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宇智波面麻有两个熊爸爸

TAG:大天使长鸣 X 堕天使魔王助,White & Black 系列,不带脑子看系列,瞎XX编系列,AU都是我创造的系列

上一篇是: 宇智波面麻找妈妈

哎呀,面麻真是怎么玩都不过分(死变态

以下正文:

 

00

最近地狱小王子面麻殿下有点忧郁,原因就在于他即将见到自己的妈妈了。

俗话说得好:“没有妈妈找妈妈,有了妈妈怕妈妈。”对于刚知道自己母亲大人是贵为大天使长的漩涡鸣人的面麻来说,他还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可或许因为他平日里太熊了,所以报应来得总是很快——魔王陛下告诉他,再过一周就是一年一度的团扇狂欢节了,在这个为了庆祝伟大的宇智波佐助陛下堕天的日子里,漩涡鸣人会作为天堂的代表首次带领天使团来地狱进行访问交流。

“到时候你尽管像平时那样丢脸,不用特别准备。”面麻还记得自己那可恶的爸爸走之前是如何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的,关键是他嘴角还有一丝得意的笑,就像是诱拐到小恶魔当晚餐的大恶魔那样。

“别小看宇智波!我一定会给他留下好印象的!”而当时,被激怒的面麻是这样一脸坚定地回应的。

然后,他就开始忧郁了。

 

01

“啊——香磷阿姨,我到底该怎么办啊!?”面麻蹬着小短腿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滚来滚去,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委屈,仿佛已经到了世界末日,“我爸居然是这种堕天使!他就等着看我出丑,然后妈妈就不喜欢我了,就会只喜欢他!”

听了这话,刚接到求救信号就急急忙忙赶来的香磷大人气得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可她低估了王子殿下拉下脸皮求助的决心——她的腿上多了一个挂件,这让她根本无法继续离开。

“呜呜,香磷阿姨,我只有你一个敢偷看爸爸洗澡的阿姨,”面麻的眼睛仿佛天生就被赋予了特殊的魔法,在需要它变得波光粼粼的时候,它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主人,他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可怜地瘪嘴,肩膀一抽一抽的,“你都不帮我的话,我偷拍混蛋爸爸的那些绝版照片还有什么用啊,烧了算了。”

“什么绝版照片!?咳……我的意思是请您不要诋毁陛下,”香磷近乎虔诚地拉起小魔王,抱着他坐到床边,接着非常正经地推了下眼镜,表情温婉且动人,“您的烦恼是什么?慢慢说,不急。”

瞬间,面麻眼里的泪水消失了,他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保持着皇家礼仪缓缓开口:“我妈妈要来了,我希望见他的那天表现完美,我需要知道怎么做。”

面麻曾经天真地以为,拥有爸爸吃番茄被酸到的献丑照片的自己掌握了面前这位治愈系堕天使的命门,可现实告诉他,不要小瞧狂热粉丝的独占欲。

“漩涡鸣人!?他居然要来地狱了!?”红发女人立即起身,眼眸里燃起熊熊烈火,甚至没有管从自己怀里掉出去,幸好长了翅膀、不然肯定摔得很难看的小堕天使,“这回我肯定能弄死他!”说完,她就像是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了那样使用了空间魔法,瞬间从房间里消失。

刚站稳、一脸茫然的面麻突然意识到——他为自己的母亲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更忧郁了。

 

02

不管面麻怎么不情愿,团扇狂欢节还是如期举行了,而尊贵的天使团们也如约来到了地狱。

大天使长到底什么样?

在真正见到漩涡鸣人之前,面麻还清楚地记得他被印在封面上那威武霸气的样子,可等那位金发大天使带领一众象征纯洁的天使从空中缓缓飞来时,他脑海中的记忆画面就全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眼里看到的一切——耀眼的金发迎风而动,蔚蓝色的眼眸中盛满了温柔,纯白色的礼服勾勒出矫健完美的身材,肩上金色的流苏为主人平添一分优雅,帅气的面容勾走了无数恶魔的心。

面麻肯定,他听到了女恶魔咽口水的声音,而且他爸爸也听到了,不然怎么解释为什么原本还一脸平和拉着他的魔王陛下突然展开背后的六只巨大黑翼腾空而起,然后在意识到拉着一个小拖油瓶飞不快的情况下一把抱起了他,单手托着他的屁股就继续往大天使长那里飞去?

尽管风呼呼地在脸上胡乱地拍,但为了给自己母亲留下好印象的小堕天使还是努力在父亲怀里正襟危坐,他睁大了眼睛望向自己那无比闪耀、仿佛全身都镀上金光的妈妈。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越来越……

面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脸就已经被一股力量狠狠地按进了大天使长的怀里,耳边是无数惊呼声——妈妈热情到他快呼吸困难了,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挣扎着转过脸,猛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抬头。

黑发魔王的唇紧紧地贴着金发大天使长的唇,从面麻的角度望去,他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眼底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意与欣喜。他从没见过自己父亲那样的表情,就像是幼稚园里得到了老师表扬的小恶魔,就连眼角都染上了笑意,他也从没见过大天使长此刻的表情,褪去了始终有些不真实的温柔后,那双湛蓝的眼眸里清晰地倒映着魔王的脸。

如果面麻此刻换一个位置的话,他想他会很高兴看到这样恩爱的父母,可现实不允许他高兴——

“爸……爸爸……你们靠太近了……我胸口疼……快分开……呜呜呜。”

王子殿下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脸生无可恋地与母亲初遇。

 

03

“面麻,我带了礼物给你我说,快出来好不好?”隔着一道门,小魔王面麻听到了那低沉磁性的嗓音。

按理来说,他应该很开心地打开门飞奔出去,扑进那温暖的怀抱的,可现在,深觉自己没脸了的他瘪了瘪嘴,真正委屈的眼泪蔓延上来,“你不要看我,哇——”

“怎么啦?还在生气吗?今天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你别哭了好不好?”大天使长十分有耐心,语气也依旧柔和。

“我不……”

“砰——”

房门被火球轰开的景象让正准备拒绝对方、想要再哭一会的王子殿下愣住了,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家魔王陛下一脸冷漠地走进来,而他身后跟着一位同样高大的天使。

“看到门了吗?”宇智波陛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悦耳。

“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小堕天使呆呆地点了下头,一条晶莹剔透的鼻涕流到了唇边。

“现在你能做到吗?”

“……不能。”

“你再哭的话就会和这道门一样,连防御都做不到。”佐助挑了挑眉,唇角牵起一个弧度。

面麻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他小脸气得通红,扑腾着翅膀就冲着魔王陛下飞去,“你就会欺负我!我要跟你拼……”没等他碰到大魔王,他就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托着自己的屁股的手是有力的,鼻子吸进的气息是清新好闻的,面麻刚抬眼就对上了那双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蓝眼睛。

“终于不哭啦我说,”鸣人有点紧张,他又动了动手臂,生怕怀里的孩子有任何一丝不舒服,看着那与自己非常像的小脸,他的指尖都在颤抖,“咳……佐助就是逗你玩的。”

小堕天使张了张嘴,却连一个音节都没发出声,他的大脑好像突然就变得一片空白,他想要呼唤对方一声,可他又不知道该喊什么,本就气得通红的小脸一直不褪色。

看着眼前同样手足无措、只能干瞪眼的一大一小,漆黑的眼睛中透出一丝温柔,佐助的笑容很浅,他先是摸了摸小王子的羽翼,然后又摸了把大天使长的羽毛,在它们都不自觉抖了两下后轻笑一声:“两个白痴。”

不论是对于天使还是堕天使来说,翅膀都是只能给最亲密的人触碰的,而且表达爱意的方式之一就是抚摸这些柔软的羽毛。

随着父亲的安抚,面麻平静下来,又沉默了一会后仰起脸,对着金发天使认真地喊道:“妈妈。”

回应他的,是漩涡鸣人仿佛挂着一脸问号的表情。

难道他不喜欢这个称呼?自作聪明的小王子从善如流的改口:“母亲。”

这下,金发天使的眉扬得更高了。

“……母后?母上?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母亲应该是生你的那位的称呼吧我说?”大天使长赶紧打断了孩子越来越诡异的叫法,他瞥了眼魔王陛下,发现对方回以一个充满恶意的调侃眼神后勾起唇,重塑自家儿子的三观,“我肯定,你是佐助生的。”

面麻觉得自己的堕天使观崩塌了,原来他被骗了这么多年。他愤愤地看向魔王陛下,小手紧紧地抓住绝对会护住自己的大天使长,小脸一垮,痛快地嚎出了声。

 

04

面麻很喜欢自己的父君漩涡鸣人,虽然他们才在一起度过了短短一个星期的时光,可他就已经完全依赖起了这位大天使长。

至于原因,试问有哪个熊堕天使不喜欢有个熊天使做自己的后盾?

曾经的宇智波面麻,虽然在地狱皇家幼稚园横行霸道、捣蛋无数,可他总归还是有害怕的东西,比如大蛇丸老师。但自从他父君的降临,面麻殿下就飞起来上天了——他居然能在大蛇丸老师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在金发天使的帮助下用魔法狠狠地烧那只蛇魔的屁股!

曾经的宇智波面麻,哪怕在自家宫殿里一发脾气就砸东西,可他也只敢象征性地砸掉一些不怎么值钱的宝石,而且还会因为这个被魔王陛下教做堕天使。但自从大天使长来了,大魔王就像是被按下了奇妙的按钮,不管小堕天使再怎么闹,他都不会再教训他了,反而在面麻闹完被哄好以后自己又闹起来。

伟大的陛下发脾气都是不一样的,以前他生气,最多炸掉自己的寝室,可现在,身上粘着一位又亲又抱的金发天使后,他开始肆无忌惮地放大招,各种华丽的大型魔法展现在大厅里,可它们不会造成任何损失,因为在那之前就会有另外的大招将它们抵消。

“他就是仗着你会哄他,”面麻控诉自家魔王陛下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恶劣行径时脸从来不红,他扇着小翅膀努力平视父君,“你越哄他,他闹得越开心!”

“我知道,”鸣人轻笑一声,刮了下小王子的鼻梁,语气里夹杂一丝心疼,“可我喜欢哄他呀,毕竟已经七年没有看见他了,以前也没怎么好好哄过他。”

七年。

面麻注意到了这个时间,他突然就想起自己曾经问过爸爸的问题,此时,他又带着同样的疑惑问了出来:“爸爸跟我说他因为怕你太喜欢我就不喜欢他了,所以才一直不让我们见面的,虽然一开始我很生气地哭了,可是后来想想我觉得应该是爸爸骗我的。”

“……为什么这么想?”鸣人的表情非常温柔。

“因为爸爸很爱我,”王子殿下说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就像是分享小秘密那样轻声说道:“我平时捣蛋出事了,他赶来的时候都是首先看我有没有受伤,我喜欢什么东西,不出几天总能通过奇怪的方式得到,他好笨的,哪有小独角兽会长在我路过的树上……”

面麻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孩子独有的软糯,让鸣人情不自禁红了眼眶,他安静地听着怀里的小堕天使细数这几年的点点滴滴,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勾画那些温馨的画面。

“反正就是爸爸很爱我,他肯定会希望你赶紧来看我,而不是我快要六岁了才见到你……”面麻看到了金发天使眼睛里的水光,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洁白的翅膀,“父君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讲得你伤心了?”

“我没有伤心,只是很遗憾不能陪你们度过那些时间,”鸣人努了努嘴,神情认真,“七年前,刚结束天堂和地狱第四次大规模战争时,我受了很重的伤,在天堂沉睡了七年,最近才醒过来……”

“你想得没错,佐助很爱你,如果不是因为我没办法过来,从你刚出生开始,他就一定会让我陪在你身边的。”

“面麻,对不起,这么多年,只有佐助陪着你。不过我保证,以后一定是我们一起陪你,无论多久。”

面麻不会去问到底是谁把父君伤得这么重,因为答案显而易见——他还记得老师曾经讲过这场大战,最后一场对决几乎倾尽了天堂与地狱所有主要的力量,但那一次活下来的却是最少的,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从那以后即使没有签订停战协议也默契地选择了和平。

能在那次战场上把天堂的主将伤到需要沉睡七年的时间,除了地狱的魔王陛下,不会再是其他人了。

面麻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现在看来,他似乎并不需要担心这件事,因为父君的到来就是最好的解答。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他们的爱护下茁壮成长,努力实践自己的人生信条。

“好,父君不能说话不算数,不然你要赔我一整支火龙军团。”地狱小王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用肉呼呼的小手紧紧抓住金发天使的衣服。

他想,他一定是最幸福的堕天使。

 

05

宇智波面麻殿下决定收回他是最幸福的孩子的说法。

他生气地朝飘在天空中、紫色毛球状的魔法传声筒大喊:“你们居然不带我一起出去玩!我怀疑我不是亲生的!我要离家出走!没有了可爱的我,你们会哭的!”

没过一会,紫色毛球就来到王子殿下面前,清冷的男声传了出来。

“你走吧,过两天我们带着弟弟,不,新一任小王子回来。”

 

FIN

我还是……没有想好名字……不过,接下来我可能会发车……毕竟我渴望展现大天使剑的力量已经很久了(NTM

我不知道这个没有名字的系列还有多少篇,总之,以后想起来就写写吧……

大家早安ww

评论(58)
热度(577)

2017-01-29

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