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小酒馆里白衣男子和黑帮干了个爽

感谢投喂!!!


From:  @Cyan

RWBY+黑礁的神奇AU
人物有病又高能,打起来的理由自己都不信,目标爽爽爽。剧情推进靠噪音。
这样的投喂真是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嘴角滴血)感谢萌萌的辛勤产出。
黑帮继承人X隐藏身份休假特种兵,鸣人一直到后边才登场。  
 ————————————————————————————————————————————————————————————————
在黄光灯的映照下,酒馆角落的黑色木桌泛着陈年老油的光泽。服务生递去历经抹布爱抚的菜单,说道:“小哥,来点什么?”
黑发黑瞳的美少年从披风中伸出手拒绝了菜单,说:“番茄水煮面。”言罢往椅背一靠,亮出洁白军装,黑腰带上皮带扣闪闪发光,米来长的剑固定在右侧。抬眼等待服务生的回复。
“好吧。”他收起外地人菜谱,骂骂咧咧的走向厨房。
在这落日将沉般的黑暗中,在五颜六色嘈杂不堪的人群中,只有佐助这轮银月孤独发光。他脱下披风,贴身的军服后收紧的腰带强调着青年美好的身材,长筒军靴紧包小腿,裤上有整齐的叠痕。
自从在孤儿院大火中分离他与鸣人已有七年不曾相见,火灾后他没有去新的孤儿院,而是被一个名叫大蛇丸的神秘军官秘密收养,抹去了原来的身份。
就在失火,也确确实实是意外,当天,一对黑衣男子莫名其妙地要求带走鸣人,还带来了完备的资料和证件。他和鸣人满孤儿院逃跑躲开这两个奇怪的男人,最后他们躲到储藏室里互相抱着哭得稀里哗啦。他们一起躲着,直到他们饿了,直到厨房失火,直到储藏室也开始变热,直到储藏室的门被暴力撞开。两个男人用湿外套包着他们疯了一样往外跑,一个倒下的不知什么东西永远隔开了他和前方的鸣人。他带男人冲进公共浴室,用了这辈子最多的洗澡水,坚持至消防员来到。在他被医生按着检查时,男人消失了,鸣人走了,他又孤身一人了。
七年间他通过网络、人脉等等各种方式寻找鸣人却一无所获,他决定利用长假亲自从黑道取得信息。直到某位男子进入酒馆。
“今天要收保护费了同志们。”等等,当年其中之一的男人。 
"好嘞,马......"
佐助刷地站起,椅子倒地的声音打断了对话。
“你是找鸣人的人之一吗?”
“正是,嗯?”他一阵打量“最近大少爷就准备继承家业了,结果继承权不要了天天嚷着要出走找你。” 
“......” “碰!”
子弹擦着佐助的发梢飞过打破了寂静,背后的酒杯碎了一地。人群尖叫着跑出。
“卧槽走火!”男人腹诽“算了,跪着装完。”
老板在柜台后探出半个头战战兢兢地说:“二位大爷行行好,出去打。”
“碰”“铛”银光一闪子弹被击飞。 只见佐助执剑,锋刃银光闪闪。——“不╭(▔□▔)╮”老板绝望地想。
“切”双方在酒馆两头摆好架势,黑帮拿出突击步枪开始扫射——是的,以佐助的速度只有扫射。 佐助以各种空翻躲闪只见白色的身影晃成一片,不碰倒哪怕高脚杯。偶尔停下挥剑击飞子弹,让玻璃杯和混凝土破碎一地,酒让地面越来越湿滑。
黑帮见无法伤及佐助分毫,掏出手机召唤大部队,说:“老大,佐助找到了!” 佐助抓住空档,从桌面和椅背上一路冲刺到黑帮面前,在桌面居高临下斩断手机。黑帮骂了句他妈,被剑逼至墙边。
“说清楚鸣人的情况。”黑帮剧烈地喘息,眼中只有佐助冷峻的面容,灯光像烛火一样在他背后跳动。
他调整姿势在墙上蠕动站好,回答:“当年看到你被火挡住鸣人急得像条疯狗,好不容易把他塞进车厢我车都不敢开,怕他开着开着动方向盘。等到不知火回来,他居然活下来了,告诉大少爷你活着,然后我们把他父母的所有情况详详细细地告诉他才安静下来。大少爷两岁时因为意外不见了,老大找了他很多年,待他很好期望也很高。你知道,混黑道最好和过往的亲朋好友断绝关系避免牵连,鸣人了解这些后安静了很多年,但一直安排人去找你,想暗中保护你。他知道正式继承后就身不由己了,就想最后试试能不能亲自找到你,他不明说我们都知道他想私奔,他不属于这他不该混黑道的。你去哪了,秘密加入了军方?”
还没来得及佐助回答 ,一阵刺耳的引擎声打断了一切。越野车顶红辣椒扣动重机枪扳机,墙上出现一层弹孔,所有人迅速趴下。
“等等,幸玖奈伊比洗还在里面!”
“麻烦,水门你上!” 
“为什么每次近战都是我?”
“(〝▼皿▼)”“( ° △ °|||)︴” 
佐助迅速匍匐前进至门口,站起来一脚踹开。昏暗的酒馆中出现一条白光的大道,老板战战兢兢地从柜台中探出头,佐助拉长的影子刚好挡住他。门外围了一圈越野车,所有的枪指着佐助,安安静静只有水门准备手枪的声音。
“砰”“哐啷” 
直到酒浇了老板一头他才竖起一身寒毛。
除水门外所有人都奉命不得开枪。子弹划破空气,剑斩断风,佐助以Z字跑向水门冲去,剑错过的子弹仅射中幻影。最后一米,水门果断丢掉手枪换用双匕首,短兵相接。刀剑撞击僵持不下,像怒兽咬紧的獠牙颤抖着,怒吼着。经验、老练最终在年轻面前有了疲态,水门开始招架不住。
“Sasuke!” “破绽!”匕首向脖颈抵去。
鸣人举枪打飞匕首,它在地上转圈退到人群中。 
“Naruto!”水门直接被无视了。
鸣人没有接到任何出队的消息,他只知道老爸接了电话然后着着急急地组织人马出队了。他只从直觉上感觉到自己一旦错过就要后悔终生,然后趁乱偷骑一辆自行车用这辈子最疯狂的速度绕小道飙到现场。就在他气喘吁吁准备分开人群的一刻,他看见佐助,他看见他的佐助,他看见他唯一的佐助普天之下最强的剑客一样战斗着。然后人群不见了,他在银色的月轮之下,在扑啦啦作响的夜风中,向无垠的荒野大喊佐助佐助佐助。
佐助径直冲向鸣人,人群迅速退开,劈头盖脸从上向下切开空气朝鸣人头上一砍,鸣人枪一丢用手掌拥抱草薙剑。水门愣了,幸玖奈转过机枪口,众人的枪又举起来了。
“佐助,我们什么也别用,就用拳头堂堂正正地打一架。”
剑还在手上,佐助直接松手照着鸣人的脸就是一拳
“打得好!”然后枪管子们又愣了,听着就痛啊。 
他们丢下所有的武器,抛下所有的技巧。他们打了很久,打得无人敢靠近把圈子越拉越大;他们打了很久,惨得无人敢助威;他们打了很久,像什么也不会的新手;他们打了很久,像不受训练的少年;他们打了很久,像小孩的变扭。最后,他们像无力的婴儿双双倒地十指相扣,笑声抽着气断断续续地传到产房外。
佐助的假期延长了,鸣人本来近在一月内的继承仪式也推后了。鸣子在学习和训练之余常来看望鸣人,甚至比四玖夫妇还勤些。她像谁呢?为了篇幅,简而言之她像黑化成熟的面码,爱好嘲笑哥哥阳光和温暖,黑道的事什么都清楚。
鸣人被找到和回归都很突然,四玖夫妇想办法找到了所有十三岁的男孩会喜欢的东西,其中鸣人最爱的就是————————————————“鸣人你回来的太突然了,估计有很多东西你不满意,尽管提。为了迎接你妈妈爸爸昨天晚上刚造了不知道弟弟还是妹妹,生产期比较长大概过十个月就有了。”大当家幸玖奈弯腰摸着他的头温柔地说。
在医院的日子缓慢无趣,大蛇丸不知为何同意佐助和鸣人同一病房。他们 回溯曾经的十三年, 聊了过去的七年,讨论未来的七十年。
想起佐助一眼把名字写在总编辑后的习惯看穿时,鸣人的窘迫。
“你当时就给我一记软拳。”
想起他们各自用想得到的方法找一个户口记录想不到的人。
但他们用韧而硬的羁绊在虚假档案外确凿地联结在一起。
他们讨论正义与暴力,国家固然有无尽原罪,但以枪😃支😃毒😃品为生的黑帮以罪恶为根基。
他们二十出头正是最好的年纪,有很多东西等着他们去改变,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性无限的未来。好像可以当上联合国秘书长救下世上所有人,再写几本大书开启民智,举剑迎战恐👿怖👿主👿义的军队,做些遥不可及要旁人嘲笑的春秋大梦。
就在住院观察的最后一天,护士发现两人不知所踪,只留下足够的医药费现金和一封信。
水门和幸玖奈一起读完了信,笑脸好像目送放飞的鹰一般。
“老爸千万别给老妈看。佐助说让几个高人给我介绍好职位,不用担心。鸣子绝对比我这个软心肠的大哥更适合继承家业的,我要去寻找自己的路了。——鸣人”
END
————————————————————————————————————————————
故事到这就只能停止,我没有能力驾驭接下来的剧情。本来写了手稿,打算打到电脑上,结果二次创作,天知道为什么后面的剧情越来越像原著(角色活了?是这种感觉吗?)非常理想主义的结局啊。

评论(3)
热度(96)
  1. Destiny like ns💒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2-03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