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我说一句“我爱你”你敢回应吗?

TAG:现代AU,普通白领鸣佐(都是30岁左右),破镜重圆,点梗文,还债系列

感谢@唔 gn的点梗,其实这个梗不造gn还记不记得自己点过。。当初说的是想看平凡鸣佐的爱情故事,虽然很久远了,但是我真的来还债了。。。请不要打我_(:зゝ∠)_

希望食用愉快,么么哒~

以下正文:

 

夜晚的泰晤士河是美丽的,周围的灯光就像是打落的颜料盘,将它渲染成不同的颜色,再配上气势恢宏的伦敦塔桥、浪漫精致的伦敦眼,这份世界独有的魅力令所有漫步在河边的人仿佛游走在一个瑰丽的梦境中那般沉醉其中。

宇智波佐助也不能幸免,尽管公司同事们对他的印象总是停留在“一个无趣的日本人”或是“传统的敬业却从不乐于社交活动的大和民族”那样,但其实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甚至有时候还算是一个感性的人,比如说现在。

看着波光粼粼的泰晤士河,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犹如流星般快速陨落却又炙热到燃尽整个灵魂的初恋。

是的,他想起了漩涡鸣人——一个金发笨蛋。

他还记得他们刚认识的情景,明明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东京上大学、明明都是第一次住宿舍、明明都是彼此的第一个舍友,可他们还是互相看不顺眼,就像是磁铁的两端,一南一北,骨子里就是互相排斥的。

那时候,他们会互相攀比谁的成绩好、谁加入的社团多、谁的业余活动丰富……总之,正经的能比的他们都比,而不正经的——

想到这里宇智波嗤笑一声,黑曜石般的眼眸中荡漾着柔和的光。

——他想起他们曾经幼稚到像小学生一样在浴室里互相攀比谁的JJ更长。

他还记得,那时候金发青年在得到结果后高兴得扶着处于沉睡状态的JJ狠狠顶了一下自己那同样软着的JJ,然后才得意地说:“我就说嘛,身高差一点是有原因的,毕竟,对于男人来说,这里长更重要啊我说。”

而那时的他呢?他不服气地一挺腰,顶了回去,同时语气里充满了嘲讽与不屑,“白痴吊车尾的,说不定你硬起来没我长。”

后来的结果就是他们在浴室里像两个变态一样用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互相攻击,直到它们彻底醒来,而这时他们居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又兴冲冲地测量起来。

直到再次胜出的金发白痴双手叉腰在浴室里笑出声,而自己则是气红了脸,他们才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已经开始不对劲了。

佐助想,那是第一次,他觉得光着身体站在一名跟自己一样同为男性的人面前有些难为情,他甚至觉得那双如天空般澄净的眼眸带着火花,哪怕只是视线短暂的停留,身体也会像是被灼烧过那样渐渐升温。

“Amazing, can you see that, honey? ”

“Of course I can, my sweetie...”

身边情侣的对话声让沉浸在回忆里的佐助清醒过来,听着耳边熟悉却又陌生的语言,他扯了扯嘴角,有些自嘲的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习惯了伦敦的阴晴不定和身边这虽然字正腔圆却永远有距离感的口音?

他忽然就想要听听那无论男女说起来都略显温和与软糯的家乡话,于是他拿出手机,点开推特,打算随便找一段什么视频来看一下,可刚一刷新,他就看到了一条热门推特:

@ ns0703:给前任发条消息说"我爱你",Ta怎么回复

宇智波的脑海中又不由自主浮现出漩涡鸣人那张帅气、仿佛永远扬着灿烂笑容的脸。虽然他们分手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虽然后来他又拥有过几段新的恋情,可是只要提到“前任”,他永远都只能想到那个白痴。

——试试吧?

突如其来的想法就像是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根本无法抑制。

——不,曾经那样决绝地分手过,怎么可能再联系?

佐助捏紧了手机,想要把它锁屏后放进口袋。

——试试吧?说不定他已经换号码了,根本不用面对他。

佐助抿了抿唇,最终压抑多年的任性小人站在了上风。他打开短信界面,很快输好了“我爱你”以及那串似乎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号码,然后就像是害怕后悔那样快速地点击了发送。

“滴答——”

“滴答——”

尽管周围没有时钟,佐助也没有戴表,可他仿佛还是能听到秒针走动的声音,而自己手中的手机却丝毫没有动静,就像是石沉大海那般……

“呼——”黑发宇智波轻呼一口气,抬眼望着依旧温柔的泰晤士河,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说不上到底是遗憾多一些还是释然多一些,但就在这时——

“嗡嗡”一条简讯传进手机:

想我啦?

看着几个安静地躺在屏幕上的字符,佐助的心跳开始加速,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完全不知该怎么接,可随即他又想到这应该不是那个笨蛋,因为他不可能在这么多年以后还用这样熟稔的语气说话。

所以这是号码的新主人误认为是自己恋人发送来的短信吗?

想到这里,佐助自嘲地笑了一声,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在期待些什么。接着他就锁上屏幕,打算就此结束这头脑发热的行为,但上帝就像是故意跟他作对那般——他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而这次,是来电。

或许该跟对方解释一下。

抱着这样的心态,宇智波接起了电话:“您好,不好意思,我刚才……”

“你那边是晚上吧?”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腔调,就连呼吸声也是熟悉的。

佐助忽然就感觉眼角有些发热,同样快要燃烧起来的还有心脏,他的喉咙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他想说些什么,可却发不出声音,于是最终只有沉默,就像是提前挂断了电话一样。

“怎么不说话呀,小佐助?难道要我换成英文才行吗?喂,你明明知道我英语不好的……”听筒那边的男人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忽然轻笑出声,然后才慢悠悠地继续说道:“不过也不是不行啦。 Have you ever missed me, Sasuke?”

Sa-su-ke.

佐助有种自己的名字被对方嚼碎了又缓缓重新拼凑起来的感觉,而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发音让他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心中有个大胆却疯狂的猜测浮现出来,他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唇,然后才谨慎地开口:“你在哪?”

“你是想问我什么时候在哪?如果是分手以后的话,愤怒到极点的我第二天就申请了公司的外派,然后待在了法国。如果是前年的话,我又回到了东京。如果是去年的话,我去了西班牙、瑞典和德国,”男人就像是分享快乐的事情那般语气欢快,然后在佐助忍不住想要打断他的时候才轻声说道:“不过如果你问的是现在的话,或许,我们在欣赏同一条美丽的河。”

眼角的热意沾湿了纤长的睫毛,宇智波放松下来,俊美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白痴吊车尾的,你跟着我?”

“不是啊,我根本想不到你会联系我,我来到这里只是因为他们说后来你一直生活在这里,我就是……想来看看。”男人的声音温柔得仿佛能掐出水来,他语气中带着几分感慨、几分庆幸、几分欣喜。

“一直没换号码?那恋人呢?”佐助发现,原来当心平气和望着柔和的泰姆河时,问出这些问题也不是那样艰难。

“唔,谈过几个,男的女的都有,但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分开了。号码嘛,总觉得第一个号码是需要被特殊对待的,如果不丢,我就会一直带着它我说。”

“哼,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一个念旧的人?”

“我虽然总是丢东西,可是重要的我一直好好保护着啊。”

“还记得我给你买的第一条项链吗?才过了一个星期就不见了。”

“我后来不是找了三天又找到了?”

……

就像是旧友那样,他们很快聊了起来,从曾经的好友到如今的工作,仿佛这几年的空白从来不存在,聊来聊去,他们还是那个最了解彼此的人。

感受着微凉的雨滴飘落在脸上,佐助轻笑了一声,“下雨了,我手机也快没电了,吊车尾的。”

事实上,他还有些不舍,还有些犹豫,今晚的通话勾起了他所有美好的回忆,让他察觉到了自己内心里那很久都没再遇见的悸动,其中还夹杂着一股莫名的冲动。

“好吧,不过挂断电话之前我还是希望你回答我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你想过我吗?佐助,无论是曾经什么时候还是就今晚发简讯的时候。”鸣人固执的样子还和当年那个毛毛躁躁的青年没什么两样,仿佛岁月改变了他许多,可终究还是有什么东西是时光无法带走的。

而这些也给了佐助勇气。

“我想过你很多次,”宇智波低下高傲的头颅,把自己的内心一点点剖开呈现在对方眼前,“在我工作不顺利的时候,我想过为什么那个笨蛋不会在这个时候和我一起去吃冰淇淋?在我提出的方案被上司采纳的时候,我想过为什么漩涡鸣人不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来一个用力的拥抱?”

“甚至是在我和男朋友争吵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想,或许是那个白痴的话,我会更有耐心一点,至少听他把那些愚蠢的理由说完。”

雨声渐渐大了起来,佐助不得不向塔桥方向小跑起来,声音也变得时大时小,“有时候我会想起你做过的那些混蛋的事情,但更多的,我会想起你的好,我不得不承认,虽然你是个白痴,不过你真的是个好人,不,或许应该说是个有魅力的人。”

终于来到塔桥下避雨的门洞中,他瞥了一眼即将没电的手机,说出了最后一句话:“鸣人,我们和好吧,我在伦敦塔桥下。”

 

漩涡鸣人跑出了大学毕业以来最快的速度,他的西装已经完全被雨浸湿,头发也耷拉着,整个人狼狈得不行,可他狂奔的速度却依然没有减下来,踏着水滴,他就像是踏着飞翔的云,绝对的势不可挡。

而等他终于来到塔桥下,看到那个安静地站着的人,他的速度慢了下来,周围的一切他都不再关心,他的眼里、心里此时都只剩下那个黑发男人。时间仿佛被人刻意按下了暂停键,他的目光贪婪地打量着对方——头发比以前短了,身材比以前瘦了,脸还是那么好看……

终于来到宇智波佐助面前,鸣人后知后觉地开始有些慌乱,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紧紧抱住那个男人。感受着彼此隔着几层布料的心跳声,尽管嗓子发干,可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开口说道:“好,我们和好,我们……结婚。”

其实他还想要说很多,他想说以后我不会在吵架的时候故意激怒你了,我也不会再不听你的解释,我更不会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加重了双臂的力量,仿佛要把佐助嵌入自己身体那般用力。

“我想过了,当年让我们分手的不是外界的压力,不是因为你的父母还有我的亲人的反对,也不是因为我们爱得不够,”佐助侧过脸,在鸣人湿漉漉的发上留下一个亲吻,就像是心爱的宝物终于失而复得那般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就是因为我们太在乎,所以才不能容忍任何不完美。”

因为他们想要的是那种我不说你就懂,我不解释你也不问的爱情,因为灵魂上的共鸣,所以他们曾以为彼此是不同的,他们以为自己会拥有最独特、最完美的感情。可是,天下的爱情又有多少是没有缺陷的呢?

妒忌、猜疑、抱怨……这些都是爱情甜蜜的附属品,他们的也不例外,可他们接受不了这样的缺陷。亲人的反对、朋友的鄙夷、生活的困窘,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最终压倒他们爱情的只是那份突如其来的现实——原来彼此并不是完美契合的。

他们都希望对方能为了自己改变,即使是一点点小矛盾,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争吵,甚至拳脚相向,时间越长,心底的怨气越大,他们不禁开始怀疑一开始的美好是否只是假象,而如今千疮百孔的丑陋才是真相。

少年人的爱情总是如同飞蛾扑火般燃烧自我,直至灭亡,他们在心底为自己感动、为自己不平,可他们却很少考虑过这样的热情、这样的奉献到底是不是对方所需要的。

佐助已经不记得那是第几次争吵了,也不记得他们又是因为什么事而争吵,他只能记起那一次,他们把所有能攻击对方的话都说尽了,把所有能挥的拳头都挥完了,然后就是无边无际地失望,最终他提出了分手。

“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现在我真讨厌看见你。”

“呵,你以为我愿意?不要说什么改变,或许一开始我们就错了。”

“是,一开始我就不该相信你这个白痴,更别说为了你跟我爸妈断绝关系。”

“后悔了?正好我也是。”

“那就分手吧。”

“好,最好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你回去过你所谓的天堂生活,我也能追求我想要的。”

“就不说再见了,明天我会找人来搬家。”

“嗯,现在我就走,东西不要了。”

“砰——”

曾经锥心刺骨的对话还历历在耳,可现在想起,佐助却发现,它们再也掀不起任何一丝波澜,反而幼稚得令人发笑,而事实上,他也确实笑出了声。

“怎么了?”鸣人放开佐助,然后抵上他的额头,凑近了去看那双漂亮的黑眼睛。

“想起了分手的时候,”宇智波眼中盈满了笑意,在金发男人黏黏糊糊嘟嘴索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亲吻对方,然后才又评价道:“好幼稚。”

轻轻应了一声作为回应,鸣人没再多做评价,因为他知道,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既然他又重新抓住了对方,那他就不会再重蹈覆辙,毕竟时光教会了他们许多。不过——

“幸好还是你,”他亲吻黑发宇智波,舌尖固执地一遍又一遍舔过那樱色的薄唇,就像是标记领地,“幸好,在我变得更优秀以后还能把这一切都给你,佐助,我爱你。”

佐助不会去管鸣人是不是这么多年一直心里有他,还是在经历了许多人后发现他才是最好的,毕竟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可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此时此刻是相爱着的,并且打算一直相爱下去。

他们或许需要重新摸索爱情的真谛,可这一次,他肯定,他们不会再放手了。

“I miss you, Naruto.”伸手扣住鸣人的后脑勺,佐助加深了这个吻。


FIN

前两天看见榜姐发了话题,看完评论超有感觉就写了,不造完成度怎么样,毕竟破镜重圆这种事情真的是看缘分233333

希望自己掰清楚感情脉络了_(:зゝ∠)_

港真,在我看来,前任有的好有的坏,不过我都不会去发那条信息,因为我总觉得既然当初分手了肯定是有真的不合适的地方,但是对于鸣佐,我又自己加了滤镜(捂脸

毕竟,在我心中,他们就会是那种即使分开了,在各自领域发光发热了,一旦回头,变得优秀的自己就是为了对方准备的啊(我不管,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哼(傲娇P啦

评论(38)
热度(319)
  1. Destiny like ns💒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1-23

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