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近距离恋爱(上)

感谢投稿!!!港真,这货刚跟我讲一鸣两助的脑洞时,我以为她会很快填出来,然鹅:)

好吧,只有上也聊胜于无!

来来来,我先给大家排排雷:这是一篇3|P鸣佐,没错,你没看错,3|P,鸣佐,这里的两个助是叔助和16助,他们俩是亲兄弟,鸣是19鸣ww(啊,幸福的鸣人

如果能接受这个设定的话,其实很好吃!!!!!(来,张嘴,吃邪教安利

为了督促辣鸡胸肌能够写完这篇,我向她保证了,如果她写完,我喂她两鸣一助3|P,这里两鸣也是兄弟ww(换我来给助爽一爽XD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From: @即使抱着鸣人的胸肌也还是 

#我爱萌萌,萌萌使(chao)我快(kai)乐(qiang)#

现代AU,OOC预警,年龄操作有,一鸣两佐设定你们没看错就是3P

年龄的话大概是:叔佐=佐助/板寸鸣?/蛇窟佐=sasuke

高富帅人设不崩(大概),宇智波兄弟爱不崩(Maybe)

惨痛的现实告诉我们,脑洞不要随便开,不然每天都在枪口下生活

所以这篇又名《枪林弹雨》(nt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末的清晨总是美好的,能够安心地沉浸在美梦之中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无疑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相对的,如果在这种时候被吵醒那必然是会让人无比崩溃的一件事。在鸣人第五次试图将自己蒙在被子里逃离越来越频繁的门铃声时,终于想起他的竹马竹马兼室友出差未归,只好认命地抓了抓一头睡乱的金发打着呵欠去开门。

       因为前一天晚上熬夜打游戏的缘故,鸣人几乎是靠着本能闭着眼走到了门口,完全忘记了室友之前嘱咐的开门之前要先确认对方是谁的忠告,以至于他在打开门后看到一个缩小版室友时,一时间完全当机,脑海里只有“室友被黑衣组织喂下了APTX4869该怎么办?急在线等!”这一个想法。然而对方则要淡定得多,因为比鸣人几乎要矮上一个头的缘故,对方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看到鸣人依旧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只好率先开口。

       “初次见面,我是Uchiha Sasuke,宇智波佐助的弟弟,我想我哥哥应该有跟你说过今天我会搬来和你们一起住……不知道您是否有印象呢?”

       少年清冷的声线以及有些别扭的发音却并没有让鸣人放弃某些奇怪的设定而是更加紧张兮兮地将人一把拉进公寓,又不放心地在四周张望了一圈才放下心来关上大门后,才回过身看着缩小版的室友,眉心几乎要拧出一个川字来,一脸严肃地开口。

       “好了佐助,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可以不用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告诉我你是在哪里被喂药了,公园吗?还是地下室?你放心吧!我绝对会打败黑衣组织拿回解药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的我说!!”

       “……”

       sasuke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认真地胡说八道的金发男人,在门口按了半个多小时的门铃再加上因为旅途劳顿睡眠不足的怨愤,终于在此刻爆发,但是良好的教养却只是让他有些情绪失控地低声咒骂了一句,掏出手机快速地按了几下屏幕,两人之间的距离和鸣人的身高优势让他很轻易地就能看到屏幕上大大的“佐助哥”三个字,还来不及开口询问,便听到手机被接通,熟悉的低沉声线从那头传来,似乎是还未睡醒,带着浓重的鼻音。

       “sasuke?出什么事了吗?”

       “抱歉啊哥哥,吵醒你了吗?”前一刻还冒着黑气仿佛要毁天灭地的少年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突然就变得柔和起来,鸣人正在惊讶于“人类变脸能有多快”时,听到少年继续说道。

       “……啊,我已经到了,但是有些情况需要你向那个……你的室友,解释一下情况。”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手机便被递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少年的眼神逼迫下,鸣人抖抖索索地拿起手机,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佐助?”

       然而对面并没有答复,只有轻轻地呼吸声,鸣人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少年,对方正挑着眉看着他,然而自己实在是没有再次吵醒佐助的勇气,只好挂掉手机,递给少年。对方似乎有些讶异谈话结束得如此之快,有些好奇地追问。

       “哥哥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睡着了的说。”鸣人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脸,看着少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两人继续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站在玄关也不是办法,再说既然是佐助的弟弟自己也应该好好地照顾他才对,看着对方有些乌黑的下眼睑,不由地叹了口气。

       “嘛……总之先在这里住下来吧,佐助经常这样的习惯就好了,抱歉刚刚说了奇怪的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漩涡鸣人,是佐助的室友的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准备房间,其他的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吧!说起来……你的行李在哪里?”

       鸣人看了一圈,除了少年随身背的双肩包以外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包裹。

       “我办了托运,不过出了点问题,大概今天下午会送到这里……”少年眨了眨眼回答道,“那就麻烦您了,漩涡鸣人…さん?”

       “……嗯……さん?”鸣人摸了摸鼻子,显然对这个称呼似乎并不是很满意,盯着少年陷入沉思。对方对于日语似乎并不是十分擅长的样子,被鸣人这样盯着不由得涨红了脸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话了。犹豫再三,有些试探性地开口。

       “那…鸣人ちゃん?”

       突然被这样称呼的鸣人没忍住笑出了声,可是少年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气鼓鼓地瞪着自己的样子不由得让鸣人想起佐助小时候被自己惹怒了也会这样做出这样的表情,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黑发。

       “咳……抱歉啊我说,我不应该笑的,不过ちゃん这个称呼是要对很亲密的人才可以这样称呼哦!记住了吗?你就和佐助一样叫我鸣人吧!好啦……不要生气了,要是不嫌弃的话你先去我房间休息吧,我去帮你收拾新房间。”

       “嗯……好的,那就麻烦你了……但是……”少年依旧红着脸眼神开始有些飘散。

       “嗯?怎么了?”正准备去收拾房间的鸣人闻言顿住脚步,转身看着少年。

       “那个……鸣……鸣人……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

       鸣人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才想起昨天洗完澡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打游戏,以至于现在只穿了一条印着鱼板图案十分幼稚的平角内|裤。

       “哦……抱歉啊……等我三分钟……”

       看着红着脸光速消失在自己眼前的金发男人,sasuke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松了口气。不一会儿鸣人便穿戴整齐出现在客厅,简单的黑色V领T恤下包裹着爆发力十足的肌肉,然而下身的橘色运动短裤让sasuke忍不住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双眼,开始哀悼自己以后的生活,明明是为了自己所憧憬的哥哥回到了日本,但是想象中兄友弟恭的完美生活,还未开始便插进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白痴实际上却是十分白痴的金发男人,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不过既然他回来了,那么佐助哥的家里就不再需要其他的人了。





TBC(大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注

ちゃん:是非常亲密的人之间的爱称,主要是对晚辈或者很熟悉的平辈之间的带有亲热感的称呼。翻译的时候一般译为”小……“
さん:是比较正式、正规的礼节性称呼。运用范围最广,所有关系都可以用桑来称呼。但是熟悉的人之间用桑会有距离感。

嗯……这个梗以后会用到

至于为什么sasuke日文不好以后会解释的w

最后的最后……希望萌萌看得开心啊我说w

我去看我家胖迪了hhhhhhhhhhhhhhhhhhhhhh

评论(17)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