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怎么办[中]

TAG:仿妖精的尾巴+火影手游AU(说白了就是自己瞎XX造),倒追梗,年上(27X17这样),风系魔法师鸣 X 火系+雷系魔法师助,两个双标狗(并不)的故事,私设如山(其中所有的魔法都按照原著名字来,不过使出魔法靠魔法源和魔法量而不是查克拉)

PS.文中鼬哥和鸣人是好基友(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的不要点,如果接受,请吃我安利!

PPS.配合BGM《怎么办》食用风味更佳(特意找了个男声版

前文走:[上]

 

以下正文:

 

02

鸣人发誓,要是他早知道从第一次带着佐助出任务开始就会令对方“误入歧途”,那么就算在那个时候打死他,他也不会在做任务的时候带上名为“宇智波佐助”的小鬼。

然而现实是,当黑发美少年找上门、表示愿意跟他一起合作捉拿S级赏金通缉犯顺便一起修炼的时候,他毫无保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热情——地回应了对方。

“那真是太好了,就我一个人带着一只臭狐狸一点也不好玩啊我说。”鸣人还记得自己是怎样高兴又激动地说出这句话的。

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任务中的互帮互助,魔法技艺上的相互提高,在那三个月里,他和少年宇智波同吃同住,相处得非常愉快,任务结束后,他已经完全把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俊美少年视作亲密无间的兄弟和伙伴。

而对于对方表现出来的特殊态度,不论是像条小尾巴一样总是出没在木叶公会跟在他身后逐渐融入木叶这个集体,还是定期出现在他的房子内好心地替他打理,那时的他只当作是向朋友或是兄长表示喜爱的方式。

即使公会里的好友诸如犬冢牙、奈良鹿丸之流一直似真似假地调侃两人之间的关系,但鸣人也从不在意,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毕竟在他心里,他从没想过谁会喜欢上比自己大十岁,而且偶尔做事还毛毛躁躁像个笨蛋一样的男人?更何况他一直坚信佐助喜欢亲近他就像喜欢亲哥哥鼬那样。

可他没想到的是,事实上,佐助确实喜欢他,但这个喜欢和兄弟情没有半点关系。

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鸣人正和佐助一起参加木叶公会的定期聚会。他们坐在吧台旁边,一人手中有一个超大量的酒杯,不过只有鸣人手中的那一杯装进了浓烈的伏特加,而佐助的,被为了照顾青少年的鹿丸装进了温热的牛奶。

“我喝水就好。”佐助对这样的分配十分不满,他觉得对比起周围那些冒着气泡的烈酒,捧着一杯白色液体的自己蠢透了,像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尤其——他看了一眼身边笑得十分恶意的金发男人——在鸣人面前,他决不允许出现这样愚蠢的自己。

故意开心地喝了一口辛辣的液体,鸣人习惯性地调侃对方,“小佐助不要害羞啊我说,喝牛奶才能长高。”

少年宇智波没有任何回应,只冷着一张脸把牛奶放到桌上,然后他的视线就锁定了金发男人手中的酒杯,思考了一会后,如古井般幽深的黑瞳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试探意味。

“我想尝尝。”

“那可不行,”鸣人眼疾手快地躲过了少年的抢夺,继续不知死活地挑衅,“好好珍惜吧,你也只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这享受独一份的牛奶而不被嘲笑了。毕竟等你成年以后,这里对你来说就是充满了金钱、美酒和美人了。”

“成年人的世界?”佐助挑起眉。

“是啊,成年人的世界,”鸣人举起酒杯,忽然有些感慨,好似想要成为黑发少年的人生导师那样,他望着那双漂亮的黑眼睛,完全没有察觉到其中逐渐酝酿起来的风暴开口道:“你会开始发现魔法并不是人生的全部,你会遇到很多有诱惑力的东西,比如金钱、权力、地位……”

“还有美人?”宇智波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他凑近金发男人,精致的眉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听完少年的问题,本着引领正确方向的想法,鸣人认真思考了一会,接着才斟酌着说:“虽然我现在单身,但我还是必须负责任的告诉你,是的,还有美人。你以后总会碰到一个喜欢的人,然后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爱情和欲……欲望。”

说出后面那一点的时候,金发男人有点不自在,毕竟就算现在没人偷听他们说话,而且周围也是嘈杂的人群,但这也是公共场合,于是刚说完他就打算补充一句结束这个话题,但少年接下来的行为完全打消了他的念头。

没有继续待在座椅上被动地听那个白痴感叹人生,被嫉妒驱使的宇智波离开座椅走近鸣人,就站在他的身边,眸光深沉。

“你遇到过?”

有些奇怪地望了一眼此刻明显情绪开始不稳定的少年,鸣人皱了皱眉,可他没想太多,也并不打算隐瞒什么,他环顾一周,最终视线锁定了人群中的一抹粉色,然后牵起唇角,表情看起来十分怀念,“我五年前心血来潮的时候给小樱送过一堆拉面券,后来果然被拒绝了。”

“那么现在呢?”佐助又凑近了些,握成拳的手中满是粘腻的汗液。

“现在?”安全距离被侵犯让金发魔法师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肩膀,可面对着亲密的伙伴,他还是自然地抬手揉了揉那有几处乱翘的黑发,“现在似乎没有考虑过啊?光是做任务,还有和你练习就已经让我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了我说。”

鸣人看到了从未在佐助脸上见过的笑容,那双漂亮的黑眼睛中盈满了笑意,那形状优美的薄唇也极其明显的弯起一个弧度,接着他就看到那双唇动了动,几个音节飘散在空中。

意识到那句话是什么以后,他满眼的不可置信,大脑直接罢工,平日里能力极强的嘴现在也只能喃喃道:“什……什么?”

一点儿也不介意鸣人的迟钝,佐助秉承了宇智波一贯强势的作风,他凑近金发男人的耳朵,又耐心地询问了一遍。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已经把时间分给了我,不如直接和我试试,让我来当你的男朋友怎么样?”

“砰——”

整个木叶公会的人都目睹了漩涡鸣人毫无征兆地从椅子上摔下去的画面。


03

自从宇智波惊人的告白之后,鸣人决定暂时远离那位头脑发热的青少年,于是他留下劝对方冷静一点的讯息后,直接单独接了一个S级任务带着九喇嘛跑路了。

他以为只要思考两天,黑发美少年就能明白对兄长的依赖和爱情的喜欢是不一样的,然而,等他完成任务悠闲地回到公会、坚信一切都能回到正轨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捧着一束鲜艳红玫瑰、盛装出行的俊美少年和一屋子诡异的目光。

“欢迎回来。”佐助并不习惯做这样高调的事,但确实有人告诉他追人就该这样,因此他无视了周围所有人上前一步,把玫瑰递到金发男人面前。

鸣人觉得自己的心,不,是整个灵魂都在颤抖,他从没遇过这样的情况,即使以前被姑娘闯进卧室都没这样慌张过,他下意识想要直接拒绝,可是看着少年发红的耳尖和面前鲜艳欲滴、绝对是刚采不久的玫瑰,他又无法狠下心,最终只能拼命向远处的好友鹿丸使眼色,以及用脚尖踹嘴都快咧到耳朵的九尾妖狐。

“咳,”九喇嘛开口的时候鸣人以为他就要得救了,然而事实证明,绝对不能相信一个活了上千年的魔兽,“真诚的建议,可能一个迎接回归的吻会比较适合他。”

鸣人惊恐地发现佐助在听到九喇嘛愚蠢的话后真的开始思考,而周围人的目光又变成了强烈的谴责,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更绝望的是他看到了默默跟着行为诡异的弟弟来到这里,并且目睹了一切的好友宇智波鼬。

“鸣人,”鼬看起来非常冷静,他的双眼甚至没有变成红色,他只是把弟弟挡在自己身后,一字一顿道:“我、们、好、好、谈、谈。”

好吧,漩涡鸣人挺起胸膛,十分大无畏地拒绝了所有人员——包括兽员——的陪同,使用空间移动魔法来到了专门为了比试开设的魔法竞技场,痛快地打了一架,然后才各自顶着伤包进行亲切友好的交谈。

“你让他去执行一个长时间的任务,越长越好,这样肯定能行我说。”鸣人边揉被打伤的膝盖边真诚地提起建议。

听了他的话,从切磋完到现在一直没有开口的鼬才不紧不慢地说:“其实我很早就察觉到佐助的感情了,他其实是一个很单纯温柔的孩子,喜欢谁对谁好一目了然,那段时间他总是跟着你,卧室的床底下也收藏着你给过他的东西,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你。”

“鸣人,我了解你,也了解佐助,你们都很优秀,但并不代表你们是合适的。”

“我想过很多种方法让佐助放弃,但最后我都没有做,因为我希望佐助的人生是由他自己掌握的,我能给他建议,但不能替他做出选择。同样的还有你,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帮你拒绝他,那么我会帮你,但问题是你真的想清楚你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了吗?”

鸣人一直都知道鼬是一个活得特别清醒的人,他也时常会在被问题困扰的时候求助对方,但这还是第一次,他和对方谈论的东西无关于魔法,无关于公会斗争,而是最难分辨的感情。

“我以为他只是依赖我。”沉下心,鸣人试着去回想与佐助相处的点点滴滴,他不否认少年是富有魅力的,作为恋人来说也绝对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他从没把少年当成一个可以交往的人来看待,甚至从没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往爱情方向想也是事实。

因此——

“老实说,我不知道,”鸣人耸耸肩,牵扯到伤口引来一阵痛意,却让他更加清醒,“我以前从没往那方面想过啊我说。”

“那么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了,”鼬恢复了平日里温柔却又疏离的模样,他动作优雅地整理好衣服,与少年宇智波相似的黑眸透出完全不同的锐利与深沉,“我会先按你说的让佐助远离你,希望你能尽快给他答案。”

 

TBC

鸣人,希望你能尽快给出答案,而不是让作者写出来(ntm

为什么只有中。。。因为我要睡觉去了,早上起来还要赶灰机,没精力肝了_(:зゝ∠)_

下什么时候出呢,估计等我旅行回来吧……(x

更完这篇就会开更骑士X国王了,所以在此之前,我会先去凡尔赛宫取材!(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啊

大家早安ww

评论(16)
热度(162)
  1. 琉歌废萌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19

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