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宇智波面麻找妈妈

TAG:大天使长鸣 X 堕天使魔王助,White & Black 系列,不带脑子看系列,瞎XX编系列,AU都是我创造的系列

来自遥远的英gay兰的新年贺文。

以下正文:

 

00

宇智波面麻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地狱皇家幼稚园的小恶魔和小堕天使们会先矜持地喝一口皇家特供龙奶,然后奶声奶气地回答道:“幼稚园的小魔王殿下,经常逃课、打架、诱哄女恶魔、欺负老师,是大家学习的典范。”

游走在繁华的地狱集市、钱包里分分钟几百万金币上下的商人们会风骚地撩一把小山羊胡,眯起透出精光的双眼,嘿嘿一笑:“面麻殿下是我们地狱的骄傲,他骨子里的高贵与大气令我们深深折服,是他,引领了时尚潮流、让我们各大品牌每一季的主打系列都销售一空,是他,让尊贵的皇室打开了金库的大门,让我们有机会向大人们奉献我们所珍藏的宝物。”

永远忠于地狱、忠于魔王,服务在宫殿里的仆人们会笑得如同一朵盛开的罂粟,眼睛里满是欣慰,语气里满是自豪,“面麻殿下有当年佐助陛下的风范,不管是练习法术就能烧毁已过百岁的寝殿,还是一不开心就能精准地找到屋内最值钱的宝物砸烂,这些都是破坏力的证明,我们相信,未来面麻殿下一定能够成为地狱最强大的勇士。”

是的,简单来说,宇智波面麻就是这样一位地位尊贵的熊孩子,不,熊堕天使。

他是地狱权力的象征、魔王陛下宇智波佐助唯一的儿子,也是地狱众魔捧在爪心、众堕天使顶在头上的殿下,更是天堂众小天使课本里优良美德的反面典型。

可就是这样一个在地狱里要龙得龙、要独角兽得独角兽,在天堂里也享有盛名的王子殿下最近有一个天大的烦恼——他突然发现他家是单亲家庭。

在上魔兽认知课之前,面麻从不觉得自己家里有什么奇怪的,反正他家魔王陛下从来都是美其名曰希望他在阴暗的地狱里自我磨炼、实则就是懒得管的放养模式,所以他的生活过得很滋润,人生信条也只有一个——只要不把自己搞死,就抓紧机会再浪一回。

但就是魔兽认知课让他了解到,一个完整的家庭是要有爸爸、妈妈和孩子的,至少在课本里所有魔兽家庭的画面中,它们都是以两个大怪兽带着几个小怪兽的形式出现的。

面麻有点疑惑,于是他谦虚地询问了自己唯一害怕的大蛇丸老师,得到的就是一张诡异的笑脸,以及一句阴森森、带着粘腻气味的“只有爸爸和妈妈合作才能造出小孩子的,我亲爱的面麻殿下”。

“可我家只有爸爸啊?”

“您相信我,只有合作才能……”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有个妈妈?”

“最后一遍哦,只有合作……”

“别说了,我要去找我妈!”

于是,终于认清自己家庭不完整事实的宇智波面麻殿下勇敢地迈出了寻找家庭重要成员的步伐,同时也作死地往魔王陛下心中的雷池靠近了一些。

 

01

“香磷阿姨,我的妈妈是一位什么样的人?我怎样才能找到她?”

“噗——”一点也不优雅地喷出刚入口的小精灵奶茶,香磷觉得自己有些肝疼,她擦了擦嘴,然后才低头看向衣着得体、一身贵气的王子殿下,“您……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的妈妈,地狱的女主人,她在哪里?”面麻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一垮,心想果然没直接去问自家魔王陛下是正确的选择,看看,光是听到这个问题,平日里胆子大到敢偷看魔王洗澡的女人都大惊失色,一副地狱药丸的模样。

“咳咳,恕我直言,您没有母亲,”香磷努力绷紧了自己的脸,推了一下眼睛,做出一副充满了智慧的学者的严肃表情,就像讨论独角兽到底能不能和人马兽诞下生命的结晶那样一本正经地说:“您的父亲,也就是伟大的佐助陛下,他是自己通过古老的咒语,以献出灵魂为代价与恶魔做了交易……”

没等魔王的副手、地狱有名的治愈系堕天使香磷大人把这个故事编完,聪明的面麻殿下就打断了她:“我只有一个问题,哪个恶魔敢收他的灵魂?还敢跟他做交易?”

“……古老的咒语召唤出的古老的恶魔。”

“多古老?”

“或许是五、不,五十团扇纪年以前,你知道的,我记性有点不好,可能也会记错。”

“哦,我只知道团扇纪年还没开始的时候,我爸是一个著名的战斗系大天使,那个时候被他打得哭天抢地的恶魔居然还敢要他的灵魂?”

“……或许就有这么一个……嗯……胆大……”

面麻的眼神很傻很天真,可他嘴角的弧度只表明了一个意思:你编,接着编。

好吧,香磷头疼地用中指扶了扶眼镜,然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嫌弃的东西那样恶声恶气道:“我可警告你啊,不许去问你爸这个问题。我只说一点,他头发的颜色是象征智障的金色。”

金色?

面麻有些疑惑,这样代表光明的颜色的确被恶魔们所厌恶,所以他能理解香磷的嫌弃,同时金色也是地狱里非常少见的,反而在那些可恶的天使头上总能看到。不过没关系,他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02

“井野阿姨,你为什么要骗我?”

坐在家中突然迎来面麻小王子的井野一脸茫然,她不知道拉着井阵、苦大仇深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到底怎么了,于是她只能轻轻“啊?”了一声来表示自己的不解。紧接着,她就看到了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

面麻牵起井阵的手,有些纠结地捏了一下,语气十分沉重:“井阵,虽然我不喜欢你那个假脸爸爸,但是真的,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以后跟着我回宫殿住吧,”他顿了一下,又小大人样地牵起了井野的手,眼里满是认真,“妈妈,我会让爸爸用镶满黑水晶的马车来接你的。”

“什……什么?”井野表情呆滞,一抬头就看到了三米之外自家笑眯眯的老公。

面麻显然也看到了佐井,但他一点也不惧,反而拉着完全震惊到快要褪色的金发母子向前走了一步,就像是要跨出道德的牢笼、勇于面对真相那样,“佐井,你居然敢抢魔王陛下的女人、王子殿下的母亲,你等着皇家堕天使军团把你剁了喂龙吧!”

“你想找的那位是有小JJ的,请放过我家这位没有小JJ的,谢谢。”

一句话,不仅打破了面麻失而复得的幻想,同时还击碎了他尚未有影的三观。

他不是没见过同性婚姻,也不是没听说过男恶魔或者男堕天使生孩子,可是他真的从没想过自己那禁欲系的父亲原来是喜欢同性的……这太魔幻了……他觉得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事实。

 

03

金发,男性。

好吧,就这两个条件,面麻开始感到绝望、感到彷徨,因为他真的没有在地狱见过任何金发男性,这个物种就好像是天生跟地狱绝缘一样。因此,他不得不放弃挣扎,认真地思考自己的爸爸、尊贵的魔王陛下是不是和一个天使搞出了他,毕竟在遥远的天堂,金发男性一抓一大把。

可是他对天使不熟悉啊!那些丑陋的白色羽翼、那些花湖呼哨的服饰、那些无比做作的走路姿势……光是看一眼课本,他都觉得辣眼睛,更别说从这么一堆娘炮中找妈妈了。

“果然还是不找……”自言自语正准备放弃的地狱小王子突然灵光一闪。

他隐约记得自家藏宝室里有本书,封面好像就是一个金发天使来着。他还记得有天正好撞见魔王陛下偷偷地翻那本书,而且当时他缠着要看,结果却被对方随便找了个理由丢出门。

阴谋的味道。

面麻眯起大眼睛,努力做出一副深沉的表情,“就是它了。”

 

04

面麻一直清楚自己作死的时候魔王总是来得很快,可这一次也太快了吧!?

他不过刚拿到书,还没看清封面就被抓了个正着!

“喂!还给我!我要看!”不停在半空中挣扎地蹬着两条小短腿,地狱小王子此刻哪有什么时尚界宠儿的样子,他那有些肉肉的小脸气得通红,双手也犹如应援那样挥舞着,“堂堂魔王居然欺负五岁小孩,我要向新地狱日报揭发你的可恶罪行!让所有恶魔都看看你的真实模样!”

轻哼一声,佐助没有理会被魔法禁锢在空中的儿子,他冷着一张漂亮到周围都黯淡无光的脸躺进沙发,瞥了一眼手中的书后才不紧不慢地说:“偷书,罚抄地狱开元史三遍。”

瘪了瘪嘴,晶莹的泪珠从那湛蓝的眼睛中流下,小脸都快皱成包子了,尤其是那六条动物般的胡须也因为主人的委屈而一颤一颤的,面麻此刻的样子十分可怜,“爸爸……”孩子夹杂着鼻音的呼唤就像是沾了蜜般软糯。

在心里轻叹一声,尽管知道是小混蛋装出来的,但佐助还是心软了,面对那双同样如夏日浅海般澄净的眼眸,他毫无抵抗力,于是,他很快解除魔法,纵容那背着两对黑色小翅膀的堕天使扑进自己怀里。

“爸爸……”面麻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大脑飞快地工作着,他在考虑如何向魔王陛下开口询问。

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等真正要面对的时候,黑发魔王还是觉得有些头疼,他把书的正面紧紧扣在怀里,黑曜石般的眼眸中瞬间划过许多复杂的情绪,最终归为平静。

骨节分明的手指又抚摸了一下书本的封皮,感受着那份古老书卷的沉重,佐助又沉思了一会,然后才缓缓把书翻过来,这下,封面完整地呈现在面麻面前——耀眼的金发、深邃的蓝眼睛、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坚毅的下巴、挺拔的身姿、威武的六只纯白翅膀……

他真好看。

面麻肯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不论是那几乎与自己一样的六道胡须,还是魔王陛下近乎温柔的目光,这些都在向他证明这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位金发天使,他的心里没有产生任何厌恶,却会因为那坚定且充满勇气的眼神而感到一股暖意在流淌。

“他叫什么名字?”面麻趴在佐助胸前,用头顶蹭了蹭他的下巴。

“漩涡鸣人,”佐助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中带着微不可察的思念与笑意,“是个白痴吊车尾。”

“那他为什么被印在书上?”面麻记住了他的名字,同时也忽略了那明显是自家爸爸恶意的调侃,他才不信拥有三对翅膀的大天使会是个笨蛋。

“或许因为他是上帝最得意的大天使长,这本书就是专门讲他的丰功伟绩的,”魔王勾起唇角,一个冷笑出现在脸上,“但也是地狱的血泪史,毕竟天堂与地狱的大规模战争他都参与了,而且还是主要负责人。”

没有原因的,明明不知道“相爱相杀”这个词含义的面麻却在此刻觉得十分带感,于是他兴冲冲地问道:“那是不是你们经常用魔法打架?他还用大天使剑插你!你们打架的时候都恨不得弄死对方,但是等真的会威胁对方生命的时候又停手?还有还有,他是不是在你受伤的时候会偷偷来地狱看……”

“闭嘴,”佐助蹙起眉头,“我觉得我有必要管管现在地狱上演的舞台剧了,你看得脑子都坏掉了。”

眼看不能得到“讲讲我们年轻时候的故事”奖励的小殿下把矛头转向了另一个地方,他又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吸了吸鼻子,“那他为什么不来看我?是因为我生下来就是堕天使,所以他不喜欢吗?他觉得我玷污了天使?”

“不,他很喜欢你,从你一出生就迫不及待地抱着你,一直在夸你,这些年还送了你好多东西。”

“东西?为什么我没看到?”

“因为全被我藏起来了。”

“……我能问为什么吗?还有,为什么他那么喜欢我,却这么多年都没来见我?”

“因为我不准,”被地狱众魔奉为权利象征的魔王陛下一脸认真,“他要是那么喜欢你,那对我的爱就会少了。”

“不过现在看你这么熊,他一定不会喜欢你的,所以我觉得你可以见他了。”

 

05

宇智波面麻终于找到了自己以为是妈妈的爸爸,同时也被自己以为是爸爸的妈妈气哭了。

FIN


或许这篇设定会有一个系列小短篇(名字没想好),毕竟我还想写大天使长是如何用他那威武雄壮的大天使剑插进魔王陛下的身体(屁股)里,也想写后来他俩是如何把孩子带歪的,更想写相爱相杀什么!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多吃点,爱你们~

评论(80)
热度(688)

2017-01-27

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