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I'm Yours [0]

TAG: 年上(28鸣X18助)多重身份·天性热情·追求自由·小太阳·鸣 X 霸道总裁·外表禁欲纯洁·内里病娇·助,后期会有监禁PLAY这是一篇教你如何养成一个病娇的科普文,这还是一篇教你如何面对病娇追求的科普文

啊,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挖坑了,让大家等这么久真是抱歉QVQ

来来来,多的话就不说了,快来吃下我病娇助的安利!!!我真的超萌病娇,再搭配助,我的天,搞他搞他!!!(陷入疯狂

以下正文:


漩涡鸣人在第一次陪孩子们玩耍的时候就被那个漂亮的男孩儿吸引了注意力——光洁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粉嫩的薄唇、象牙白的皮肤……最关键的是,他有一对比世界上最顶级黑珍珠还美丽的眼眸——每当被那双眼神纯粹的眼睛注视时,鸣人就会有一种对方在跟自己说话的错觉。

是的,那是错觉,因为那个男孩从没跟鸣人说过话,一句也没有。

按理来说,身为孤儿院里新来的大学生义工、临时的生活老师,又长得一副阳光帅气的模样,鸣人应该很受欢迎。而事实上,他确实很受欢迎——除了那个名叫“佐助”的孩子,好像没有哪个小孩不喜欢围着他转。

可没有任何理由的,鸣人偏偏特别在意那个不搭理他的孩子,甚至于他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想方设法地逗那个孩子说话。

从孤儿院院长静音那里了解到,佐助是在大概一两岁的时候被警察送进这家孤儿院的,当时水之国捣毁了一个大规模贩卖儿童的组织的基地,救出许许多多来不及拍卖的孩子们,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当时佐助太小,只能咿咿呀呀勉强说清楚自己叫“佐助”,或是叫几声“爸爸”、“妈妈”和“哥哥”以外,他根本不记得家的地址和家人的姓名,于是长时间联系不到他家长的警方只能无奈地把他送进了孤儿院。

佐助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别的小孩需要学一周的东西,他总是能够一天就学完,再加上他长得好看,性格也讨喜,所以刚开始,孤儿院的小朋友们都喜欢这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但或许是因为上帝总想要毁掉一些美好的东西来体现人生的艰难,所以就在佐助逐渐融入孤儿院这个大家庭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这个意外并不是什么令人特别痛苦、悲伤的事情,反而像是一杯白开水那样平淡无奇——在一次数学课上,佐助成为全班唯一一个拿到满分的人。

孩子们的世界很美好,他们有美化世间所有丑恶的能力,在他们的世界里,仿佛所有事物都是明亮的、充满善意的;可孩子们的世界又很可怕,因为天真与无知,所以他们也能顶着一张张纯洁无暇的面孔做出满怀恶意的事情。

他们不懂嫉妒心从何而来,却会因为嫉妒而本能地排斥那个优秀的人。

佐助就是这样被孤立起来的——那个满分之后,渐渐地,再没有小朋友愿意跟这个总是能够拿到老师的第一朵小红花、总是能够轻易获得老师的赞赏、总是能够扬起最漂亮笑容的孩子玩耍了。

尽管孤儿院里的老师们一直都从中调节,可换来的却是明面上的附和与背地里的变本加厉,于是,佐助开始变得不爱说话,他总是静静地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角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们找过心理医生来给他检查,医生说他现在已经有患上轻度自闭症的可能性了,我们也很急,可是没有办法。”鸣人还记得,静音是这样说的。

 

每天的午休时间总是白天里孤儿院最安静的时候,同时,也是鸣人最放松、开心的时刻,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那个他一直感兴趣的孩子和他那个闲暇之余的恶趣味。

漫步来到教室门口,果不其然,鸣人看到了那个每天中午都坐在教室里最后一排看着窗外阳光的黑发男孩。

金色的阳光为那双纯净的黑眸增添一丝光彩,让它看上去就像是装下了整个五彩斑斓的世界那样令人移不开眼睛,鸣人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不紧不慢地走到男孩面前:“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小佐助眼中的世界啊我说。”

与往常一样,黑发男孩没有任何回应,他保持着扭头看向窗外操场的姿势,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那轻轻起伏的胸膛,甚至会有人以为这是一座漂亮的雕像。

但鸣人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他拉开凳子与佐助面对面坐下,静静地观察着这个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孩子。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佐助率先打破平静,他站起身,绕过鸣人横在课桌间的大长腿就准备离开,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大手就夹住他的腋下,然后他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唔……”身体失衡的男孩不由自主地惊呼一声,双手紧紧地抓住金发青年有力的胳膊,那张美丽的小脸上终于出现鲜活的表情。

望着那双如猫眼般睁得大大的眼睛,鸣人笑起来,湛蓝的眼眸中噙满温柔:“原来小佐助还是会被吓到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男孩从有记忆以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也从没见过这样恶趣味十足的老师,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应付,于是只能暗自憋红一张脸,一言不发。

看着佐助那犹如陷入困境的小兽试图用自以为凶狠的目光逼退强敌一样的行为,金发青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一口白牙,幼稚地模仿起对方的表情:“再不说话就把你吃掉。”

“白痴……”一个细小的声音就这样忽然出现。

鸣人楞了一下,紧接着内心就涌现出狂喜,他故意压下嘴角的笑意,略显凶狠地扬了扬眉:“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白痴。”这一次,黑发男孩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甚至连音量都大许多,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还安静地直视鸣人的眼睛,仿佛是一种挑衅。

这下,金发青年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喜悦,他又把男孩举高了一些,而且还附赠几个优雅的转圈,然后就把男孩抱在怀中,单手托住那柔软的屁股,空出来的手趁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捏了捏那嫩滑的脸蛋:“小佐助第一次跟我说话我很开心哦,不过为什么要骂我呢?我很惊讶你居然会骂人诶我说。”

黑发男孩抿了抿唇,没再接话,他有些不自在地在青年怀中扭了一下,耳尖和脸颊都染上夕阳的颜色。

感受着怀里孩子身体的僵硬,鸣人的心蓦地疼了一下,就像被密密麻麻的针尖扎过,又酸又麻。他不禁想,佐助这样可爱的孩子,如果没有遇见那些可恨的人贩子的话,他现在一定会待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吧。

那样的话,他就能健康快乐的长大,然后就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孩子那样习惯了大人们的喜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自己的好意显得无所适从,同时也无法招架自己的热情。

想到这里,湛蓝的眼眸中荡漾出柔和的光,鸣人稳稳地放下黑发男孩,接着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唇边是温和的笑意,“小佐助以后也要多和我说话哦,就算是骂人也没关系,我想听。”

男孩的眼神很干净,在金发青年说完话后,里面划过一丝明显的疑惑,紧接着是犹如敏感的小动物般的警惕和怀疑,他木着一张小脸安静地望着自己的老师。

尽管感受到了佐助的排斥,可鸣人还是看清了隐藏在那些负面情绪下的点点欣喜,于是他也不急,就这样大大方方地保持笑容任由男孩打量。

终于,男孩又深深地看了眼高大帅气的老师后,沉默着转身离开。

 

夏夜的风徐徐而来,一扫白日里的炎热,让人感觉十分凉爽。伴随着蝉鸣声,鸣人不急不缓地走在孩子们寝室外的长廊里,那头柔软的金发在黑暗中依旧耀眼,可他脸上的表情却因为一半被月光照亮、另一半被屋檐的影子埋藏在黑暗中而显得模糊不清。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呜咽,那声音就好像刚出生的小奶猫般细小而软糯——这很奇怪,尤其考虑到现在已经很晚了,这很难让人不产生什么恐怖的联想——他不自觉停下脚步,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虽说他平日里胆子很大,可事实上,面对一切与怪力乱神有关的东西,他的胆子就会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迅速瘪了下去。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鸣人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如夏日阳光下的海洋那般漂亮的眼眸微动,他又集中精力去仔细分辨周围的声音,就在这时——

“呜……妈妈……哥哥……呜……”尽管夹杂着哭腔,可凭着优秀的耳力与良好的记忆力,鸣人还是立刻就确定了声音的主人——佐助。

他蹙起眉头,心中还在犹豫是否要进屋关心一下情况,但他的身体却率先做出选择——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根据对声音位置的判断,他在黑暗中灵活地移动,不一会,他就来到了房间角落里的床边。眼睛已经适应黑暗的环境,他轻易地捕捉到那在床上缩成一个团、偶尔抖动的身体。

做噩梦了吗?

这是鸣人的第一反应,毕竟以他对佐助的了解来看,如果小家伙是醒着的话,一旦察觉到有人靠近,那么他一定不会继续哭泣的。

没有给金发青年继续观察的机会,男孩主动给出了答案。

“呜……妈妈……”佐助猛地抽噎了一声,仿佛是一头被逼到绝境的小兽,平时干净清脆的声音染上一丝沙哑,十分令人心疼,他的双臂就像是想要挽留什么一样死死搂住盖在身上的被子。

鸣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犹豫,他伸手温柔地擦去男孩眼角不断冒出的温热液体,然后俯身凑近那因泪水而微凉的脸颊。

“乖,没事的……佐助,没事的……”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低哄。

低沉磁性的嗓音与温暖的大手就像是被赋予了魔力,经过它们的安慰,原本还在抽泣的男孩渐渐平静下来,呼吸也变得绵长,可就在金发青年以为他陷入梦乡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眼睛在黑暗中缓缓睁开。

眼眶中残留的泪水让佐助一时之间无法看清眼前的景象,于是他用力眨了眨眼——那咸湿的液体又争先恐后地从眼角滚出,却在还没来得及滑落时就被带有薄茧的拇指擦去——视线在黑暗中逐渐清晰,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那抹在一片漆黑中无比耀眼的金色。

他楞了一下,然后就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朝那片金色摸去,等手指真正触碰到那柔软的毛发时。

像阳光一样,暖暖的,佐助想。

“醒啦?身体有哪里难受吗我说?”任由那只小手在自己头发上作乱,鸣人先是轻笑一声,接着就忍不住屈起食指刮了下那弹性十足的脸颊,压低声音说道:“只是一个噩梦,别怕。”

男孩没有回应金发青年,他一如既往的安静,可鸣人硬是从这份安静中读出了接纳的意味——不论是没有离开自己头发的小手,还是没有抗拒着远离的身体,这些仿佛都是象征着友好的讯号。

“哼呼——”不知是哪个孩子打了一声呼噜,这让陷入沉思的鸣人瞬间清醒过来,他忽然意识到这里是孩子们的寝室,而除了佐助以外,他们全都在沉睡。

因此,考虑到既然佐助没事了、自己继续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反而可能会打扰到其他人,鸣人打定主意准备离开,但就在他刚说完“你乖乖睡吧,我先回去了”这句话时,他敏锐地察觉到抚摸自己头发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才有些不舍地离开——就像是被吓到的小动物——鸣人的心蓦地柔软下来,紧接着未经思考脱口而出:“你是有什么话想告诉我吗?在这里会打扰到别人,不如我带你去我的寝室怎么样?”

等鸣人反应过来想要补救自己那像是拐卖儿童一样的行为时,男孩却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

“好。”佐助带着些许鼻音回应,随之而来的还有搂住青年脖子的双臂,力量不大,却让人无法拒绝。

看着盖上被子躺在自己床上、仰着一张精致小脸的黑发男孩,感受着那双黑曜石般美丽眼眸专注的目光,一向厚脸皮的鸣人居然感觉到了一丝不自在——好像自己是被盯上的猎物,可这段心里的小插曲刚冒出头就被他有些好笑地按了下去。

洗完澡吹干头发的他行动迅速地躺进被窝,在发现身边男孩的身体又开始不自觉僵硬时侧过身体,湛蓝的眼眸中满是安抚意味,“小佐助不用害怕呀,我又不是吃人的大灰狼我说。”

那与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态度缓解了佐助内心的紧张情绪,他的身体放松下来,可缺乏交流经验的他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回应,于是只能继续沉默着,睁着一双大眼睛平静地望向那帅气的脸。

忽然,眼前的景色一变,等佐助回过神的时候,他能清楚地看到青年那性感的喉结——搂住自己的手臂是温暖而有力的,鼻子吸入的气息就像阳光一样干净清新,而从头顶传来的声音更像是大提琴演奏出的优美旋律——他的眼眸中氤氲起一层薄薄的雾气,梦中那些讨厌的场景又开始在脑中浮现。

无论黑发男孩平日里表现得如何冷漠、成熟,此时,抱着肩膀微动的身体,鸣人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到底还是个孩子。他学着母亲在自己小时候安慰自己那样拍了拍男孩略显瘦弱的背,用下巴蹭了蹭那柔软的黑发,轻声说道:“是不是又想起那个噩梦了?没事的,那只是个梦。”

因为不想再让男孩回忆一遍,所以他没有询问梦的具体内容,而是反复用自己最柔和的语气告诉对方,那是假的。

金发青年耐心的安抚就像是按下了一个奇怪的按钮,从记事以来所有印象深刻的画面犹如无数羽毛在佐助脑中划过——第一次得到老师的表扬,第一次被朋友推倒在地,第一次握住朋友的手,第一次看清朋友冷漠的眼神……多年积攒在心里的委屈在这一刻全数爆发出来,心脏就像是被无数把尖刀刺中,很久没有哭过的他终于控制不住地开始流眼泪,可即使这样,他还是紧紧咬住下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身体在不断颤抖。

没有戳破怀中男孩想要保留的倔强与骄傲,鸣人不动声色地收紧手臂,让那张小脸埋进自己的胸膛,任由那些代表悲伤的液体在自己的睡衣上留下点点印记。

就这样过了许久,终于,男孩的身体不再颤抖,他安静下来,而鸣人则从床头柜抽出几张纸巾默默地递给那个不愿抬头的孩子,然后重新搂住对方,手掌继续像是给猫咪顺毛那般抚摸那挺直的背。

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擦去鼻涕,发泄过后,佐助的心变得从未有过的柔软,感受着来源于后背的温暖,他忽然就想把梦告诉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于是他斟酌着开口:“我……梦见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了,虽然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离我越来越远,我追不上他们。”男孩的声音因为染上鼻音而显得十分软糯,甚至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委屈。

鸣人丝毫没有在意“这绝对是佐助对自己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这个事实,却因为发现男孩语气中的一丝撒娇意味而立即揉了揉那软软的黑发,给予对方最热烈的回应,“相信我,那只是个梦,小佐助这么可爱,等你的父母和哥哥找到你的时候,他们绝对舍不得离开你的。”

这种话金发青年不是第一个说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从他口中说出来,佐助才愿意尝试着去相信,相信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那模糊的记忆中的父母和哥哥会找到自己,然后自己就能有个家,再也不是孤单一个人了。会有人陪自己玩,会有人跟自己说话,会有人在自己开心的时候一起笑……

想着想着,早已哭累了的黑发男孩陷入了梦乡,这一次,他面容平静,呼吸声绵长。而鸣人在发现怀中的孩子终于睡着以后动作极轻地关掉床头的台灯,然后就搂着对方沉沉睡去。

 

“咚咚咚——”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是被清晨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估计是院长发现你不见了,没事,你继续睡。”仿佛自己根本没有闯祸那样,鸣人打着哈欠、挠着乱糟糟的金发打开了门,果不其然,紧接着他就对上了院长那张充满怒气的脸。

静音透过打开的门缝一眼就看到了还躺在床上的黑发男孩,她先是震惊了一下,而后心里的怒意更胜,“怎么把佐助带到你的寝室睡觉?而且你居然没有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今早我去叫孩子们起床时发现他不见了有多慌吗!?你难道是变态吗!?”

变态?鸣人首先捕捉到这个关键词,一开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可一对上静音审视的目光,他忽然就明白过来,然后无奈地反驳:“因为他昨晚做噩梦了,一个人睡不着,所以我觉得可以开导一下他才带他过来的,我可不是什么恋童癖啊我说!”

听完金发青年的解释,静音依旧持有怀疑态度,于是她朝屋内的孩子望去,结果就看到了那个很长时间没有跟自己交流的男孩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她一定不会相信佐助居然真的是自己愿意的,可现在的情况却让她只能暂时接受这个说法,毕竟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她紧锁眉头对鸣人说:“穿好衣服来办公室集合,有警察来做调查,要求是每个人都必须到场。”

“嗯?什么情况?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金发青年扬起眉毛,显然还没从睡梦中彻底醒过来,湛蓝的眼眸中满是疑惑。

“就在昨天晚上,离我们这里不远的那家画廊被盗了,好像正在展出的那幅最名贵的画《My Dear》被偷走了,具体情况我也还不清楚,总之,配合调查是必须的,给你十分钟。”静音说完后,没留任何反对的时间,立即转身离开。

看着那快速远去的背影,鸣人抱怨般小声地咕哝一句,然后才关上门开始收拾自己。

佐助肯定,鸣人在询问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的语气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望着那在屋里走来走去的金发青年,躺在床上的黑发男孩陷入了沉思。

 

孤儿院的孩子们后知后觉地发现佐助变了,尽管那个长相出众的小男孩依旧不爱说话,也时常板着一张小脸,可他确实开始亲近别人了,而这个人就是大家的临时生活老师——漩涡鸣人。

他会亦步亦趋地跟在那人身后,就像是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他也会在那人的逗弄下偶尔弯起嘴角、眼神柔和下来,他还会在生气的时候主动伸手拽住那人的头发,就像是泄愤般使劲拉扯,直到那人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求饶。

这样的佐助是陌生却又熟悉的,陌生的是在所有人都习惯了他不再对任何人表现出友好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例外,而熟悉是因为孩子们想起他刚来孤儿院的时候,也是这样对每个人仿佛都带着好奇与亲近——可这并不能成为他想要一个人霸占鸣人老师的理由——孩子们有多羡慕佐助能经常被那个好看的大哥哥抱在怀里,就有多嫉妒他偶尔还能和鸣人老师睡在一起讲悄悄话,于是他们越发孤立起那个黑发男孩。

但这一次,好像除了孩子们,没有人再受到影响,无论是佐助还是鸣人,他们仿佛没有发现这不约而同的孤立行动,只是自顾自地享受彼此友好相处的生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终于在两个月后,鸣人暑假打工的生活就要就要迎来尾声,他即将返回他的学校。而在临走前这一晚,被院长默许的佐助抱着枕头来到他的房间,和过去数次发生过的那样,躺进他的怀里,与他一同入睡。

搂着男孩那结实许多的背,鸣人的心情很复杂,老实说,他确实对怀中这个特别的男孩非常不舍,而且也想要把他带回家,亲自照顾他。

可他了解自己的生活,所以他清楚地知道,一旦自己真的把佐助带回家、养在自己身边,那他面临的依旧会是孤独的生活,毕竟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常回家的人。

但他又不能放心地把男孩继续扔在这里……

纠结许久的金发青年最终还是决定把选择权交给男孩,他先是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然后在那张精致的小脸扬起来的时候垂眸,掩去其中所有复杂的情绪。

“佐助,我很想领养你,可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照顾你,而且或许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所以我想,你愿不愿意成为我弟弟?我会让我的爸妈来领养你,你别担心,他们一定会很高兴把你领回家的,而由他们来照顾你,我也会很放心。”

“不,我能照顾好自己,我也不想当你弟弟。”出乎鸣人的意料,怀中的男孩干脆地拒绝了他的提议,语气中的坚决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对方早已猜到自己想法的错觉。可等他仔细分辨那黑曜石般的眼眸中的情绪、想要看透男孩的心思时,或许是因为对方早已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一时之间,他所能看到的也只有明显的拒绝。

鸣人瘪下嘴,作出一副非常伤心的样子,湛蓝的眼眸也仿佛化身为一汪清澈的海洋,“小佐助就这么讨厌我吗?当我的弟弟不好吗?我保证,我的爸爸妈妈人都非常好,他们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我说?”

聪明的男孩没有被他的演技所骗,却还是安慰般用小手蹭蹭他的脸,然后才又坚定地摇了摇头,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好吧,金发青年这回是真的相信对方打定主意要靠自己成长起来了,于是他翘起嘴角,就像平时那样调侃起来:“小佐助可要努力快乐地生活呀,我可不希望下次我来看你的时候,一进门,你就抱着我开始哭鼻子。”

显然,佐助对这样的说法并不满意,他沉下脸,也不说话,只是原本抚摸青年脸上胎记的动作变成了揪住那柔软的脸颊,然后狠命往两边一拉。

“嘶——”直到鸣人夸张地配合表演才让他满意地放松手上的力道、同时柔和了表情。

我会好好长大的,佐助心里想道。

 

鸣人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再和佐助有过联系,而等他忙完手中的事情给孤儿院打电话的时候,院长却告诉他,他刚离开一个星期,佐助的家人就找到了他,然后把他带了回去。

听到这个消息,鸣人打从心底为佐助高兴,但其中还是夹杂了一点点失落,他想,既然佐助有了家人,也许以后就不会特别需要自己了吧,所以以后不会再有一个男孩总是睁着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自己,也不会再有一个男孩在觉得难过的时候埋在自己胸前一言不发……

金发青年发现,自己就像是被抢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心里的越来越郁闷,可还没等他多感受一下这份悲伤,静音接下来的话就拯救了他,“我记得佐助给你留下过一张卡片,我早就按你以前给过的地址寄给你了呀,你没收到吗?”

对了,快递!

鸣人没再多说两句就急急忙忙挂了电话,接着立即在门口堆放着的包裹中翻找起来,没过一会,他找到了那封薄薄的快件——他的心终于落了下去,可紧接着又慢慢提起来——他就像是对待什么机密文件那样小心翼翼地拆开这份佐助留下的礼物,然后他就得到了一张纯白色写有两行字的卡片。

第一行是一串数字,看起来像是电话号码,而第二行,鸣人不自觉念出声。

“宇智波……佐助。”

TBC

病娇养成第一步:你要先捡到一个快要黑化的孩子,然后让他感受你的温暖,让他亲近你,让他觉得你好棒棒,甚至舍不得离开你。

港真,这貌似是我第一次写幼助,是,他虽然不是那种软糯糯的小团子,但他确实第一章里就是幼助,我不管,他就是幼助,在我眼里他就是可爱,不说话也可爱!!!

大家早安>3<

评论(53)
热度(465)

2017-01-14

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