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You know I want your love

TAG:警察X小少爷,女装鸣人出没,赠送的番外

以这篇不知道好不好吃的小番外送给@力拔山河兮 以及那篇我吃得很开心的【鸣佐】你这种变态迟早要被鼬哥怼死

非常非常感谢山河那段时间的投喂,特别感动,看得也特别开心,我真的没想到她会写这么多来泡我(走开,凑表脸

为了赞美她的有始有终,我尽量重新读了好几遍这篇文,然后写下了这篇番外……希望我还原了80%那篇文里的鸣佐(其实我就想说,山河把他们写得辣么可爱,如果这篇不好吃都是我的锅QVQ

以下正文:

 

漩涡鸣人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先不说因为破了大案升了职,而且由于最近木叶比较太平所以工作量少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的情路虽然磕磕绊绊但勉强算是走上了正轨。

经过与佐助一个月的相处,他总结道:“跟宇智波谈恋爱是需要勇气的,而跟宇智波佐助谈恋爱更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

不过幸好,他这一个月——勤奋跑腿,送送小礼,卖卖乖——的刷好感行动虽然没能得到太多的回报,可至少宇智波鼬总不会再一言不合就偷偷摸一把刀藏在身后了不是?这就是进步。

而今天,不,主要是现在,鸣人觉得他即将迎来人生的新篇章,因为他和佐助终于有滚床单的机会了!

“轰隆隆——”

“哗啦啦——”

听着窗外那轰鸣的雷声以及那仿佛要砸破窗户的雨点声,再配合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鸣人尽量压下唇角的笑意,让自己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不是个变态。

忽然,水声停了,紧接着浴室的门就被打开,黑发宇智波从一团雾气中漫步走来——不合身的卡通睡衣根本遮不住平坦的小腹,漂亮的腰身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睡裤上的卡通青蛙图案看起来十分滑稽,可却依旧尽职尽责地勾勒出两条修长的腿。

“噗嗤——”坐在床边的金发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蔚蓝色的眼睛像是被阳光眷顾的大海那样深邃,“没想到我高中时期的睡衣放在你身上是这种效果啊我说,哈哈哈,佐助,快过来我看看。”

耳尖染上淡淡的红,宇智波抿了抿唇,挣扎着挪到床边,努力维持平静的表情,“咳,大白痴,我就说不用拿你的睡衣,我可以穿别……”

“不!千万别,这件挺好的,我保证!”鸣人赶紧把脸皮十分薄的小少爷拉到自己面前,一本正经地拽了拽那件卡通睡衣,“佐助穿这个超可爱的!”

尽管佐助对于恋人用“可爱”一词形容自己不是很赞同,但当他对上那盈满狡黠笑意的眼眸时,心蓦地软了下来,也就不再反驳,任由对方像个孩子一样眉飞色舞地用各式各样奇怪的理由夸自己,直到那湿漉漉的金毛蹭上自己裸露在外的肚皮。

“怎么不吹干头发?”摸了摸鸣人的头,佐助蹙起眉。

现在鸣人满脑子都被怎样把恋人带上床的主意占据了,根本没空想这些小事,于是随口道:“唔,忘了,这不重要啦,我们还是……”

“白痴。”白色松软的毛巾遮住了视线,也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

鸣人感受着摩擦头发的轻柔力道,鼻尖萦绕着的是自己熟悉的沐浴露清香,原本有些浮躁的心忽然就安静下来,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扮演鸣子时的情景——佐助那骨节分明的手穿梭在金色的长发间,灵巧的束发动作根本不像一位初学者,一举一动间丝毫不显女气,反而自带一股优雅……

他仿佛还能透过记忆闻到那时恋人身上的味道、看到那时恋人锁骨上自己留下的印记。

温暖的大手悄悄来到线条流畅的腰身,鸣人又把黑发宇智波拉近了些,边由对方擦着头发边仰起脸,努力望向那比世界顶级黑珍珠还漂亮的眼睛,“你以前……也帮我弄过头发。”语气间透露出一丝小心翼翼。

佐助知道鸣人的那份谨慎是因为什么。

虽然这一个月他们的恋爱生活适应得还算不错,但始终没有谁再提起曾经的那一切,不论是波风鸣子的谎言被戳穿前,还是漩涡鸣人满身血色的躺在医院后,所有事情仿佛被他们默契地装在盒子里沉入心底,直到现在才重新曝晒在阳光下。

他曾以为自己不想再回顾一遍,而恋人更是不愿意让他回忆起这些,可现在看来,他比想象中还要平静,甚至可以说心态好得出奇。

或许是因为这一个月的相处让他真正明白了漩涡鸣人与波风鸣子的区别,也真正理解了什么是爱情。

翘起嘴角,佐助停下了动作,黑曜石般的眼眸沾上温柔的光,他认真地说:“鸣人,我记得。”我记得为你束发,我记得送你回警局,我记得给你披上外套,所有与你在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

清冷的声线意外地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驱散了鸣人心里的忐忑,他咬咬牙,又期期艾艾地问道:“那……那你现在怎么想?”

怎么想?

宇智波有些茫然,连带着他脸上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僵硬,而捕捉到这份变化的金发男人犹如受委屈的小动物般瘪下嘴,湛蓝的眼眸也不如刚才那仿佛盛满星光般亮晶晶的。

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忽然就有点想笑,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然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就现在这样……还不错……”

喜悦就像是一簇在心底点燃的火苗,它越烧越旺,最终占据了整个胸膛,甚至蔓延到眼睛里,灿烂的笑容绽放在鸣人脸上,看起来傻气十足。

佐助也被这样的笑容感染了,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在恋人额上留下一个亲吻,就像是曾经还是波风鸣子的鸣人站在阶梯上第一次对他表明势在必得的决心那样。

他记得那时他面对鸣子说过“我不是已经在你手中了么?”,而这一次,面对漩涡鸣人,他说的是:“我还是在你手中的。”

换来的,是黏糊糊的热吻。

走链接>3<

 

FIN

好了,正式恭喜我与山河喜结连理(并没有!

再次感谢山河的文,顺便虎摸一下昨天被LOF虐的她(宝宝来我怀里

最后,我宣布:这篇文的完结也代表我成功把山河泡到手了hhhhhhhh

大家早安ww

评论(14)
热度(281)

2017-02-12

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