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萌 —

【鸣佐】从前有座城堡

我……产粮了……真的……咒印助真好,我就喜欢辣助!!!!!大家来和我一起吹糖总!!!让糖总给我们画!

ZE1:

等了我前前后后两周(?)终于产出来了,我落下了感动的泪水……(还有考试辛苦了orz。。。

x鸣和xxx助真可爱呜呜呜,吃到最后我怎么觉得没完!!?然后看了一眼彩蛋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豪车司机~最后才是正餐,一下就饱了——————嗝。

第一次接到投稿,dokidoki(虽然是我和萌肮脏的py交易哈哈哈哈)

所以大家不来吃一口吗!?

还有不来试试投喂我吗!说不定有产出回报哦!?(然而没人想吃

最后辛苦萌萌了qwq被我催文催到飙车(强行逼出看家本领,顺便哀悼挂掉的学pa23333

——————————————————————————————————

文from @废萌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我好喜欢你,你画得超棒,超————————————棒!瞬间俘虏了我的心!!!我要为你打call!!!

好了,迷妹模式表演完,我要进入正常模式了——

在拖欠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终于为糖总献上了我难吃的粮食(一把辛酸泪),希望糖总不要嫌弃我。答应我,看完以后我们还是裹一条小棉被的关系。还有不要吐槽名字,作为一个取名废,我真的,很努力地想了名字了,你们想想从前有座城堡,是不是非常吸引人!!(。

糖总简直世界无敌好,每天都产粮,而且产的巨好吃,我的贴心小棉袄,十分想要关进小黑屋,天天逼着画(围笑

在遇见糖总后,我就成了一条咸鱼,因为每天都有粮吃,谁还产粮啊??(ntm

总之,赞美糖总,吹糖总是我们的义务,希望糖总能保持肝力,为我们带来更多好吃的粮食!!!

以下正文:

 

【鸣佐】从前有座城堡  by萌萌

CP: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分级:R18

TAG:年下,都是套路,猜不透的结局,玩……玩咒印状态二?

[注意]助是一个老司机,有过情人,有雷的gn请避雷

 

00

第七次被狂风吹来的雪花扑了一脸白后,宇智波佐助别无选择地来到了山顶唯一的避风处——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堡。

绕过已经完全拜倒在冰雪女王的威严下、沦陷成一片白色世界的花园,他终于靠近那看起来十分有历史厚重感的木门。在敲门之前,视线顺着那繁杂的木质花纹缓缓扫过,他忽然想起了一直流传于市井间的恐怖传闻。

传闻被分成了许多版本,有人说在这座城堡里看到了提着大刀的金色骷髅,有人说其中养育了拥有九条尾巴的赤色狐狸,还有人说这座城堡原本就属于一个以残暴出名的野兽家族。总之,无论是哪一个版本,这座城堡都被誉为不祥之地,无数人奔走相告,希望人们远离它,永远不要试图探索它。

“那城堡里有特别可怕的野兽,真的,你们要相信我,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会死的,真的会死……”

至今,佐助还记得一次偶然路过杂货铺时听到的幸存者警告。

他又瞥了一眼门上那看似复杂实则极有规律、仿佛在描绘什么特殊图案的花纹,原本想要抬起的手逐渐失去动力,可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

“呼——呼呼——啪——”

狂风呼啸而过,一团雪糊到了他帅气的披风上,随之而来的,还有噼里啪啦砸上俊脸的雪花。

不再犹豫,宇智波面无表情地叩响了城堡的大门。

没有让他等太久,随着“吱呀——”一声,古老的城堡缓慢地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古铜色的皮肤与屋外的纯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更格格不入的是他脸上那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尽管横在鼻梁与脸颊上的那道不知是胎记还是伤疤的痕迹有些可怖,但这并不影响这个笑的魅力。

“外面太冷了,您先进来吧。”

就这样,佐助毫不费力——甚至连解释都仿佛早已被看破——地走进了古堡。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黄昏烛光下的大厅,这里并没有许多奢华的装饰,甚至连头顶的吊灯也不过才累积了两层漂亮的宝石,但无论怎么看,它都透出了一股温馨感,尤其当佐助跟随男人穿过大厅来到餐桌前,光是桌上那花瓶中鲜嫩欲滴的金色郁金香都令他的身体不自觉放松下来。

“我的名字叫海野伊鲁卡,是这里的管家,”男人唇边的笑意未减,他十分尽责地为客人拉开桌边的座椅,同时不忘安抚对方的情绪,“我猜您是因为今天的暴风雪来得太突然了,所以才来不及下山吧。不用担心太多,您可以在这里先住下,等天气变好了再走。”

“您也别紧张,这座城堡的主人是非常热心的,所以我才会经常帮助因为各种原因被困在山上的人。我想您在山下一定听过这座城堡的美名吧,虽然大多数在这里住过的人总是忘记和我道别就离开,但是我想他们在这里还是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的。”

“现在城堡里的人也不多,除去我和小主人之外就剩下几位女仆和侍从了,您可以先和小主人一起享用晚餐,之后我会安排人带您去房间休息。稍等片刻,小主人……”

“伊鲁卡老师,你又把人放进来了我说!?”略显暗哑的少年音打断了伊鲁卡的话,同时成功吸引了客人的注意。

佐助偏过头,以绝佳的视力看清了那个从不远处向自己大步走来少年——耀眼的金发、如夏日浅海般澄净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脸颊上彰显野性魅力的胡须状胎记,再配上那阳刚味十足的麦色皮肤和一身精美的华服……

他肯定,如果少年的脸上不是写满了不开心,而是挂上和煦的笑容,那么他或许礼会貌地主动问候,然而,面对此时来势汹汹、眼神极为不友好的少年,尽管他已经确定对方主人的身份,但也还是果断地选择了以沉默来应对。

在少年靠近之前,宇智波已经考虑到了十几种接下来会发生的状况,并且想好了应对的策略,但就在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断减小时——

“啪——”

“嘶……”

刚才还像头威风凛凛的雄狮的少年不仅扑倒在他面前,而且额头还撞上了他硬邦邦的肩膀,同时痛呼出声。

没有错过少年那瞬间染上红晕的脸颊与充血的耳尖——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终于吃瘪——佐助的心蓦地软下来,难得地勾起唇角,黑曜石般的眼眸中也噙着一丝笑意。他从披风中伸出一只手,轻松地抓住少年的小臂把对方扶起来。

重新站直的少年憋红了脸,有些别扭地想道谢,可他刚对上黑发男人那双漂亮的黑眼睛,就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笑意,于是,原本道谢的话语被吞进了肚子,只留下底气不足的一声“哼”和一个十分孩子气的扭头。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引来了管家兼老师的教育,温热的大手狠狠地揉了揉那柔软的金发,伊鲁卡不赞同地指责少年的行为,“鸣人,你应该道谢的,”接着他转头望向从进屋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客人,十分歉意地颔首,“抱歉,我家小主人不太懂事。”

奇怪的主仆关系。

宇智波收回暗中打量少年的视线,淡淡地回应:“没事,打扰了。”

 

01

事实上,这个大陆不仅生存着人类,而且还生存着其他许多不同的种族,狼人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除了特殊时期——如发情期、月圆之夜——以外,平日里的形态与人类无异,所以他们很好地隐藏在人群之中,过着自己逍遥的生活。

漩涡鸣人就是一个狼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志气的狼人,自从得知自己一出生就被族里最权威的预言狼预测会为漩涡一族带来新鲜的血液,他就一直坚定地认为下一任狼人之王——狼王将会是自己。

成为狼王需要很多条件,其中最苛刻的就是学会与人类友好相处,毕竟在狼人看来,尽管他们在体力上有先天的种族优势,可人类是一种十分狡猾的生物,尤其是曾经发生过的冲突告诉他们一个道理:或许狼人的智慧确实不如人类多。

因此,从某一任狼王开始立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新任狼王一定要学会与人类相处。

一开始,面对这个条件,鸣人是非常自信的,因为就他在族里的欢迎程度来说,很难相信会有狼人不喜欢他,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人类也一定是这样非常好相处的,然而,现实给他狠狠地泼了几盆冰冷的水。

第一盆水来源于一个看起来十分美丽的姑娘,她在山里迷路了,然后误打误撞地敲响了城堡的大门,鸣人以十万分的热情欢迎了这位姐姐,甚至还把当天最心爱的特制拉面分给她享用,而且还在晚睡前特意准备了温热的羊奶。

然而,好心结果就是他第二天发现了母亲被洗劫一空的首饰盒。

第二盆水来自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他也是因为迷路而来到了城堡。这一回,鸣人十分确定这位慈祥的爷爷一点儿也不贪财,他们相处得也非常融洽,可意外还是发生了——他因为年纪尚小,所以在月圆之夜不能及时察觉到变身的前兆,因此,就在老爷爷的眼皮底下,他狼化了,变成了一头龇牙咧嘴的小狼。

结果可想而知,老爷爷痛骂“怪物”之后惊慌地离开了。

第三盆水……

第四盆水……

……

久而久之,鸣人不再相信人类,反而开始厌恶、排斥人类,他不再热情地欢迎人们来到城堡,更不会愿意他们住下来。他总在伊鲁卡好心收留人们的时候半夜露出原形或是装成别的物种来吓唬他们,直到他们惊恐地离开城堡。

而今天,面对突然出现在城堡中的陌生男人,他起先打算直接通过恶言恶语把对方轰出去,可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在那样光滑的地板上摔倒,并且因为这一摔还受到了嘲笑。

好吧,他选择暂时假装接受伊鲁卡老师的建议,让那个竟然敢嘲笑狼人的无知人类留下来,然后趁老师睡觉的时候用同样的办法吓哭那个男人,再狠狠地嘲笑回来。

夜里,行走在黑暗中的少年狼人动作十分迅速,他悄悄地用偷拿来的钥匙打开了男人的房门,三步并作两步走地来到床前。望着男人背对着自己的睡姿,他恶意十足地咧嘴笑起来,满心期待对方惊恐的模样。

首先,他爬上了床,接下来,他默默把手变成了锋利的爪子,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也从金发间冒出来,尖锐的獠牙更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恐怖,保持着这个形态,他一点点靠近那个因为头发遮挡而完全看不清脸、沉浸在睡梦中的男人。

“嗷……”

“哐——”

鸣人气势十足的吼声还没发出来,原本关得十分严实的窗户突然被狂风吹开,无数雪花就像是一只凶猛的巨兽飘了进来,面对这样几乎可以用“凶残”来形容的场景,一直害怕幽灵传说的他下意识地露出原始狼形躲进被窝,瑟瑟发抖。

他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无数曾经听过的恐怖传说都冒了出来,特别是当那与婴儿啼哭十分相似的风声再次响起,他不禁紧闭双眼,同时用两只爪子抱紧了自己的脑袋。

拯救他的,是一双温热的手。

微凉的手指先是试探性地戳戳少年狼人发热的脑袋,在确定没有危险后大胆地捏了捏那紧挨着尖利爪子的肉垫,然后,那双不安分的手抓住此刻像只大型犬的狼人的身体,把对方从被窝中拉出来。

就这样,一代——预备役——狼王漩涡鸣人在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身体瞬间腾空而起,原本因为受到“幽灵”惊吓而紧闭的眼睛也在此时因为另一个惊吓睁开来。

尽管身处黑暗,但得天独厚的他还是在睁眼的刹那对上了男人的视线,那双漆黑的眼眸如同古井般幽深,却又似有无数繁星坠入其中,让所有与它对视的人如同撞进黑色的漩涡,除了沉沦以外别无选择。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位冷漠的客人,挣脱开对方眼眸的束缚后,他的视线便不受控制地黏在那俊美无双的脸上,虽然无法透过遮住半边脸的头发窥探男人的全貌,可仅凭那露出来的半张脸,他的心脏就像是被施了特别的魔法,“砰砰”跳个不停。

周围的空气仿佛在此刻静止了,黑发男人的一举一动在鸣人眼中都被放慢了无数倍,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那漂亮的眼瞳中满是诧异。

“狗?”清冷悦耳的声音让他又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嗷呜——”夹杂着潜台词“你才是狗”,小狼人不满地嚎叫一声,气愤地开始蹬腿,头也来回摆动试图咬上那白皙的皮肤,可惜对方力气实在太大,而且躲避的技巧也十分高明,因此他没能占得一分便宜,反而动来动去消耗了许多体力。

就在他据理力争、准备反抗到底的时候,他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怀抱,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香气,但在闻到的瞬间,他肯定,舌尖上就像是有蜜糖化开那般尝到了一丝甜意,也正是这点甜头让他安静下来,任由对方揽着自己钻进被窝。

直愣愣地望着自顾自闭上双眼、呼吸放缓的客人,鸣人满心疑惑,他有太多想要询问的了,比如“为什么出现了一头狼你却不害怕?”、“为什么还让一头狼陪着你睡觉?”、“为什么从头到尾什么多余的都不问?”……

也许因为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怀中野兽那过于灼热的视线,在被骚扰许久后,宇智波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人话,终是淡淡开口:“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跑进来的,不过你要是害怕的话可以留下,我正好缺个抱枕。”

莫名的,光是这句话配上那动听的男声就让少年狼人脑中所有的问题都消失了,那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在闭上眼睛的同时,他小心翼翼地深呼吸几次,直到口中再次弥漫着那股染着甜味的香气。

 

02

这场暴风雪肆虐了整整一周,那每天呼啸而过的狂风夹杂着满天冰雪似乎想要把整座城堡埋葬在白茫茫的世界里,但与室外这份天寒地冻不同,城堡主人却仿佛生活在炎热的夏日,身体——尤其是脖子、脸颊和耳根——时常因为发热而变得通红。

鸣人坚信自己一定是得了某种奇怪的病,不然该如何解释面对明明是人类的佐助时,他那厌恶的本能不仅不翼而飞,而且他还会不受控制地想要亲近对方。

对了,佐助就是那个漂亮客人的名字,他是在同眠之夜过后的隔天午餐时间知道的,那个时候,他望着对面运用刀叉十分熟练,且动作间自带优雅的男人,不自觉地问出了声:“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说?”

刚一开口他就后悔了,毕竟男人根本不知道他就是被抱在怀里的那头狼,所以从理论上来看,这是人形的他第二次跟对方搭话,要知道第一次还是争锋相对的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害怕此时这样忽然转变的态度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笨蛋,可就在他紧张得耳尖都红了的时候——

“佐助。”黑发男人脸上的表情依然没什么特别的变化,但那黑曜石般的眼眸中快速地划过了一丝狡黠的笑意,就像稍纵即逝的流星。

而捕捉到这颗流星的鸣人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我叫漩涡鸣人,你可以叫我鸣人。”

从那之后,他就把佐助当做可以亲近的朋友,并且时常与对方待在一起,这里的时常不仅指白天待在一起,更是包括了每一个夜晚。

是的,每天晚上少年狼人都会露出狼形来到客人的房间,就像一只家养的大型宠物那样享受对方的抚摸,甚至还会在肚皮被蹂躏的时候违背狼性地摇起尾巴。等到了真正的睡觉时间,他又会抛开狼人一族凶狠的一面,吐着舌头钻进被窝,在紧贴上男人的胸膛后,立马进入甘甜的梦境。

然而,这样——在他看来——和谐而美好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因为暴风雪忽然变小了,而且大有即将结束的意思。

在偷听到佐助对伊鲁卡老师表示感谢,并且将在第二天早晨离开的对话后,鸣人非常难过,但在这份不舍中,仿佛对方的离开就是背叛那样,他的心中还埋藏着些许愤怒。这是一种十分陌生的情绪,因为他从未在与其他任何一位朋友分别时有过这样的感觉,他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因此只能怀着这样复杂的情绪最后一次来到那已经变得熟悉的房间。

听着耳边男人绵长的呼吸声,满怀心事和负面情绪的少年狼人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他微微扬起头,温热的鼻尖擦过那美好的下颚,视线定格在那安静的睡颜,他的目光犹如一双无形的手,隔着一层空气临摹那张漂亮到模糊性别的半张脸。

或许是因为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又或许是因为梦到了美好的事,就算身处睡梦中,佐助的唇角也留有一个浅浅的弧度,它犹如潘多拉魔盒,在被发现的一瞬间就缠住了鸣人的心,不断诱惑他前来触碰。

终是少年心性,鸣人自暴自弃般一边想着“反正他也要离开了,就算被发现是怪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边挪开身体些许后变回人形。耀眼的金发和明亮的蓝眸在黑夜里格外显眼,抿了抿唇,他的手缓慢地从被窝里伸出来,犹豫片刻后,有些颤抖地伸向那张俊美异常的脸。

指尖首先来到的是白皙的脸颊,他紧张地屏住呼吸,感受着那细腻、微凉的皮肤,心下一片混乱,接着,指尖下移,终于来到柔软的唇,他大着胆子轻轻戳了戳那精致的樱色薄唇,美妙的触感让他的心更加慌乱,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

“白痴,捕猎人类不是这样的。”清冷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中显得十分突兀。

鸣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混乱的大脑瞬间变成一片空白,他望着黑发男人睁开眼睛,那乌黑的眼眸中无一丝睡意。

“佐……你……”极大的震惊让他暂时丧失了语言能力。

“其实我的全名是宇智波佐助,”佐助抓住金发少年停在自己唇上的手,嘴角的弧度在扩大,犹如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语气里尽是错觉般的调侃,“没人教过你怎么辨认人类和吸血鬼吗?”

其实当听到宇智波这个姓的时候,鸣人就已经意识到佐助的身份了,毕竟以狼人和血族是共同对抗人类的同盟身份来说,身为狼人的他不可能没听说过血族中的大家族——宇智波一族。

这一刻,他回想起了很多被自己忽略的细节——佐助长时间低于常人温度的身体,比起人类看起来更加尖锐的牙齿,身上好闻却十分奇怪的香味,以及那只热衷于三分熟肉类的怪癖。

“你早就知道……我是狼人了?”少年狼人的眼里尽是不满,他蹙起眉,说话间有股咬牙切齿的意味,“那你一直待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点儿也不惧怕小狼崽的愤怒,活了几百年的宇智波勾了勾唇,紧接着咬住少年的指尖,锋利的牙齿轻易地嵌入嫩肉,他重重地吮了一下,狼人血液异常鲜美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但没过多久他就克制地放过了开始挣扎的少年,在又仔细回味了一下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一开始我只是为了避开烦人的暴风雪。”

“在发现城堡里都是狼人以后,我决定尝鲜一次。”

“现在,”他指的是品尝过狼人血液的现在,望着金发少年不自觉变得专注地目光,黑曜石般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我觉得养只狼人做宠物也不错。”

 

FIN

 

彩蛋:小狼崽的初体验

 

最后,再次给糖浆一个么么哒,爱你,笔芯❤

评论(3)
热度(294)

2017-05-25

294 ZE1

标签

鸣佐