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摸鱼

阅读指南:很久之前摸过的骑士鸣X国王助的鱼(其实还算不上骑士鸣,因为鸣人还没成为骑士hhhhh

不过总觉得自己写得很智障,于是现在这个故事线已经弃掉了……之后的骑士鸣X国王助故事线是不同的,所以这个就当做同一个仿AU的脑洞吧_(:зゝ∠)_

 

以下脑洞:

 

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的初遇是在团扇国为新任国王而举行的风光无限的加冕仪式上。

年仅六岁的鸣人懵懵懂懂地跟在父亲波风水门身后,对王室宫殿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尽管他身为波风公爵的唯一的儿子,从小就住在富丽堂皇的城堡里,可面对这被称为团扇国最富有才华的工匠们的智慧结晶,他还是不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平民那样,从进入殿前的花园开始,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任由它们沉浸在优美恬静的景色中——玉带似的人工水池波光粼粼,五颜六色的花朵争鲜斗艳,气势恢宏的宫殿彰显出皇家的尊贵……

王宫就像是一个怀揣着巨大宝藏的天堂,每一种景色都令他流连忘返,每一个新奇的物件对他都有极大的诱惑力,可这些比起那个即将登上王位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或许是因为初遇的年纪太小,鸣人很难形容第一次见到宇智波佐助时的感觉,他只知道,是那个人的出现平息了他体内那份快按捺不住的、想要捣蛋的冲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长袍与暗红色的披风,上面精致的点缀不多,仅在腰间与领口处配有零星几个晶莹剔透、色泽上呈的宝石,再往上望去,视线划过如天鹅颈般优美的脖颈、樱色的薄唇、高挺的鼻梁,最后停留在灿若星辰的黑色眼眸处。

目光每挪一寸,鸣人的呼吸就减轻一分,到最后,他情不自禁屏住呼吸,呆愣地望着那举手投足间都自带一股独特气质的少年——他看着他从猿飞主教手中接过那象征着团扇国至高无上权力的权杖,他看着他戴上那寓意着守护团扇国领土、爱戴所有子民的王冠,他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接受殿中众人的祝福。

只是个孩子的鸣人读不懂少年国王眼中的孤独与倔强,但在一片赞美声中,他发现了宇智波那想要藏在披风下、攥紧的拳头——也许在那被指甲折磨的手心里还有一层黏腻的汗液——这个发现让他莫名觉得眼前这位刚被加冕为新一任国王的少年有些可怜。

突然,他的脑中划过一丝天真的念头,于是他扯了扯父亲的衣袍,在对方俯身做出倾听的姿势时,一边偷瞄着在王座上接受众人祝福的国王一边轻声问道:“爸爸,我以后能不能做国王的骑士?”

“为什么这么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父亲的回应,鸣人总觉得对方那如深蓝大海般的眼眸中蕴藏着无限深意。

可他没有细想,仅凭单纯的想法脱口而出道:“好色仙人曾经告诉我,如果想要保护什么人就要做那个人的骑士,”他眨了眨眼睛,骄傲地仰起头,一副得意的模样,“不都说国王陛下是团扇国最尊贵的人吗?那如果我成为了国王的骑士,不仅可以保护他,而且还说明我是最厉害的骑士我说!”

“为什么想要保护他?”水门挑了挑眉,对造成自家儿子突如其来的想法的原因表示好奇。

“唔……不知道,”金发男孩看起来有些苦恼,湛蓝的眼眸中是独属于孩童的清澈和纯粹,“我就是……觉得他有点可怜,你看他从进门到现在都没笑过。”

或许孩子的心远比想象中来得敏感。

波风公爵柔和了眉眼,他回望了一下此刻既是处于人群中心,也是站在权力中心的少年宇智波,然后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家儿子后调侃道:“可是国王是不需要骑士的,骑士只会配给美丽的贵族小姐们,”话语间一顿,直到看见那似小狐狸般的脸颊变得气鼓鼓的,才不紧不慢地继续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保护他的话,我相信你能成为国王的第一任骑士。”

听到这句话,鸣人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眸瞬间被点亮,他没有察觉到父亲语气中夹杂着的一丝沉重与眼眸中划过的担忧,自顾自地为得到父亲的鼓励而开心起来,“我一定不会让爸爸失望的我说!”

 

漩涡鸣人再见到宇智波佐助的时候,时光已经悄悄走过了四个年头。

他是在深夜里被父亲带到国王陛下的寝室的,站在高大的父亲身边,就着昏黄的烛光,他偷瞄半躺在床上、脸色十分苍白的宇智波,耳朵仔细听着父亲与他之间的对话。

“陛下,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鸣人就交给你了。”水门的声音不大,可语气中的认真意味十足。

“只要我还没死,他就不会有事,”国王清冷的嗓音仿佛带着魔力,令人不由自主地交付信任,“波风公爵,我等你来接他。”

宇智波陛下的承诺驱散了水门心中的部分阴霾,在朝对方郑重地行礼过后,他蹲在身边的金发男孩面前,望着那双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蓝眼睛,语气不自觉柔和下来,“鸣人,我要出门一段时间,你就先待在这里好不好?我保证,很快就来接你。”

鸣人垂在身侧的小手悄悄攥成拳头,看着父亲俊美的脸,瘪了许久的话终于还是问出了口,“我听到侍卫们谈论根之国占领我们领土的事了,你……是不是要去打仗?”

察觉到自家儿子语气中极力想要隐藏的一丝颤抖,水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想要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因为他不想让鸣人过早地承受这些沉重的东西,可看着那双湛蓝眼眸中的倔强,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揉了下那耀眼的金发,他认真回答道:“鸣人,守护团扇国的领土和人民是我的责任,等你再长大一些,这也会是你的责任,答应我,乖乖地待在陛下身边等我回来接你。”

“我很快就不是小孩子了,”鸣人嘟囔着努力放松下来,他伸出小手学着父亲刚才对他所做的那样拍了拍那颗金色脑袋,“爸爸,你好好打,把敌人全都赶出去,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我会听话的我说。”

水门知道,虽然鸣人平日里总是捣蛋贪玩,但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懂事、勇敢且坚强的孩子,在又听了这番话后,他蓦然想到了早已病逝的妻子,他还想起了曾经他们对孩子的期许。

玖辛奈,鸣人成长得很好,就像我们希望的那样。

“好。”他扬起温暖的笑容,在又给了金发男孩一个拥抱后径自离开。

我已经长大了,我不能让爸爸担心。

目光跟随父亲远去的背影,鸣人克制着所有负面情绪,但到底还是个孩子,他的眼底隐隐出现红色,肩膀也微微颤抖起来,而这幅光景全被房间里另一个人看在眼里。

在佐助眼中,此时的男孩仿佛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兽,明明浑身都散发出悲伤的气息,可却硬是摆出强硬的姿态,就像曾经的自己……

他半阖眼眸,敛去其中所有情绪,“先睡觉吧。”

突兀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把鸣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床上,他刚转身,一抬头,就撞进了那如古井般幽深的眼瞳。

事实上,对于宇智波佐助,鸣人虽然谈不上熟悉,但绝不陌生,因为这四年,他依旧追逐着曾经说出口的梦想,平日里,他会认真收集所有关于国王的消息,就连上剑术课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偶尔也会浮现出少年国王在加冕礼上冷漠的模样。可现在,类似于近乡情怯,面对宇智波本人,他反而感觉有些不自在。

不是没有发现男孩的紧张,但国王陛下实在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再加上此刻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因此,他有些烦躁地压低了嗓音,“我可不会抱你过来。”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句话居然歪打正着地让男孩放松下来。

“我才不要你抱我说!”鸣人皱了皱鼻子,很快来到床边,“我要睡哪里?”

望着男孩脸上那六道如同小狐狸胡须般的胎记在主人说话时可爱地动了动,佐助微不可察地牵起唇角,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有些冷漠,“我的侍卫水月就在门外,你出门以后他会给你安排住处。”说完,他就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可身边的人半天没有动静,正当他准备重新睁眼时——

“我……能不能跟你睡啊?”男孩有些软糯的声音响起,其实他并不是因为到了其他地方会害怕,只是因为他想趁这个机会多接触未来要保护的国王陛下而已。

尽管团扇国至今没有王后,但这样的话国王陛下确实只听女人说过。可就算是贵族小姐们,他也从没把人留在床上过夜的习惯,更何况当上国王这些年来,每个夜晚他过得更加谨慎。

佐助蹙起眉,想要直接拒绝孩子那无礼,甚至算得上是冒犯的请求,然而,他刚睁开眼就对上了那双犹如夏日浅海般的眼眸,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尤其在又看到对方微微下垂的嘴角后,早已坚硬的心莫名软了下来。

他挣扎地沉默着,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但男孩仿佛把这样的回应当成了默许,他很快从父亲提过来的箱子里翻出了自己的睡衣,动作迅速地换上以后就爬上了床。

“在来之前我本来就准备睡觉的,所以我洗过澡了。”抢在宇智波开口之前,鸣人小大人样地帮对方掖了掖盖在身上的绒毯,随着他的动作,一股浓郁的药香飘荡出来——这个味道他十分熟悉,因为他在初学骑术时时常受伤,甚至有一次从马上摔了下来,伤到了骨头,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要涂抹这种草药。

“你居然受伤了……”金发男孩原本稳定下来的情绪又变得低沉,他抿了抿唇,“怪不得你一直躺在床上……原来那些侍卫私底下偷传‘你被刺杀’的消息是真的,那我爸爸……”

“你的父亲是团扇国军队里最伟大的统帅之一,由于他高超的剑术和骑术,他曾经在战场上所向披靡,被赞誉为金色闪光,”国王陛下语气平淡、言简意赅地陈述了波风水门公爵的赫赫战绩,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中一片清明,“他是个英雄。”你该相信他的能力。

后面这句话佐助没有说出口,但他想,眼前的男孩已经明白了,毕竟原本不自觉搅在一起的小手也放开了。

爸爸一定会回来接我的,这样想着的鸣人重新躺下,眨了眨蔚蓝色的眼睛,第一次表现出了身为公爵之子应有的良好教养。

“晚安,陛下。”

没有回应金发男孩,佐助直接闭上了眼睛。

 

END

 

后面正式的骑士鸣X国王助,年差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吧~

佐助:我为什么非要带小崽子鸣?我不喜欢带孩子。

鸣人:我长♂大以后保证让你满意

围观群众:听不懂(冷漠.jpg

评论(18)
热度(99)
  1. Destiny like ns💒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