我想在这个梦想中加入一个你。佐助,我想背着画板与颜料,然后牵着你逛遍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佐助的脑中自动浮现出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然后他就发现——漩涡鸣人早已融入自己的世界,他熟悉自己世界中的每一个角落,并且拿着画笔为它们涂上了属于他的色彩。

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佐助握住那一直僵在半空中的大手,弯起唇角,“顺便背上我的电脑,我可得靠它赚钱养你。”

 

10

牵手、拥抱和接吻,这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尽管佐助不知道英国人恋爱的节奏到底是怎样的,但现在来看,由自己掌控的进度还算不错,毕竟自己的恋人从没抱怨过。于是按照内心制定好的计划,在恋爱一百天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他想是时候全垒打了。

仰仗丰富的漫本经验,再加上偷偷恶补几天的G|V,刚买完避|孕|套和润|滑|油走在回寝室路上的佐助坚定地认为自己一定能给恋人带来一场完美的性|爱初|体验——先把他压倒床上,再狠狠地吻他,接着脱掉他的衣服,为他|撸|一发,然后就把润|滑|剂涂到他的屁股上……

佐助幻想的步骤全部都近乎完美地实现了,为什么说近乎完美呢?因为在他看来唯一的瑕疵就是他们两个的位置完全对换了!

说好的我在上呢?说好的让我表现我勇猛的一面呢?说好的我一杆枪战一夜呢?

被人按在床上整整不停歇艹了五个小时的佐助虽然身体爽了,可心里还是不服气的,又想到润滑剂是自己买的,那个被人家嫌小了一号而弃用的避|孕|套也是自己买的,他内心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

一定是漩涡鸣人早就计划好了,不然怎么解释自己一上来就被对方吻得晕乎乎的,而且对方的手就像是早就熟悉自己的身体那样,摸哪哪抖,碰哪哪颤。

亏他还以为金毛是纯良,结果其实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想到这里,佐助眯起眼睛重新审视自己的恋人,“混蛋,你是不是早就开始算计我了?”

一边按摩恋人酸疼的腰,一边抓着人家的手捏来捏去,鸣人脸上的表情非常无辜,“什么算计?我一直都按照佐助你的节奏来的啊,你说要做我才做的,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打|飞|机。”

后面那个不用说好吗!因为我也……

佐助的脸更黑了,他拍开金发青年在自己腰上揉着揉着开始作妖的手,“那我说我在上面,你怎么没听我的?”

“在英国,上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掌握了敏|感|点,谁就是上面的那个。”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那么多敏|感|点?”

“趁着你睡着了摸出来的啊,你都不知道,每次摸到那些地方,即使你睡着了身体也依然会抖,就像猫咪发……”

 

11

后来,漩涡鸣人体验到了电影《羁绊》里同名男主人公遭受的那般艰辛的追妻之旅。


FIN


大家跨年快乐!!!啊,这居然就是我2016年最后一篇鸣佐,有点感慨……

真的,爱鸣佐的大家都太好了,太太们特别勤奋,看文的gn们也特别可爱QVQ爱你们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也都一起待在坑底,希望太太们加油产粮来爱他们(努力起来啊,不产粮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提起小鞭子了!),我也会继续努力哒ww

抱住大家,明年见,么么哒(づ ̄3 ̄)づ╭❤~

评论(98)
热度(706)

2016-12-31

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