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怎么办[上]

TAG:仿妖精的尾巴+火影手游AU(说白了就是自己瞎XX造),倒追梗,年上(27X17这样),风系魔法师鸣 X 火系+雷系魔法师助,两个双标狗(并不)的故事,私设如山(其中所有的魔法都按照原著名字来,不过使出魔法靠魔法源和魔法量而不是查克拉)

PS.文中鼬哥和鸣人是好基友(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的不要点,如果接受,请吃我安利!

PPS.配合BGM《怎么办》食用风味更佳(特意找了个男声版

 

事实证明,有了主催@只有鸣人的胸肌还有些温度.jpg 以后,日更破万不是梦(心酸地围笑

以下正文:

 

00

感应到“沉睡咒”袭来时,九喇嘛立刻跳下柔软的大床,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安全抵达主人为自己搭建的魔兽窝。抬眼一看,它果然再次见到了那个从半开的窗户跳进来的黑发少年宇智波佐助——他拥有一张美丽到模糊性别的脸,尤其是那双此刻红艳艳的眼睛,其中隐含的六芒星为他原本清冷的气质平添一丝妖冶。

“以后你没必要攻击老夫,”缓慢地伸一个懒腰,九喇嘛扯了扯嘴角,迎着那冰冷的视线,毫无俱意地解释道:“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他你来过。”

少年一开始没有回应,他不紧不慢地来到床边,眼眸的颜色恢复成深沉的黑色。望向那此时包裹在柔软被窝里、因为中了咒语而陷入沉睡的金发男人,他专注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温柔,它们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轻轻拂过男人耀眼的金发、男性魅力十足的胡须胎记以及那让人十分有亲吻欲望的唇。

直到看见男人枕边那明显是被九喇嘛压出的印记,他眸中的温柔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凉,受到影响的还有他的态度。

“以后不准爬上床。”清冷的嗓音带着少年独有的暗哑,在说完这句话、又附赠给九喇嘛一个警告的眼神后,他才脱下身上的披风和鞋子钻进温暖的被褥,逐渐靠近毫无动静的金发男人。

不屑地嗤笑一声,身为大陆最强魔兽之一的九尾妖狐对来自未成年的告诫不仅充耳不闻,而且还在自己闭目养神前开口挑衅道:“你的瞳术和魔力源还是太嫩了,宇智波家的小鬼。”

没有理会九喇嘛愚蠢的挑衅,佐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近在咫尺的金发男人身上,他拉过男人结实的手臂搭在自己腰上,然后仰头凑近对方,在唇角处留下一个轻吻与一声如情人间的呢喃。

“NARUTO……”

因为被哥哥指派了一个耗时极长的任务,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漩涡鸣人了,于是在任务结束后,还没来得及回家收拾,他就被心中那犹如汹涌而来的浪潮般的思念促使着不断做出大胆的举动。先是冒着被发现的极大风险再次对鸣人施展“沉睡咒”——是的,再次,毕竟在做任务前他就这样干过一次——接着是爬上男人的床以及在那平日里绝对碰不到的地方留下亲吻。

不论是计划这一切之前,还是已经成功达到目的的现在,佐助从没考虑过失败的后果,他只是凭借本能地,甚至是放纵地任由心中的渴望牵引着靠近金发男人,排解积攒许久的想念。

亲吻过后,仿佛有无数蜜糖融化在心里,就连舌尖也尝到了一丝莫名的甜意,他满足地阖上眼眸,又向男人温暖结实的胸膛贴近些许后不再有任何动作,就像是也陷入沉睡那样,呼吸声变得绵长。

打破室内静谧气氛的是一道浑厚的男低音。

“咒术持续不了多久了,不想被发现就现在离开。”

被提醒的黑发宇智波十分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此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心,犹如孩童的恶作剧,他想要就这样留在床上,等待鸣人醒来。他想,如果这样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对方惊讶的模样,然后在那双蔚蓝色的眼眸染上怒火之前,他就正大光明地亲吻对方,让那份震惊持续得更久一些。

或许他能再次听见那磁性的嗓音配合无奈的语气叫出自己的名字。

“SASUKE…”

佐助肯定,没有人能把他的名字念得那样好听,没有人。

可理智最终还是让他迅速起身,在整理完现场后很快离开了。

微风透过半开的窗户撩动窗帘,阳光也开始洒上木质地板,听着窗外传来的悦耳鸟鸣,原本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的金发男人睁开了双眼,那如夏日浅海般美丽的眼眸中一片清明。

“小鬼,认输吧,你又想错了,”九喇嘛十分惬意地甩了甩毛茸茸的尾巴,语气中的幸灾乐祸一览无余,“老夫早说过,用长时间的任务来让他忘记你是不可行的。”

“闭嘴,九喇嘛。”烦躁地挠了挠本就乱糟糟的金发,鸣人的表情十分纠结,蔚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些许复杂的情绪。

唇角似乎还残留着宇智波独有的触感和味道,他仿佛能根据这些在脑海中重新模拟一遍少年亲吻的过程——漆黑的眼眸越来越近,呼出的气息也在不断强调主人的存在感,樱色薄唇印上自己的唇角……

想到这里,鸣人不自觉咬住下唇,牙齿带来的痛意让他瞬间清醒,一个想法在脑中逐渐形成。


01

作为大陆最强魔法公会之一木叶公会会长波风水门的独生子,漩涡鸣人一出生就受到了众多关注,而他也没有辜负父母和公会成员们的期望,成长速度非常快。先不说他不过二十七岁的年纪就已经拥有独自完成七次S级赏金任务的傲人战绩,更别说他明明是纯风系魔法师,却能在最新一届公会争霸大赛中凭借新开发的仙人魔法打得全系魔法师佩恩连连后退的惊人表现,虽然最后他还是输给了佩恩,但考虑到佩恩与他的年纪,人们还是相信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受到自身性格的影响,他的交友圈很广,上到已经接手砂暴公会成为会长的砂暴我爱罗,下到刚开始接C级任务的木叶公会最小会员猿飞木叶丸,他们都算得上是他的好友,但要说接触最多的,只能是与木叶公会关系并不算好、甚至可以称得上世代劲敌的团扇公会的重要成员——会长宇智波富岳最得意的儿子宇智波鼬。

鸣人和鼬因为一场公会争霸大赛相识,那时的鸣人还是一个并不成熟的青少年,而鼬也只是一位思想成熟的少年天才,他们对战时打了很久,尽管鼬一直处于上风,可鸣人不服输的劲儿硬是让他一直撑着没有倒下,于是最终结局停留在了平手。

争霸赛过后,从治疗室出来的他们不约而同地找到对方,并且交换了联络魔咒的ID,从此以后变成了时常切磋交流的好友。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鸣人知道了鼬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弟弟,名为宇智波佐助。那时候,佐助在他眼中就是一个随时能让鼬表现出温柔一面的魔法名称,他保证,只要提到“佐助”这个名字,自己那平日里虽然态度温和却依旧有些难以接近的好友就会瞬间柔和下表情,然后开始表演花式夸赞。

“佐助特别聪明,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学会了豪火球术。”

“佐助同时拥有火系和雷系的魔法属性,看来他以后会成长得非常惊人。”

“佐助……”

就算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鸣人从没见过那位从小被兄长捧在手心的小宇智波,但经过许多年的熏陶,他对佐助的成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就连对方喜欢吃番茄这一点他也非常清楚。如果按照正常发展,或许某一天,他能在鼬的介绍下见到那位据说长相十分出挑的少年,然后和鼬一起、作为他的前辈成为他继续成长的助力。

然而,命运女神就像是在某天喝醉了酒后随意地拨动了代表命运的琴弦,让鸣人和佐助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见了面,并且让他们的命运轨迹往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就算你姓宇智波又怎么样,就算是最强魔法瞳术写轮眼又怎么样,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在安静的树林里捕捉到这句话时,鸣人蹙起眉,朝九喇嘛示意后很快带着它往声源处奔去,等他们到达目的地,看到的画面就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举着魔法刃向站在他对面的黑发少年不断攻击,而少年在这样快速的攻势下根本无法集中精力使出魔法,只能把所有力气用在防御上,所幸,目前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严重的伤。

“唔,那好像是S级赏金任务榜单上的人……那孩子不要命了吗?看起来也就十五岁吧我说,他居然接这么危险的任务。”鸣人观察一会后得出结论,又看了两眼少年已经开始变得缓慢的动作以及那双独特的漂亮红眸后,没有再犹豫,他加入了战局。

望着突然出现、挡在自己面前的金发男人,佐助有一瞬间的错愕,后背的神经全部紧绷起来——难道是敌人的帮手?他开始猜测对方的身份和意图。

没有让他思考太久,男人处处保护他的姿态以及不遗余力攻击对方的行为让他明白——这是自己的帮手。

确认金发男人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后,佐助尝试着配合对方的进攻方式一起收拾那位价值千金的通缉犯,在这个过程中,他意外地发现那个男人好像熟悉他所有的魔法,不论是“豪火球术”还是“千鸟”,那个男人都能马上反应过来然后使出可以作为辅助的风系魔法。

没过一会,那名一开始还嚣张不已的通缉犯就已经被打得几乎只剩下一口气躺在了地上,而在躺倒之前,他恶狠狠地盯着金发男人嘲笑道:“被誉为‘金色闪光’的会长居然要自己出来做任务,木叶公会真是穷成了魔法大陆的一个笑话。”

金色闪光?佐助沉下心,身为团扇公会会长最小的儿子,他对这个称号非常熟悉,也对身边这个金发男人的光荣事迹非常了解。他看着对方动作利落地绑住通缉犯,在确认了所有伤势后转身朝自己走来。

“啊,你就是……”

“跟我比一场。”打断男人的话,佐助后退一步,用剩余的魔法量把写轮眼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作出准备攻击的姿势。

“什么!?”鸣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已经猜出身份的宇智波佐助,又望了望躺在树上看戏的九喇嘛,想要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却发现自己养的魔兽眼中也盈满了惊讶,但很快又变成了幸灾乐祸。

他蹙起眉,心中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果然,接下来他听到站在不远处的黑发美少年说:“我叫宇智波佐助,来自团扇公会,很早以前就想跟被誉为‘金色闪光’的你比一场了。”

“不,那个,我不是……”

“豪火球之术——”

或许是因为少年想要比试的心太过急切,他根本不听鸣人的解释就直接攻了过来。

因此,鸣人只能硬着头皮和好友的弟弟比试起来,不,比起比试,他的行为更像是躲避——他不断用“螺旋丸”抵消“千鸟”的攻击,却在成功之后不再继续纠缠,他跑来跑去,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不断消耗少年身上剩余的魔法量,直到他再也维持不住最强瞳术,那双妖冶的红眸恢复成如古井般幽深的黑眼睛。

鸣人抓住少年宇智波的双手,在他挣扎的时候头脑一热抱住了对方,把那比起自己来略显清瘦的身体禁锢在怀中,沉声道:“我不是‘金色闪光’!”

佐助一愣,自然而然地从金发男人怀中抬起头,却没想到对方也正好想要低头解释,于是两人的嘴唇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触碰到一起。

侵略性极强的男性气息环绕在鼻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蔚蓝色眼眸,感受着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少年宇智波的脸和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全身的血液就像是被特殊的魔法凝固了,就连呼吸声也减弱许多。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鸣人,他别过脸,放开怀中的少年,飞快地说了句“抱……抱歉啊”,接着就沉默了,仿佛对此刻的情况完全是不知所措的。其实他确实是不知道该怎样处理现在的状况,但并不是因为害怕面对少年,因为对于这样的意外,他心想都是男人不用在意,可他十分担心未来宇智波鼬可能会有的报复行为。

毕竟,他很有可能夺走了好友心爱的弟弟的初吻,而鼬在知道这件事以后……

鸣人缩了缩肩,恨不得时光倒流。

向来在团扇公会我行我素、非常有主见的佐助此时拼命消化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努力抛去脑中的杂念,压下心中莫名的悸动绷紧了一张脸,就像一位成熟的魔法师那样淡淡道:“意外,不用在意,你刚才说你不是‘金色闪光’?”

鸣人很想提醒面前的宇智波他那副一时半会消不了的面红耳赤状态一点儿也不符合他口中所谓的“不要在意”,可面对危险的本能还是让他忽略了这一点,一本正经地回应对方:“‘金色闪光’是我父亲波风水门,我叫漩涡鸣人,来自木叶公会。”

“你是宇智波佐助对吧我说?咳,不是我专门调查过你,是因为我和你哥哥宇智波鼬是好朋友,所以我对你的一些事情比较了解,才认出了你。”

哥哥的好友?佐助挑了挑眉,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位名为“漩涡鸣人”的金发男人,他的视线扫过那双比天空还美丽澄净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如猫须般的胎记以及那略显厚实——他绝对没有记忆深刻——的嘴唇……

撇开眼,冷淡地应了一声,然后他绕过对方,朝被绑好的通缉犯走去,在轻松地把通缉犯拖起来后,他先是停顿了一下,犹豫一瞬后才重新开口:“谢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佐助没有错过金发男人脸上灿烂友好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让人不自觉想要亲近,说起来,他唇上的味道……

不太能够理解黑发少年本来还一片明朗的脸色为什么突然转成“乌云密布”,而且对方还仿佛避灾祸那样快速转身离开,鸣人皱了皱眉,忽然想到什么又朝那快要消失的背影大喊:“佐助,你是不是要打败‘金色闪光’啊?我也有这个想法,我们可以互相切磋啊,就像我和你哥哥那样!”

回应他的,是少年脚步不停的离去。

“真是比他哥哥还冷淡,哪里可爱了啊我说……”嘀咕一句,鸣人耸耸肩,而后就转头抱怨一直待在树上看戏的九尾妖狐,“九喇嘛,你不帮忙收拾那个通缉犯就算了,居然连拦着他让我解释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也不愿意动!”

丝毫不在意主人怒火的九喇嘛轻松地跳到地上,身后九条尾巴十分招摇地摆来摆去,红艳艳的眼睛中满是戏谑,“不可爱吗?你亲他的时候手都不受控制地搂紧人家的腰了。”

 

TBC

说佐助不可爱的鸣人都会遭到报应!(NTM

《怎么办》里那句“你怎么可以这样,笑容打败太阳”简直让我笑得十分痴汉_(:зゝ∠)_

对对对,他就是笑容打败太阳!!!他就是!!!

这篇文本来一发完结的,但是为了保住粉籍、兑现周末更新的承诺(谁都别告诉我已经周一了!)于是把先摸完的发上来,估计明天更[下]

在下中,有请我们的小宇智波魔法师强势而又耿直地表演倒追(NTM

突然感觉自己好蠢QVQ 大家早安ww

评论(46)
热度(240)
  1. 琉歌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17

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